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到底谁是老大

    谭庆凯和宋保军是另外一种。他们所热衷的游戏叫做《魔鬼野兽世界》,一款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

    两人在游戏中的虚拟世界鏖战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消费珍贵的时间,投入燃烧的激情,换取的仅仅只是游戏服务器终端几十个字节的数据而已。

    在游戏里,他们是英雄好汉,按照所设定的剧本拯救世界,维护和平,众生仰望。

    在现实里,他们平庸无能,卑微弱小,连上个厕所也要把最好的位置让给后来的人,毫无疑问的失败者。

    所以沉迷网络也是逃避现实的一种好办法。两人乐此不疲,只道在游戏就能找到最大的心理籍慰。

    只是现在,宋保军受到猥琐人格的感染,宛若精神病患者蜕变,思维一下来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变,完全改观。

    比如三四十岁的成年人,总容易对自己年少轻狂的过往而汗颜。十七八岁时狂热追求的摇滚、中意的复古服装、热爱的影视明星,到了中年往往唾弃得一塌糊涂。

    这是由于阅历、眼界、信仰以及自身情绪的变化而产生,并不因人的自然意志发生转移。

    宋保军觉得成天沉迷网络的生活方式必须丢弃,在猥琐人格的侵染下,他已对《魔鬼野兽世界》不再有任何兴趣。

    现在有更值得重视的东西。

    四个人的宿舍,平时总要玩电脑到半夜一两点钟才恋恋不舍的入睡,今天左右无事,喝过酒便爬回上铺,从床尾一侧的书柜找出从未动过的《楚辞章句》细细翻阅起来。

    谭庆凯只道他在发神经,也不去理会,径自打开电脑,一会儿便沉浸进魔鬼野兽世界里面,浑然忘了外物。

    《楚辞章句》是中国古代文学科目所建议的课外阅读书单之一,宋保军入学时买来,书柜放置一年有余从没翻动一次。

    首先是屈子的《离骚》,随意读了几句,“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只觉文字古朴,词句晦涩,实在难懂。

    当年念高中已学过《离骚》部分,现在荒废光阴,竟然忘得干干净净,不由为自己的懒惰感到羞愧。

    这家伙考上属于全国重点之一的茶州大学,实是有着不足为外人道也的****运。

    首先,复读了两次,基础要比普通应届生深厚扎实。试想同样的内容,你高中学三年,他高中学五年,付出的努力都不一样,这其中总是有一定差距的吧!

    其次,茶州大学对茶州本地考生的分数线要低于全国平均分数线。别的地区考生六百五十四分才能上茶大,茶州本地区考生只需五百六十分。有人说高考分数差一分就相当于天堂地狱的区别,而茶州本地考生整整比别的地区少了九十六分,优势显然极其巨大。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宋保军的高中班主任在临考前一周猜题。本来猜题无可厚非,每一位老师都喜欢猜题,猜中一题半题乃是常事。不想他班主任那次犹如考神附体,连猜十个大题,竟然十题皆中!

    宋保军这才搭上茶州大学录取分数线的末班车,勉强进了不怎么受欢迎的中文系。

    不然凭他真实资质,想上个普通二本也十分困难。

    读了一会儿《楚辞章句》,丝丝倦意袭来,把书本盖在脸上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宋保军身置一团黑暗虚无之中,仿佛听到有人在叫唤自己。

    “宋保军,你能听到么?宋保军?”

    非常奇妙的感觉,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触不着,似乎灵魂飘荡在无边无尽的宇宙。偏偏那话声清晰无比。

    “我能听到。”宋保军定了定神,问:“这是什么地方?我记得刚才睡着了的。”

    “这是你的意识,或者可以说是你的梦境。”猥琐人格说:“今天一整天,我经过细致谨慎的观察后发现,在正常情况下和你沟通,容易导致主体人格产生扭曲分裂。”

    “不是吧,那我该怎么办?”

    猥琐人格说:“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刚才你入睡后,我向我们的老大汇报了一下……”

    宋保军不得不打断他的话:“老大是谁?不是说我是三十二重人格的主体么?”

    “你是主体,是基础,但不是能够领导三十二重人格的老大。三十二重人格必须有一名领导者,老大的名讳不能被提及,但他终将带领我们完成‘完美融合’的历史使命,从而创造人类生命思想史最光辉的篇章……”

    “好吧,真的不能问?后果很严重?”宋保军觉得猥琐人格的说辞真是神棍透顶。

    猥琐人格以难得的严肃口吻说道:“如果在其他人格融合没完成之前彻底唤醒老大,他会强行控制主体躯壳,我们大家都玩完。你能明白?”

    “那我不问了,你前面说的是什么?”

    “我向老大汇报了一下,他认为我们应该用梦境交流思想,而不是在你正常活动时自由自在的沟通。所以我现在出现了。”猥琐人格见镇住了宋保军,笑道:“经过一整天观察以及研究你的记忆,我发现我们目前的境况……非常糟糕,如果没有得力的措施,你可能得在满怀敌意的环境中生活三年。这对我们的计划是不利的。”

    “我早就知道,可是有什么用呢?”宋保军不耐烦的挥手——虽然不能做出挥手的动作,可他感觉有这个意识。

    猥琐人格用不经意的声音说道:“你没有朋友,除了一无是处的谭庆凯。你是所有人的笑柄,除了在网络游戏里。你没有任何特长,除了熬夜和赖床。你的外貌身体没有值得夸耀的地方,除了没有疾病。你的品味低俗无聊,除了……”

    “够了!”宋保军无奈的抱住头:“我被人打击已经够多了,想听些好听的,赶紧夸夸老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