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好生一个痴呆文妇

    “这、这么牛?”宋保军不由张大嘴巴。

    “好了,我们来试试便知。”

    宋保军按照猥琐人格的要求,打开水龙头,沾了些水蘸湿眉毛。

    原来稍淡的眉毛显得浓厚深重了许多,再紧抿嘴唇,略略眯起眼睛,专注地望着前方,顿时一股勃勃英气在眉心呈现,刹那间好像换了一个人。

    一副金城武式浓眉大眼的俊朗表情,宋保军险些看呆,他从未发现自己可以变成这样。

    气质,难道这就是气质?

    猥琐人格懒洋洋的说:“昨天你刚醒来在卫生间,我就告诉过你了。你的脸是超强兼容的系统,各种各样的气质是软件。猥琐,庄严,俊逸,还是英挺,自由自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变帅变丑存于一念之间,不用为几个女人的一时废话而挫伤积极性。她们不知道你有多强大,是因为你没展现出来。”

    “我发誓我一定会泡到马子的。”宋保军的自信心瞬间爆表,接冷水抹一把脸,感觉清醒了许多,雄赳赳气昂昂朝门外走去。

    操场空旷开阔,一眼可以看到远处塑胶跑道上正在慢跑的三个广播学院女生,青春靓丽的身影宛若绿叶丛中的鲜花十分惹眼。时不时会有一两个男生壮着胆子用稍快的速度接近她们,搭上一两句话再被拒绝,讪讪退下。

    前前后后跑了一圈,已有三五拨无聊男生上前试探,果然很受欢迎。这也说明了美女永远都供不应求,僧多粥少。用猥琐人格的话来表达就是:“狗多屎少”。

    宋保军决定暂时不去自取其辱。自己不是鹤立鸡群的那种高帅富,没一辆宝马停在跑道边上,自然不可能让女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沿着跑道慢行,利用调整呼吸频率恢复体力。同时脑子里胡思乱想该如何应对今天龙涯和谢绮露即将到来的报复。

    昨天让龙涯灰头土脸了一阵,这家伙睚眦必报,必然不会放过自己。此外还有谢绮露,那女人生来养尊处优,被一个向来看不起的男生羞辱,想来也存了一肚子气。

    那些人头脑简单,不过依仗钱财权势孤立他人而已,也没什么特别的手段。

    一只足球滴溜溜滚到宋保军脚下。

    “嘿,同学,踢过来!”远处球场上的几个学生冲他叫道。

    宋保军急忙抬起脚,不料眼睛和身体不太协调,一脚踢空,狠狠摔了个屁墩,样子非常滑稽,皮球仍留在原处纹丝不动。

    那几个学生见状哈哈大笑,宋保军面红耳赤,抓起足球朝他们抛了过去。

    最前边的学生忍住笑道了声谢,抬脚接住足球反身传给队友。

    远远还能听到一句:“哈哈,真是弱鸡,不知哪个系的菜鸟。”

    宋保军悻悻道:“不就是二十二个人追着球傻跑的游戏而已,得意什么?有种来打魔鬼野兽世界,老子非把你们虐出屎不可。”不过离得远了那些人也没听见他阿Q式的抱怨。

    “老子的身体条件好得要死,谁敢嘲笑我?”

    被这么一刺激,宋保军存了争强好胜之心,居然一路就这么跑了起来。

    不一会儿,肺叶像火在燃烧,挤压最后一丝氧气。双腿仿佛被滚水泡了五分钟的方便面,软塌塌的几乎将要走不动路。

    这就是一个宅男的身体,孱弱到如此地步。

    有时他想一次普普通通的晨练也要累得像狗一样,不如以后天天赖床算了。

    但他又想一点点小小的挫折怎能后退?难道当“人生失败者”当上瘾了不成?千万不能放弃。

    直到天色大亮,操场上晨练的人群逐渐散去,宋保军觉得差不多了,才拖着疲惫到极点的身躯返回宿舍。

    几个舍友刚刚踏着准点的上课铃起床,见宋保军这副肾虚公子的模样,都不免大吃一惊。谭庆凯揉揉眼睛问道:“阿军,你睡觉时被龙涯拖到外面去打了?”

    宋保军用毛巾擦汗,从昨天的衣兜翻出“河水牌”香烟取一根在嘴里,勉强应道:“睁大你那看人低的狗眼瞧瞧,老子是去晨练。知道什么情景么?穿紧身衣裤的广播学院女生围绕四周,活力四射的学姐邀我打羽毛球,娇憨可爱的学妹求我帮她压腿。可惜哪,老子始终不为外界诱惑……”

    谭庆凯在枕头下摸出一本《晏子春秋》砸他脸上,嗤笑道:“麻烦你下次吹牛靠谱一些,我最讨厌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牛皮。”

    宋保军正待反驳,电话铃突然响起,是导师姜忆惠打来的。他深吸一口气,赶紧按下接听键。

    “喂,是宋保军吗?”一个甜甜糯糯的声音,虽然硬是装出严厉的语气,却掩饰不住那种江南的甜软风味。

    “是我是我,请问姜老师有事吗?”

    姜老师的声音像是十二月的寒风:“嗯,宋保军,你昨天故意搅乱课堂纪律,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鉴于此,我已上报学校教导处,你必须在八点半钟之前到我办公室一趟,好好交代你的问题。好,就这样。”

    “什、什么?交代问题?你没搞错吧?”宋保军正要分辨几句,对方已经挂断,电话只传来嘟嘟嘟的盲音。

    谭庆凯脸上露出八卦的色彩:“阿军,姜老师找你,莫非昨天课堂上你发挥出色终于引起冰山美人的注意,她见你才高八斗,想约你在床上探讨一番楚王洛神的情话?”

    “正是,骗骗大龄痴呆文学女青年的本事我还是有的。”宋保军并不理会他的揶揄,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

    “你说姜老师是‘痴呆文妇’?”谭庆凯一下变得清醒无比。所谓“痴呆文妇”乃是一个精妙名词,指的是文学女青年加小资产阶级的结合体,看来用在姜老师身上非常合适。

    “我可什么都没说。”宋保军看看时间,将近八点半钟,早饭顾不上吃,衣服也没来得及换,急忙走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