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阴山

    晚上一直停电,写了半章。

    明钦回到城寨的时候,鹣鸟寇已然撤退。血影教上下忙着处理死尸、救护伤员、修缮城寨,众头领都退到聚义厅议事。

    “鹣鸟寇虽然暂时撤走,难保他们不卷土重来,是不是尽快给秦右使去信,让他火速回师,从义岛若是失守,我们可没有安身之地了。”

    血影教的家眷都在岛上,众头领自然顾忌自己的身家性命,此议一出,顿时纷纷附和。

    “从义岛是我教的总坛,不容有失。至少应该让杨右使抽调一部分兵马回来防守。”

    章名世两手虚抬示意众人安静,点头道:“总坛安危是大,立即给秦右使去信,让他抽调兵马回援,众兄弟分头防守大寨,不可有误。”

    “是。”

    一夜纷扰,众头领散去之时已是晨曦微露。聚义厅只剩下章名世、呼延海妖、杨深密、祝玄同几个大头领。

    明钦步入聚义厅,众人纷纷扭头望来。明钦神色如常,遗憾道:“文宝儿让神秀宫的二宫主云无心救走了。”

    杨深密皱眉道:“云无心既然出现在这里,奇袭神秀宫的计划必然已经走露风声,应该让秦右使多加小心,以免中了埋伏。”

    南海长洲距离从义岛路途甚远,秦元义带甲数万,大小海船上百艘,本来就很难严格保密。有道是,‘兵贵神速’,神秀宫内部空虚,只有趁着她们防守松懈的空隙日夜行军,打她们一个措手不及,才有取胜的希望。

    “明兄弟,你有神飞术,可愿到我的‘阴山’来?”

    杨深密的‘阴山’掌管机密情报,战场上经常会联系中断,大海之上没有船只不易行走,纵然修行者也不能长久飞驰,明钦的金翅可说是得天独厚,刚好派上用场。

    “我是教外之人,此事还须教主定度。”

    明钦是跟随章名世和呼延海妖回来的,不便隔过他们和杨深密接触。

    看来血月姐妹并没有把明钦和云无心见面的事泄露出来,否则杨深密不会如此热心拉拢。

    章名世和呼延海妖交换了一个眼色,捋着胡须笑道:“我教正值用人之际,明兄弟若能进入‘阴山’,必能大展身手,建立殊勋。至于入教之事事属寻常,我和杨左使都可以代为引介。”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明钦知道阴山的分量,相当于七曜府的帷幕和芒刺,在血影教中地位突出。

    “好极。”

    杨深密拊掌笑道:“明兄弟,你跟我回去登录一下黄册。”

    黄册记录着血影教众的个人情况,掌握在阴山手里,至关紧要。

    明钦随着杨深密出了聚义厅,道上杨深密便询问起他的身份来历,明钦是从下界来的,瓜葛甚多,他的仙简则是神光教的樊小鸾帮忙办理的,当时明钦受命上玉京疏通关系,一是要神光教改名同光会后成为合法社团,二是促成穆穆和万岱青的婚事。

    当然明钦上玉京意不在此,他是为了取回比目玉救治谭凝紫。穆家是七曜世家,本来也不会跟神光教结亲,这事不过是樊小鸾一厢情愿。明钦和穆清绝提了一下,他自然也不赞同穆穆嫁给万岱青那个傻子。

    樊小鸾为了这两件事倒做不了不少准备,除了三件仙宝——七宝刀、琼玉瓶、聚宝盆,还给他办好了仙篆。籍贯写的是地皇县,身份非常简单,父母双亡,毫无牵绊,根本无从查起。

    明钦相信神光教的办事能力,这个身份应该没有问题,比石惊弦简便的多。他又不想和血影教攀交情,不必说是造化门的弟子。

    地皇县是边陲小县,和从义岛相隔万里,杨深密自然不甚熟悉,也听不出什么破绽。

    杨深密引着明钦来到一处院落,里面有数间平房,瞧起来平平无奇,却是阴山的所在地,掌握着血影教的机密情报。

    推开厢房的门户,只见里面坐着几个男女,都在低头忙碌。

    明钦目光一扫,看到血月姐妹都在坐中,两女衣着干练,整理着手头的卷宗,看到明钦惊讶之色一闪即逝,连忙垂下目光。

    “阿月,你帮明兄弟录一下黄册,以后他就是咱们阴山的人了。”

