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问答

    在殷俊来说,全世界什么地方最好?

    当然是自己的家乡伍汉最好。

    可现在他是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往昔了,所以他也在不断的适应着香江。

    香江的缺点实际上很多,地方狭小是最重要的一个。

    在这里生活,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还真是有点麻烦。

    只不过呢,这里的生活还是比较方便的,至少想要到哪儿,直接就去了,不像是以后在内地的大城市生活,穿城都要两三个小时。

    从欧洲回到了香江,殷俊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麒麟工业园区打电话,让他们布置一层楼出来,供即将过来的蒂姆?伯纳斯?李使用。

    虽然不知道他一共需要多少人,但一层1000平米左右的办公楼层,也肯定是足够他使用了。

    蒂姆需要的设备,高盛的人已经帮他在欧洲和美.国采购了,要不了两个月,便可以运抵香江,开始装备。

    后面他想要再追加什么仪器,也是随时可以追加购买的,反正殷俊对他没有任何的时间限制。

    如果不是考虑到蒂姆根本不是爱钱的人,殷俊都想要开一个奖金出来,鼓励他越早完成研发越好了。

    但是,搞科学研究,一点也不能心急。

    否则这很容易适得其反。

    就如同殷俊的“手机实验室”一样,现在他们虽然拿到了那么多的专利技术,也不断的在研究手机的制作,但就以殷俊的眼光来讲,他们距离成功,真是有点遥远。

    不单单是技术上面的鸿沟,还有思想理念上的老旧。

    这一次回到了香江,正巧最近没有太大的事情要做,殷俊都准备亲自加入实验室,跟他们讲解怎么去启发思路了。

    殷俊对于技术是不怎么懂的,但他知晓手机的各种功能啊。

    从成果开始反推,这样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在施勋道的庄园里面洗漱了一番,殷俊才来得及坐在办公桌前看东西,就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了几声,然后便推门了进来。

    少年是一个宅男,同时也是一个非常细腻敏感的人,所以对很多细节都很在意。

    比如说现在,他都不用抬头便知道,肯定是关芝琳来了。

    第一个,除了关芝琳和温璧霞之外,没有一个人敢这么不经殷俊的同意直接便进来。

    第二,关芝琳敲门的声音要细腻一些,而温璧霞敲门声音肯定很大。

    “俊哥哥~~”

    果不其然,他马上就听到了关芝琳娇脆的声音。

    抬起头来,殷俊看到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关小美.女。

    哦,也不能说人家是小美.女了,她马上就要满19岁了,是一个大姑娘了。

    更何况,她已经成为了正儿八经的人妇,哪里还小了?

    前世的关芝琳,在出名了之后,就开始了各种花样儿的打扮,但在殷俊看来,她在打扮的格调上面还是不够的。

    以她的绝世美貌,完全比欧美那群只知道靠化妆打扮的女人好多了,但因为没有最适合的化妆师,自己的审美和对时尚的潮流把握不够,这才落得了下成。

    这一世,殷俊不大希望关芝琳太过劳累辛苦,也晓得她喜欢这些时尚流行的东西,便干脆让她多去感受世界级别的时尚和流行趋势,如此她才能成为时装美颜的代言人,成为香江乃至亚洲人的骄傲。

    前世的范爷,明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但偏偏就是隐约成为了华国新一代的头号女巨星,不就是靠着一次又一次的时装、电影节等等的惊艳亮相,然后再反馈回国内,让人觉得她很牛比的么?

    关芝琳比起范爷这种女汉子,更加的喜欢鲜花和掌声,所以这条路她去走,倒也是很恰当的。

    等到时机合适,奥斯卡、欧洲三大电影节、米兰、巴黎、伦敦、纽约的时装秀等等,她去当嘉宾,也是完全可以的嘛。

    思绪一闪而过,少年对着她招了招手,关芝琳就小跑了过来,坐在了殷俊的腿上。

    以前她还会注意一下影响,怕俊哥哥说她没有形象,现在已经被俊哥哥吃得骨头都不剩了,还在乎什么形象啊,她巴不得一天到晚都挂在俊哥哥身上呢。

    “你不是说明天才会回来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呀?”殷俊抱着香喷喷的丫头,爱怜的问道。

    “哎呀,我也是不想这么赶的,人家从新加坡坐飞机,都坐了5个小时呢。”关芝琳嘟着嘴儿道,“不过今天妈咪出门有事情,没有人接思华放学,如果我不去的话,那就只有保姆去了呢。”

    “那就走吧,我陪你一起去!”殷俊点了点头,“晚上叫倩姨早点回家吃饭。”

    “好!”

