第四百七十三章 有人跳出来了

    第二天上午,这事儿就传遍了整个电视台的中高层。

    当两方面的股东有意见的时候,特别是他们股份不相上下的时候,麻烦就多了。

    晚上的时候,因为何佐芝忽然插手,用最激烈的态度,表明不要让报社方面的事情波及到了欣欣向荣的电视台,所以那些股东们强迫和殷俊翻脸,去搞黑殷俊的方案,最终还是没有出来。

    但情况也非常不乐观。

    因为殷俊其实是和第二大股东怡和洋行是有冲突的。

    在和记黄埔的收购案上面,怡和与会德丰本想狙击李超人一把,至少是让他花极大的代价才能得到和记黄埔,但长实集团第二大股东殷俊根本就不配合,所以弄得他们都没有办法。

    故而,怡和洋行不可能再跟殷俊交好。

    据说今天早上,胡籼等人亲自去拜访怡和洋行大班纽璧坚了。

    虽然相对于庞大的怡和洋行来说,区区的佳视的股份,根本算不得什么大投资,但是如果能恶心一下殷俊,相信纽璧坚会非常高兴的。

    如果怡和洋行都支持几大报社股东的话,恐怕佳视就很难了。

    即使是何佐芝有着很好的人脉,那些股东很多都是他的朋友,但现在已经是报社们生死相关的时候了,他们也不会顾及何佐芝的面子,一定会尽全力的打压殷俊。

    这样的觉悟,不少人心里都有。

    但也有一些非常不理智的人,根本想不到以后,就只想到了当前。

    比如说,今天上午,因为要陪着章婶去复查身体,而推迟了一个小时来片场的温璧霞,刚刚换了戏服出来,就被这部戏的监制给叫住了。

    “为什么这么迟?你知不知道,为了等你,浪费了多少的资源?”监制曹尊贤呵斥着道。

    拍摄的现场包括工作人员在内,有五六十个人。

    看着曹尊贤毫不留情的骂温璧霞,许多人全部都呆了。

    不是吧?

    是不是曹监制脑袋被敲了,所以有点神智不清楚?

    温璧霞是谁啊?

    是俊少的妹妹啊!

    她你都敢骂?

    更别说大家都知道,温璧霞昨天是跟场记请了假的,不少人都看着呢。

    你这……不是疯了吧?

    可也有一些人,清楚的知道曹尊贤为什么这么做。

    曹尊贤是从电视台一成立,就在这里工作的,据说是从《星岛日报》过来的。

    虽说成绩不怎么好,但也不算太差,属于还能过得去的,再加上胡籼的面子,梁书怡自然也不说什么。

    只不过,这人的存在感也不强,前段时间佳视欣欣向荣的时候,他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几部殷俊的电视剧,都没有给他,这就让自负的曹尊贤非常不满。

    他觉得殷俊这是任人唯亲,只找自己熟悉的,却没有把他这个佳视的老臣子给放在眼里。

    以前殷俊红火得不得了,他当然是不敢做什么。

    如今既然《麒麟日报》和《星岛日报》已经水火不容了,曹尊贤就没有理由再给殷俊面子,骂温璧霞是理所当然的。

    温璧霞哪里被这么骂过啊?

    她嘴巴一动,就想要说自己请了假的。

    可曹尊贤哪里给她说话的机会,“像是你这样自以为是的人,我们剧组可容纳不下你!走吧,我会给人事打招呼的,该给你的一分钱不少!”

    温璧霞整个人都懵了。

    这部戏虽然不是殷俊的戏,但因为是古代苦情戏,所以刘添赐特意让她来锻炼一下自己的演技的。

    现在戏都演了一半了,她觉得自己的发挥越来越好了,怎么忽然就不要自己演了呢?

    这时,旁边的曾茳走了过来,“曹监制,小孩子也是无心的错,给她一个机会吧……这戏贸然间换人,多浪费时间啊,对进度也不好。”

    曾茳现在是佳视的金牌配角,虽然不是周闰发、伍纬国之类的超级明星,但他演戏好、人脉广、会处事,所以上上下下都比较尊重他。

    不过,曹尊贤今天是刻意要为难温璧霞的,也就不给他一个演员的面子:“江哥,你就别说了,这是原则问题,我不能容忍她。像是这样自以为有后台的人,就像是一颗老鼠屎一样,会坏了一锅汤的!”

    温璧霞毕竟年龄小,而且之前没受过挫折,闻言哭着就跑了出去。

    曾茳想了一下,跟曹尊贤打了声招呼,直接就跟了出去,浑然不顾下一场还有自己的戏。

    看到曾茳敢公然帮她,曹尊贤脸色一厉,把他给放到了自己的黑名单之中。

    温璧霞跑得飞快,曾茳在后面追都追不到,眼看就要跑出了片场,冷不防的低头跑的温璧霞,就撞上了一个刚转弯过来的中年人。

    “哎哟!”

    要不是身后人托了一下,中年人差点就被撞得仰面倒下。

    胸口疼痛不已的他,抬目一瞧也被撞得头疼的温璧霞,不觉一声苦笑,“阿玉啊,你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我……”

    温璧霞眼泪花儿还包着呢,一时半刻都说不出来。

    萧昇一看就愣住了,“怎么还哭了呢?演戏受委屈了?还是怎么的?”

