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睚眦必报真小人

    “请客吃饭而已,不用太严肃吧!”谭庆凯嘻嘻笑着,也提起了酒杯。

    碰杯一饮而尽,哐啷一声,门口突然被人撞开,五六个人涌了进来。

    为首的龙涯满脸焦急惊恐,没看清宿舍内情况便急吼吼嚷道:“杨老师,就是这里,这里就是凶杀案现场!”

    “宋保军提刀砍人,还说要杀我全家,太恐怖了!”周翔跟在人群后叫道。

    “杨老师,真的不骗你,宋保军杀了谭庆凯!满地都是血,惨无人道啊……”邓彦林也跟着咋呼。

    周翔接着喊:“我亲眼所见,他连捅谭庆凯八刀,连肠子都流到地上,若非本人见机得快,这条小命也要交代在他手上!”

    邓彦林不甘示弱:“哪里是八刀,分明九刀,还有一刀砍在谭庆凯脖子的大动脉,鲜血当场喷溅三米多远,老子都快要尿裤子了!”

    宋保军刚夹起一块排骨送入口中,差点没打鼻孔喷出来,闻言与谭庆凯一齐呆住。

    他们喊来的是本班班主任杨开明和一位学校保安。

    杨开明今年三十五岁,中文讲师,主攻方向是中华文学和先秦时期的古文字学,对现代文学也有相当涉猎,还在《花园文学》期刊上发表过长篇连载小说,描写失足少女的堕落历程,据说读者反馈好评如潮。

    杨老师天生一副文学青年的相貌,面皮白净,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讲话总是斯斯文文的,时不时冒出几个专业术语或是英文单词,小资范十足,颇受女生欢迎。

    他最近正在积极争取副教授职称,对班级事务并不怎么上心,平时都是辅导员和一名助教在管。这时见龙涯叫得急了,情知事态严重,方才伙同保安匆匆赶来。

    “这……这就是你们说的凶杀现场?”杨开明探着微秃的脑袋小心翼翼看了看宿舍。

    地板干净整洁,中间一张不宽的书桌,上面摆满诸般美味,八瓶啤酒分列左右。

    宋保军和谭庆凯相对而坐,脸色仿佛被撞破奸情的基佬一般惊慌失措。“杨、杨老师,什么事?”

    再也普通不过的学生宿舍聚餐场面。这种场面,竟被说成凶杀现场,也实在太搞笑了!何况“受害者”谭庆凯好端端坐在面前,是一个无法反驳的证据。

    杨开明感觉自己被耍了,先前的小心谨慎一扫而空,声音陡然提高八度:“龙涯,你好好看看!这是凶杀现场,宋保军还当场杀了谭庆凯?!”

    龙涯体会到杨老师语气中的强烈质疑,仔细一看,只见宋保军正朝自己眨巴眨巴嘲弄的眼睛,嘴巴张得几乎能吞下整个苹果:“什、什么?”

    周翔和邓彦林从后面相继挤进宿舍,表现比龙涯好不到哪去,指着宋保军半天没说出一句囫囵话:“你、你、你……”

    宋保军勉强咽下排骨,站起来的时候马上换了一副脸色,那表情何其无辜?那眼睛何其纯情?那动作何其畏缩?结结巴巴说道:“杨老师,我们、我们没有杀人……”

    “我知道!”就算全天下的人都在犯罪,这样胆小怕事的孩子也不会杀人。杨开明怒意勃发,喝道:“龙涯!你们以为作弄老师很好玩吗?”

    龙涯傻了,刚才宋保军一刀砍翻谭庆凯他们三人可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再也真切不过。这时隐隐明白可能被宋保军设了圈套,可他们的应变能力哪有宋保军经过猥琐人格改造后的那等机变百出?

    三人讷讷的呆立当处,一时吭声不得,宛若被雷劈过的瘟鸡。

    宋保军装疯卖傻道:“杨老师,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正在吃饭,你们莫名其妙就闯进来说杀人……”

    杨开明脸色一红,为居然相信龙涯的鬼话感到羞愧,说:“呃,那个,没什么事的。呃,我过来看看你们日常伙食好不好。”这理由太过牵强,连自己也不太相信。

    宋保军制止了想要解释什么的谭庆凯,说:“杨老师,我们真的没有杀人。您也看到了,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学生,平时谨小慎微,生怕行差踏错,可是还要受到某些同学的挑衅,连吃顿晚饭也会胆战心惊。他们总是横生事端,制造出子虚乌有的案例栽赃到像我这样老实本分的孩子的头上,进行陷害,您看看,居然连杀人这种事情也编得出来,太胆大妄为了,太横行霸道了!”

    宋保军不待众人出声,声音骤然变得高亢起来,大力挥舞着手臂:“我过不下去了,我要揭发检举!龙涯平时有事没事就欺负侮辱同学,我本人惨遭龙涯毒打三五十次,还被勒索了几个月的生活费!我要上报学校领导!他们是校园的毒瘤,是社会的蛀虫,是班级的渣滓,是人类的祸害!”

    “等、等等……”杨开明满头大汗,勉强插嘴说:“宋保军同学,你先不要激动嘛,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有问题可以在班级内部解决,千万不能动不动就去找学校领导什么的。”

    宋保军索性走到杨开明面前,大声道:“不行,我费尽千辛万苦考入茶州大学接受高等教育,不是来这里被人欺凌的。如果校方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我就回家组织我们村里两三百个亲朋好友在学校门口拉横幅挂标语,静坐示威一百天!谁敢妨碍我一阵子,我就妨碍他一辈子!”

    那等凛然的眼神,有着两届奥斯卡影帝达斯汀?霍夫曼也演绎不出的坚贞不屈。

    杨开明冷汗越发淋漓,正色道:“宋保军同学,你千万别做傻事,作为你的班主任,我一定会好好处理问题学生,给你一个交代的。龙涯,你们马上到我办公室去!”

    龙涯心道:“只是上个学期打你一个耳光,怎么现在就变成三五十次毒打了?只是让你出过一次钱买烟,怎么就变成勒索几个月的生活费了?”

    他还待分辨几句,杨开明铁青着脸咆哮道:“还不快去!”

    龙涯等人不欲与班主任正面对抗,恨恨地瞪了宋保军一眼,转身走开。

    走的时候宋保军能看见他的手指在颤抖,显然已经气到了顶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