    关芝琳笑眯眯的跳了起来,拿起殷俊书房的电话,就给张冰倩的传呼机送了一条信息过去。

    经过大半年的发展,大东电报局的传呼机业务,已经完全覆盖了香江的区域,就连调景岭这样的地方,也是有着不错的信号。

    麒麟电子的中文传呼机,一口气在香江大卖了50000台,这还是因为太贵了的缘故,否则分分秒秒超越只能回CALL的英文传呼机。

    即便是如此,许多有钱人还是更喜欢中文传呼机,虽然有着更贵的价格和服务费。

    这样的情况还发生在新加坡和宝岛,两个地方的中文传呼机都卖得疯了,因为一开始就用的是中文传呼机,所以那些英文传呼机想要进入市场,却也发现了自己没有丝毫的机会。

    如此,也给麒麟电子带来了大笔的利润。

    虽说没办法抹平购买手机专利的费用,可好歹人家也是有入账的嘛。

    坐上了保镖准备好的商务车,殷俊带着关芝琳往关思华的学校而去。

    关思华今年10岁了,已经开始在上小学5年级,他有这么好的一个姐夫,但却仍旧还是在之前的私立小学读书,没有转到更好的学校。

    世事就是这么的奇妙。

    前世的关芝琳,没有多少钱还要坚持给自己家人最好的东西,为此不惜出卖自己的很多东西。

    可这一世,关芝琳的男人是殷俊,她却反而是学会了大气和有规划的生活。

    张冰倩不是没有跟关芝琳说过关思华转校的事儿,倒不是单纯的因为金钱,香江的顶级贵族学校,不是你有钱就能入读的,还需要殷俊去找人,才够面子中途转校。

    但关芝琳却说了,“现在的思华在这个学校已经熟悉了,为什么非要在中途换来换去的?等到他上初中的时候,再给他换一个好学校,不是更好吗?妈咪你别太宠他了,到了我们家里的这种程度,做事情用不着那么的高调。”

    听到了关芝琳后来说起这事儿,殷俊心中不觉一阵啼笑皆非,但却又是感觉很温馨。

    我的丫头,终究和那个富豪杀手一号,有着很大的区别呢!

    “对了,最近倩姨好像很忙的样子,你知道她在做什么吗?”车子启动之后,殷俊就问眯在自己怀里的丫头道。

    “哦,还不是在搞她的黄金投资?说是什么美.国实行通货紧缩,黄金价格肯定会涨,现在加仓肯定有好处……”关芝琳眼睛也不睁开,懒洋洋的道:“俊哥哥你放心吧,她再也不敢去碰那些不实在的东西了!”

    “我倒不是担心她胡来,她自己也是有分寸的。”殷俊笑道,“我是觉得倩姨好像没有什么做生意的命,这一点上,她比起关叔,可是要差不少。”

    “他有什么好的?”关芝琳冷哼一声道,“天天陪着狐狸精,在电视上、新闻上都有他的新闻……要我说啊,俊哥哥你就不该让他这么的风光!我妈咪看着就生气!”

    关衫现在是金像奖组委会的主.席,随着香江电影的不断成长,金像奖这个明显是殷俊站在背后的香江唯一权威奖项,肯定只有越走越顺利的,所以不少的电影公司和电影明星,都不自觉的要对他献殷勤,自然他就很风光。

    关芝琳是讨厌关衫的新老婆的,只不过呢,她却很喜欢小妹妹关燕儿,时不时的就过去陪她玩玩,经常出国的话,都会给关燕儿带礼物。

    殷俊微微颌首,“这也是。那么等等吧,等到倩姨想要做点什么了,我们也可以给她找点事情做……”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其实她现在轻轻松松的过日子,又不担心家里的压力,不知道多么舒畅。”关芝琳笑道,“真正你要给她什么担子,她不一定能承担得起来。”

    少年笑了笑,也不去多说。

    这事儿只要关芝琳心中有数就行。

    车子很快就到了关思华所在的小学。

    香江的社会阶层都是分别很明显的,这间小学就读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中产阶级的子女,家里富裕,但又不是大富豪,属于香江社会的中坚力量。

    所以此时临近放学的时候,周围的车子也不少。

    见到殷俊的这几辆豪车过来,站在自己车前的家长们,眼睛就是一亮。

    殷俊陪着关芝琳来接关思华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当然晓得这是谁的车。

    等到车停好,殷俊牵着关芝琳一下车,就迎来了一片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关芝琳迎着这些目光,娇.靥上露出了甜美之极的笑容,同时紧紧的挽住了殷俊的胳膊。

    在她来讲,能在外人面前秀恩爱,可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呢!