    “萧监制!”这时,后面的曾茳总算赶到了,他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拍着胸口,喘着气道:“我说阿玉啊,你好歹照顾一下大叔好不好?我都快累死了!”

    “江哥,发生了什么事儿?”萧昇皱眉问道。

    曾茳点了点头,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倒是不偏不倚,说得很寻常,但萧昇一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昨天晚上,萧昇就接到了刘添赐的电话,说明了情况。

    当时萧昇也表了态,阿俊在外面做生意,和几个股东有什么生意上的纠纷,他都不管,但是电视台不能乱,更不可能说不要阿俊的剧本,彻底闹翻。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没有必要在这样没有前途的电视台呆下去了,他会直接走人。

    萧昇说话不假,外面的生意,殷俊和自己供职的电视台怎么争斗,两边都让他为难,所以他没办法管,也没办法帮,但是在电视剧的领域,殷俊的一切权威,他都是要维护的。

    少了殷俊的剧本,佳视拿什么来和别人拼杀?

    萧昇可是佳视的第一金牌监制,比起刘添赐都要抢手,只要他去无线或者亚视,人家溢价一倍的薪水都有可能,更别说其它权力的增加了。

    所以他的话非常重要,重要到就算是董事监理陈智涛都要重视的地步,不敢对管理层逼迫得太紧,只能是慢慢的协商。

    今天萧昇也有拍摄任务的,可有事情耽搁了一下,刚过来就遇到这种破事儿,让本来就心情不好的他,更是一阵怒火升起来。

    “阿玉,跟昇哥说,你真的请了假的?”萧昇问道。

    “嗯!我昨晚收工的时候,跟场记讲了的,他说会安排的。”温璧霞用力的点头道。

    “我也听到了,这事儿还有不少人都在场,都听到了的。”曾茳在旁边插嘴道。

    “好!”

    萧昇拉着温璧霞的手,“走,昇哥为你讨回公道!没有错,谁也不能迁怒于你,无论是谁!”

    说着,他大踏步的就往前走。

    身后的几个人,还有曾茳,赶紧都跟在了他的后面。

    萧昇闯进拍摄现场时,这边男女主角正在出演一场离别的戏,忽然间有这么些人闯进了镜头里面,曹尊贤立刻就毛了。

    等他看到了温璧霞,看到了萧昇,不觉是脸色一沉。

    “萧监制,我在拍戏呢,你这么大咧咧的闯进来,什么意思?”曹尊贤站了起来,呵斥的道。

    “我过来是告诉你,别他.妈.的在小孩子面前装横!”萧昇张嘴就骂,“没什么出息的人,就知道拿弱者来出气,你有种去阿俊面前,当面骂他啊!”

    曹尊贤没想到萧昇这么不给面子,他还以为萧昇会跟他讲理,然后他就不会理会萧昇,反正这里是自己的地盘。

    “萧昇!你太放肆了!”曹尊贤气得满脸通红,“你以为你是谁?你敢骂我?”

    “我骂你你怎么的?”萧昇道,“要不是靠着裙带关系,你能在这里坐着当监制?你算什么东西?你哪部戏比我强了?你哪点能耐比我强了?连一个小女孩都容不下,你还能做个屁啊!”

    这就是当众打脸了。

    可曹尊贤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反驳,萧昇这几年在佳视是风头无人可挡,就算是董事会,也绝对不会因为他曹尊贤而把萧昇开了的,那时候无线和亚视才会笑坏。

    萧昇也没打算饶他,指着现场的人道:“你们给我说说……阿玉到底昨天请假没有?……场记,谁是场记?站出来!”

    众人把眼睛都望向了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

    曹尊贤也瞪住了他,眼镜男子都快哭了。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只听实话。”萧昇冷冷的道,“阿玉犯错了,我会教育她。但谁要是冤枉阿玉,我,不答应!”

    在萧昇强大的压力下,场记结结巴巴的道,“她……她请假了……”

    他不敢不说实话啊,昨天又不是他一个人听到。

    再说了,曹尊贤为难他很容易,那萧昇为难他就更加不费吹灰之力了。

    想来想去,还是宁愿得罪曹尊贤,也不要得罪萧昇啊。

    人家萧监制和刘总监、石总监他们是朋友,我在曹尊贤这儿干不下去了,还能找他们去。

    可得罪了萧昇,得罪了温璧霞,你也就是得罪了殷俊,做电视剧这一行当的,谁能吃得住殷俊的怒火啊?

    萧昇点了点头,他早就知道温璧霞不可能骗他,曾茳更不可能跟着温璧霞骗他,所以此时只是让曹尊贤当众出丑的。

    他用手点了点曹尊贤,没有说话,但那鄙视的态度却非常明显了。

    然后,萧昇带着温璧霞转身就走,顺便还对场记说了句话,“他要为难你,你来跟着我干。”

    “谢谢萧监制!”

    场记闻言大喜过望,恨不得说自己马上就能跟着他走。

    曹尊贤的脸上,此时都能拧出水来。

    萧昇!

    迟早有一天我要你把今天给我的耻辱加倍奉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