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茶州大学多少算得上全国重点大学,住宿条件不错,每间宿舍四人,内部宽敞明亮,有卫生间有热水,还有个小阳台。

    龙涯等人一踏入走廊,就听到宋保军所在的612宿舍发出一阵暴烈激动的争执,其中夹杂粗俗难耐的脏话。

    “******妈了个逼!不就借你小子几百块钱吗!天天问,问你屁眼的问!实话告诉你,老子烂命一条,满手脓疮,反正也不想活了!再来啰嗦信不信老子砍你全家?”

    龙涯等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闹不明白612宿舍里头演的是什么好戏。

    “每个人都想骑在老子头上拉屎!操!反正老子受够了!活不下去拉你一起填命!”宋保军狂躁的声音继续在大吵大嚷,“不要以为挫男没有自尊心!挫男爆发起来是不计后果的!知道碎颅者马加爵么!是锤子硬还是你的头颅硬?”

    整个楼道回荡他神经病似的叫喊,震得众人耳膜嗡嗡直响。

    龙涯没来由一阵心悸,居然打起了退堂鼓。

    周翔叫道:“哎!这宋保军黑帮片看多了嘛!都给整成傻子了,我们正好让他清醒清醒,这是谁的地盘!”

    主要还是宋保军平日懦弱胆小的形象实在太过深入人心,陡然装出泼赖的样子,别人也只当他****而已。

    龙涯想起身后还有两名小弟看着,伸手推开宿舍门口,笑道:“喂,宋保军,你小子搞什么名堂呢!”

    骤然间三人齐齐呆住,只见宿舍里面宋保军光着膀子,满脸杀气,一手指着谭庆凯鼻子叫骂,另一只手抓着明晃晃的菜刀!

    菜刀!不是棍棒砖头钢管,而是实打实的凶器!

    那刀刃正渗出惨烈的寒光,在他手里仿佛比倚天剑屠龙刀还要威武。

    周翔的喉咙就咕隆一声,咽下一大口口水。

    这可是玩真的!

    谭庆凯脸色苍白连连后退,求饶道:“喂,喂,有话好说,几百块钱我不要你还就是了,犯不着这么激动……”

    龙涯硬着头皮道:“宋保军,住手!你要死了不成!”然而声音低弱,只有自己才能听见,脚下犹如铁铸一般,根本没有向前移动一步。

    眼下情势太微妙了,看那宋保军,双目圆瞪好比铜铃,面容扭曲犹如黄世仁,哪里还有半分挫男的影子?分明一介久混街头的地痞流氓。

    “所有人都当老子是面团,想搓圆就搓圆,想搓扁就搓扁!****你全家!”

    宋保军一不做二不休,菜刀高高举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气势砍在谭庆凯左肩位置。

    “啵!”

    一团鲜血泼洒开来,溅得四处都是,床头、电脑桌、地板沾了点点滴滴,宿舍里弥漫起冲天的血腥气,比屠宰场还难闻。

    三人登时头皮发麻,头发根根倒竖,齐齐退了一步,动作整齐划一,堪比经过多年训练的日本自卫队。

    龙涯当先冒出一个词:“滚刀肉!”

    周翔想起一句俗语:“死猪不怕开水烫!”

    邓彦林脑子里浮现一个人的名字:“药家薪!”

    谭庆凯惨叫着仰面倒下,鲜血染红了肩膀。

    宋保军冲龙涯挥起菜刀,满目狰狞,嚷道:“老子不玩了,你们三个通通要死!”

    看这架势,十足十的精神病患者,就算杀了人也不要赔命的。

    报纸上不是时有新闻吗?受尽凌辱的学生突然爆发伤人案件层出不穷,这疯子谁人敢惹?

    宋保军咆哮声中,那亮闪闪的菜刀便要当头劈了过来。他的嘴巴箕张,牙齿似乎闪亮噬人的光芒。

    你妈!这完全是开膛手杰克的节奏啊!

    龙涯脑门轰然一声,差点没尿在裤裆里,推开两人转身就跑。

    剩下周翔、邓彦林以极短的时间对看一眼,根本没有半分犹豫,互相发一声喊,拔腿夺路而逃,一边跑一边喊:“来人啊!快来人啊!杀人了!杀人了!宋保军杀人了!”

    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似漏网之鱼,周翔翘着屁股跑到楼道口还险些摔了一跤,内心实在惊慌到了极点。

    宋保军看着空荡荡的门口,耳听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挥挥菜刀耸耸肩道:“靠!就这么吓跑了,真没劲。我原本还当他们可以支撑几分钟的,没想到也是怂包。”

    原来宋保军一回宿舍就赶紧杀鸡,新鲜鸡血用塑料袋收集起来,藏于谭庆凯的肩膀处。刚才谭庆凯右肩向着门口,左肩被头脑挡住,加上宋保军的吵架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龙涯他们没来得及细看。

    后来的一刀过去,却是真正利用视觉错位的。

    现实中存在许多视觉错位的例子,明明是不在那个位置的事物,但是图像经过视网膜分析后却错位出了问题,以为还在那个位置上。最典型是电影中尖刀刺入人体、明星接吻之类的分镜头都要用到错位,而且拍出来还似模似样,让人觉得是真的。

    宋保军这一刀没砍在谭庆凯肩膀上,而是以极快速度掠过边上,挑破血袋。鲜血飞溅乃是亲眼目睹,又一直听着宋保军口口声声“杀人泄愤”,龙涯三人深受误导,只道发生血案,还不吓得当场飙尿?

    谭庆凯从血泊中爬起,一脸欢畅中还留有几分担惊受怕,拍拍胸口笑道:“哎,阿军,真把他们吓住了,我起先还不敢相信,亏你演得像……呃,不过我衣服都脏了……”

    “没事,我赔你,不就是八块钱一件的地摊货吗?老子不是差钱的人。”宋保军异常豪气干云。

    谭庆凯连忙反手将弄脏的T恤脱掉,又问:“呃,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龙涯当真不跑的话,那我们怎么办?就这么僵着吗?”

    “屁话。”宋保军哼了一声:“他要不跑,我这刀就砍下去了,你以为我演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