    只不过,每次有殷俊在的时候,她也不是主角。

    这一次旁边就迅速的凑过来一个家长,隔着保镖,赔笑着问道:“俊少,最近香江股市起起伏伏不停,您觉得后市会怎么走啊?”

    周围本来就有不少的人,闻言立刻就情不自禁的也凑了过来。

    香江人,可是没有几个不炒股的。

    殷俊虽然最近没有直接入股市,但他对于九龙仓、长实集团、九龙巴士、淘化大同等等公司股票的买卖,早就在股民之中流传了。

    大家都认为,也就是殷俊喜欢娱乐圈而已,否则他只要进入了股市,绝对是股神一个。

    所以,在这最近股市不稳的时候,这家长看到殷俊后,福至心灵,也就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未来一两年,恐怕不那么乐观。”殷俊平日里也解答一些他们的问题,闻言道:“大家最好千万别满仓,撤出一部分资金出来,稳住看后市,这才是万全之道。”

    “那您的意思是说,香江的楼市会出现重大的变化?”另一个家长赶紧问道。

    “我可没有这么讲。”殷俊笑着摇了摇手,“过多的我也说不了,大家愿意听就听吧!”

    “您再给讲讲楼市吧,俊少!!”一个女家长挤到了前面,恳求的道:“我们的家产,大部分都在房地产上面呢!这涨得太多太吓人了,我们也怕啊!”

    “对,对!俊少!您别藏着掖着,说吧!”立刻就有家长跟着起哄。

    相比起股市,楼市更加牵动大家的神经。

    他们敢投入全部的家产进入楼市,却最多只拿家产的10%去炒股。

    原因很简单。

    楼市再怎么的起起伏伏,那也是有房子矗立在那里啊!

    炒股说白了就是虚拟的资产,一旦炒得亏了,那就是一张纸而已。

    谁愿意那么傻,把所有的资产都换成一张张的纸?

    眼看着围过来的家长越来越多,关芝琳不觉皱了皱眉。

    殷俊拍了拍她的小手,然后才无奈的抬起了头道:“我觉得任何一个国家的房地产,都没有一直上涨的理由。香江的房地产价格,相对于我们普通大众的收入,已经是很高了。我觉得短时间再上涨的空间并不大,大家想要买房的,最好是等等再看吧!”

    “那是要跌吗?我们该不该卖房子?”另一个家长又问道。

    这里的家长们都是中产阶级,通常手里都不会只有一套房子。

    而正是这个阶层的民众,他们手里直接持有了香江30%以上的存量房,也是推高房价的主力军之一。

    殷俊对他们没有什么恶感,毕竟这是他们保全自己家产,并且投资的一种方式。

    只要不触犯法律的投资,那都没有错。

    可他是肯定不会多说涨跌的话的。

    这里面牵涉的事情多了去了,殷俊可不愿意成为众矢之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殷俊摊开双手道,“反正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么高房价的房子,我不会考虑去买入。至于你们愿不愿意卖掉,那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您不愿意买,那就是想要等到价格下降了再买,对不对?”一位家长追问道。

    他的话,引起了一阵的慌乱。

    殷俊的意思,其实本来就是这个,但他却不能把这个消息更加明确的传递给大家。

    所以闻言之下,殷俊摇了摇手:“我可不是这么想的,因为我已经有了房子。我的投资方向主要是电影和实体方面,对于房地产我的兴趣不是太大……大家有什么想法,最好是自己琢磨了再去决定。别人说的,只能作为参考……好吧?”

    说完,殷俊牵着关芝琳的手儿,转身就又坐进了车里,任凭外面的人怎么喊,他都没有再出来回答。

    这不是殷俊狠心,而是一个人对自己选择的决定,也是必须要担负起责任的啊!

    ……

    (抱歉抱歉,起点抽风了,居然上午没发出来!8点过发第二章!)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