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名门闺秀派

    谭庆凯属于事先知晓内幕的人,看穿了把戏自然就没有秘密可言,完全体会不到龙涯等人当时的恐惧心理,只当他开玩笑,笑道:“哈哈,不知你小子怎么想得出这种鬼点子,太离谱了,太无耻了,不过我挺喜欢的。”

    宋保军藏起菜刀,说:“对了,卫生间还有一只宰好的鸡,不如你去隔壁借个锅整理干净,我去食堂买几瓶酒几两米饭,咱们对付着解决晚餐?”

    谭庆凯大喜:“这法子好,你喜欢蒸的还是炒的?其实我推荐盐焗鸡,那口味不错,下酒正合适。”

    “随便吧,有能吃的就行。”宋保军洗干净双手,揣上钱包,扛起一个大号饭盒施施然出门而去。

    一路上思潮起伏,脑子乱七八糟。

    这就吓跑了傲慢的龙涯,简直不是对手嘛。

    原来多少人牛逼哄哄,其实只是外强中干。

    原来多少人在外头喊打喊杀,兄弟朋友无数,其实内心孤独脆弱。

    原来多少人外表坚强冷静,其实也只是个被人一吓就腿软的小可怜?

    想及此处,宋保军略觉多了几点自信。

    说句实话,他之前并不认为猥琐人格有多强大。在所有人的字典里,“猥琐”是下作、丑陋、不入流的代名词。

    然而这里猥琐人格却给了他一个新的解释:猥琐是指出其不意,出乎所有人意料,无赖、无耻、狡猾,不择手段,不被礼仪教条所限制,可以迅速适应绝大部分社会环境。

    龙涯之前能想得到他会用一包鸡血来吓唬自己吗?姜老师能想得到他会用最猥琐的观点来曲解《琵琶行》的琵琶女吗?杀马特三人组能想得到他“顶级形象设计师”的身份其实只是满口胡柴吗?

    这就很有意思了!

    来到中文系所在的西校区的食堂,其他院系班级正好下课,饥饿的学生们蜂拥而至,密密麻麻包围了食堂。

    宋保军看到饭盒底还沾有上个礼拜的泡面残渣,不由暗自苦笑,先走到食堂边上的盥洗处。

    盥洗处在食堂后方拐个弯就到,有一墙之隔。像个公厕似的,四周贴满白色面砖,左中右四排水龙头。水槽里结了不少黄色的水垢,显得很有年头。

    食堂会给学生提供餐盘,但也有不少人愿意自带饭盒,这就需要用到盥洗处。

    食堂刚刚开饭,学生都挤在打饭处,盥洗处没几个人,只有几个清脆响亮的声音在说话。

    宋保军兴致勃勃拧开水龙头,顺势哼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影视老歌《怀念战友》。

    这歌他偶然听过一两次,从未唱过,谈不上喜欢。此时却自然而然哼出,歌词顺口,旋律流利,好像已经在练歌房唱过百十来遍一般。

    边上的声音越说越大声,好像是几个女生在吵架。那身影挺熟悉,似乎还是和宋保军一个班的。

    “喂!你今天下午敢当着老娘的面和艾朗洲说话,当我不存在么?先前我跟你说过什么?不准和艾朗洲来往!你******找死是不是?”这是一个高亢尖利的女声,直接打断了宋保军嘴里的低哼。

    “我、我没有,是他主动找我的,我、我就应了两句……”另一个稍显怯懦的女孩小声回答。

    又有一个女孩说道:“呵呵,敢勾引露姐的男神,胆子不小么。也不看看你长的什么样子,跟个巨人似的,肥!蠢!傻!大!谁看得上你?我警告啊,以后再敢和男神朗说话,老娘花了你的脸!”

    那女孩勉强答道:“我、我真的没有,是艾朗洲主动找我说话的。”

    “哟呵,还敢顶嘴!”

    “砰!”

    水花四溅中,一个巨大身影轰然滑倒在地板上。

    宋保军不由回头看去,那正是他班里的女同学。

    中间躺着一个女生,抱着左小腿迎面骨在湿漉漉的地板上滚来滚去,脸色扭曲痛苦,紧咬牙关,喉咙愣是没发出一个声音。

    小腿胫骨是人体最容易受到伤害的部位之一,带来的痛苦相当巨大。宋保军曾经有过类似经历,高中时体育课踢足球,他被班霸一脚踹中胫骨,当下痛得有约莫十多秒钟喊不出声音。

    那女生是班里的同学叶净澈,相貌清秀、外形普通、身材不胖不瘦。

    唯一和寻常人的不同之处是,叶净澈身高达到惊人的一米八四,全校中文系里女生最高大的一个。

    身材高挑,两条华丽的大长腿超过一百厘米,几乎没有男生敢于靠近叶净澈周围三米范围,即便是标准的一米八男生也要被她衬成武大郎。

    饶是如此高大,叶净澈的骨架却可以称得上非常均称,比例相当协调,完全没有其他超高女生的肥壮感觉。

    比如同样是身高一米八四的国际超模凯莉?比尔,肩宽就跟男人一样。《浮华周刊》杂志的记者形容她又高又壮,总是给人带来一种“泰山压顶”的恐惧感。

    此刻叶净澈无助地倒在地上,粉红长袖T恤和紧绷绷的牛仔裤沾得湿漉漉的,两眼写满了惊恐和慌乱。

    她身边站着四个冷笑的女生,统一抱臂胸前,脸上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中文系二年级一班的学生关系错综复杂,女生分为好几个派别。

    其中有以谢绮露为首的“名门闺秀派”,大多是一些高官的子弟,富商的女儿,有着近似的成长背景和共同语言,很快形成一个小小圈子,变相排斥他人。

    叶净澈就是受到谢绮露排挤的女生。

    她一没追求者,二来性格非常单纯柔弱,照理说应该很讨人喜欢才对。

    偏偏女生们的感情十分微妙。闺蜜之间也许一句话不对,便会翻脸无情,甚至十年无话可说。

    叶净澈坏就坏在身材委实太过“鹤立鸡群”了。没女生与之相处,没人想在她身边自动被衬托为小矮子。

    其中又以谢绮露为甚。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谢绮露特别看她不顺眼,处处针对,时时欺辱。宋保军亲眼所见,有一次自习课上叶净澈正在看书,谢绮露径直过来拿出矿泉水,当着所有人的面,毫无理由的给她浇了个满头湿。

    别人不愿得罪谢绮露,往往对此视而不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