    杨深密招手将血月叫到跟前,微笑着道。

    “是。”

    血月冷淡地瞄了明钦一眼,好像不认识他的样子。

    杨深密将明钦交付给血月,便返身而去。他教务繁杂,还有许多要紧事需要处理。

    “阿星,你帮他录一下黄册。我还有事要忙。”

    血月上次使用血爆差点爆体而亡,明钦没有痛下杀手,血月也没好意思供出他来。但她对明钦并不信任,料不到杨深密将他引入阴山来。

    血星留着利落的短发,她不如血月高挑,一张圆脸显得稚气未脱,眨了眨眼眸很好奇明钦怎么能到阴山来。但屋里还有别人,她也不敢多问。

    黄册的内容也非常简单,无非是些籍贯、亲友、经历之类的信息。

    看到旁边的道友拿着卷宗离开,血星按捺不住,小声道:“你怎么到我们阴山来了?”

    “有什么不妥吗?”明钦莞尔一笑。

    血星轻哼一声,心说你是神秀宫的奸细,别以为我不知道。

    “昨晚鹣鸟寇前来偷袭,是不是你走露的消息?”

    “不是。”

    明钦哑然失笑,这事本来跟他没什么关系,但血星也是单纯,如此大事岂有直言相问的道理,纵然是明钦泄露出去也不能承认。

    …………

    明钦回到城寨的时候,鹣鸟寇已然撤退。血影教上下忙着处理死尸、救护伤员、修缮城寨,众头领都退到聚义厅议事。

    “鹣鸟寇虽然暂时撤走,难保他们不卷土重来,是不是尽快给秦右使去信,让他火速回师,从义岛若是失守,我们可没有安身之地了。”

    血影教的家眷都在岛上,众头领自然顾忌自己的身家性命,此议一出,顿时纷纷附和。

    “从义岛是我教的总坛,不容有失。至少应该让杨右使抽调一部分兵马回来防守。”

    章名世两手虚抬示意众人安静,点头道:“总坛安危是大,立即给秦右使去信,让他抽调兵马回援,众兄弟分头防守大寨,不可有误。”

    “是。”

    一夜纷扰,众头领散去之时已是晨曦微露。聚义厅只剩下章名世、呼延海妖、杨深密、祝玄同几个大头领。

    明钦步入聚义厅,众人纷纷扭头望来。明钦神色如常,遗憾道:“文宝儿让神秀宫的二宫主云无心救走了。”

    杨深密皱眉道:“云无心既然出现在这里,奇袭神秀宫的计划必然已经走露风声,应该让秦右使多加小心,以免中了埋伏。”

    南海长洲距离从义岛路途甚远,秦元义带甲数万,大小海船上百艘,本来就很难严格保密。有道是,‘兵贵神速’,神秀宫内部空虚,只有趁着她们防守松懈的空隙日夜行军,打她们一个措手不及,才有取胜的希望。

    “明兄弟,你有神飞术,可愿到我的‘阴山’来?”

    杨深密的‘阴山’掌管机密情报,战场上经常会联系中断,大海之上没有船只不易行走,纵然修行者也不能长久飞驰,明钦的金翅可说是得天独厚,刚好派上用场。

    “我是教外之人,此事还须教主定度。”

    明钦是跟随章名世和呼延海妖回来的,不便隔过他们和杨深密接触。

    看来血月姐妹并没有把明钦和云无心见面的事泄露出来,否则杨深密不会如此热心拉拢。

    章名世和呼延海妖交换了一个眼色,捋着胡须笑道:“我教正值用人之际,明兄弟若能进入‘阴山’,必能大展身手,建立殊勋。至于入教之事事属寻常,我和杨左使都可以代为引介。”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明钦知道阴山的分量,相当于七曜府的帷幕和芒刺,在血影教中地位突出。

    “好极。”

    杨深密拊掌笑道:“明兄弟,你跟我回去登录一下黄册。”

    黄册记录着血影教众的个人情况,掌握在阴山手里,至关紧要。

    明钦随着杨深密出了聚义厅,道上杨深密便询问起他的身份来历,明钦是从下界来的,瓜葛甚多,他的仙简则是神光教的樊小鸾帮忙办理的,当时明钦受命上玉京疏通关系,一是要神光教改名同光会后成为合法社团,二是促成穆穆和万岱青的婚事。

    当然明钦上玉京意不在此,他是为了取回比目玉救治谭凝紫。穆家是七曜世家,本来也不会跟神光教结亲,这事不过是樊小鸾一厢情愿。明钦和穆清绝提了一下,他自然也不赞同穆穆嫁给万岱青那个傻子。

    樊小鸾为了这两件事倒做不了不少准备,除了三件仙宝——七宝刀、琼玉瓶、聚宝盆,还给他办好了仙篆。籍贯写的是地皇县,身份非常简单,父母双亡,毫无牵绊,根本无从查起。

    明钦相信神光教的办事能力,这个身份应该没有问题,比石惊弦简便的多。他又不想和血影教攀交情,不必说是造化门的弟子。

    地皇县是边陲小县,和从义岛相隔万里,杨深密自然不甚熟悉,也听不出什么破绽。

    杨深密引着明钦来到一处院落,里面有数间平房,瞧起来平平无奇,却是阴山的所在地,掌握着血影教的机密情报。

    推开厢房的门户,只见里面坐着几个男女,都在低头忙碌。

    明钦目光一扫,看到血月姐妹都在坐中,两女衣着干练,整理着手头的卷宗,看到明钦惊讶之色一闪即逝,连忙垂下目光。

    “阿月,你帮明兄弟录一下黄册,以后他就是咱们阴山的人了。”

    杨深密招手将血月叫到跟前,微笑着道。

    “是。”

    血月冷淡地瞄了明钦一眼,好像不认识他的样子。

    杨深密将明钦交付给血月,便返身而去。他教务繁杂,还有许多要紧事需要处理。

    “阿星,你帮他录一下黄册。我还有事要忙。”

    血月上次使用血爆差点爆体而亡,明钦没有痛下杀手,血月也没好意思供出他来。但她对明钦并不信任,料不到杨深密将他引入阴山来。

    血星留着利落的短发,她不如血月高挑,一张圆脸显得稚气未脱,眨了眨眼眸很好奇明钦怎么能到阴山来。但屋里还有别人,她也不敢多问。

    黄册的内容也非常简单,无非是些籍贯、亲友、经历之类的信息。

    看到旁边的道友拿着卷宗离开,血星按捺不住,小声道:“你怎么到我们阴山来了?”

    “有什么不妥吗?”明钦莞尔一笑。

    血星轻哼一声,心说你是神秀宫的奸细,别以为我不知道。

    “昨晚鹣鸟寇前来偷袭,是不是你走露的消息?”

    “不是。”

    明钦哑然失笑,这事本来跟他没什么关系,但血星也是单纯,如此大事岂有直言相问的道理,纵然是明钦泄露出去也不能承认。

    血月冷淡地瞄了明钦一眼,好像不认识他的样子。

    杨深密将明钦交付给血月,便返身而去。他教务繁杂,还有许多要紧事需要处理。

    “阿星,你帮他录一下黄册。我还有事要忙。”

    血月上次使用血爆差点爆体而亡,明钦没有痛下杀手,血月也没好意思供出他来。但她对明钦并不信任,料不到杨深密将他引入阴山来。

    血星留着利落的短发,她不如血月高挑,一张圆脸显得稚气未脱,眨了眨眼眸很好奇明钦怎么能到阴山来。但屋里还有别人,她也不敢多问。

    黄册的内容也非常简单,无非是些籍贯、亲友、经历之类的信息。

    看到旁边的道友拿着卷宗离开,血星按捺不住,小声道:“你怎么到我们阴山来了?”

    “有什么不妥吗?”明钦莞尔一笑。

    血星轻哼一声,心说你是神秀宫的奸细,别以为我不知道。

    “昨晚鹣鸟寇前来偷袭,是不是你走露的消息?”

    “不是。”

    明钦哑然失笑,这事本来跟他没什么关系,但血星也是单纯,如此大事岂有直言相问的道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