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对胃口的天才学生

    宋保军感觉自己这步棋押对了,说:“虽然姜老师的话有些道理,但我认为《琵琶行》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其他任何说法都是穿凿附会。”

    “这么说你们仅仅是学术意见不合了?”严从龙渐渐严肃起来,说道:“我怎么听说你在课堂用尖酸刻薄的语言羞辱姜老师?指责她的教学方式误人子弟?”

    要知道当老师最怕不是工资低,不是被家长殴打,而是被指责“误人子弟”,这等于否认一位老师最基本的价值。

    昨天姜忆惠下课后,越想越气,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便直接给教导部的人打电话,备言宋保军之嚣张恶劣。其中添油加醋在所难免,将宋保军形容为一个无恶不作的丑陋学生。

    既然有老师投诉,教导部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原本打算让一位普通成员前来调查,但严从龙念及姜老师的背景,看看左右无事,是以亲自到场。

    “是姜老师误会了。”宋保军坦言道:“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产生矛盾?除了利益冲突,更重要的是理念、信仰以及沟通的问题也会引起矛盾。”

    严从龙直视着他:“那你认为是你们的沟通有了问题?”

    “确实是这样的。”宋保军径自起身,走到办公桌前翻出姜忆惠的讲义,说:“让我们回到《琵琶行》,从根本上看待问题。成诗的年代以男性为尊,是男人的社会。从‘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两句往后,皆是白居易的自述,这就说明了白居易要写的其实是自己而不是琵琶女。透过琵琶女身怀绝技而遭遇不幸与诗人才华绝代而怏怏失意的表象,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一腔悲愤在琵琶声里回荡。”

    严从龙不禁坐直了身子,道:“说下去。”

    “他有的是才华!他的诗作连当朝皇帝也反复吟诵,流连忘返。他的诗流传千古,直至成为大中小学生的课本教材,我们每天都要学习。可是他的才华不为当局赏识,乃至流落江州,只当了一个小小的司马!怀才不遇,自古是文人的最大伤心之处。这首诗,是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是报国无门的悲怆,是生不逢时的孤愤,是历史情怀的寂寞!”

    宋保军越说越激动,直到最后一串的排比句,索性挥着手臂,仿佛正在做最后一次演讲的闻一多。

    严从龙眼睛猛的一亮,差点要冲口而出一个好字。宋保军对《琵琶行》的阐述实在太对他的胃口了,真真切切说中了他挥之不去的心事。

    两厢对照起来,自己的境遇可不是和白居易一样么?是啊,怀才不遇。

    白居易满腹经纶遭贬江州,自己也是一肚子学识却被踢到茶州大学当教导部主任。这******说小也好说大也好,就两个字:憋屈!壮志难酬的憋屈!

    这学生当真有才,居然能把白居易的诗解得如此通透。相比起来姜忆惠拼命纠缠于琵琶女的旁枝末节,就相形见绌多了。

    想到这里,严从龙对宋保军已换了一副神情,温言道:“小宋同学,我看姜老师确实是误会你的。”

    宋保军从衣兜里摸出河水牌香烟递给严从龙一支,自己嘴上叼了一支点燃,叹口气说:“本来是小事,姜老师钻牛角尖了,我本人的态度也有问题,在此向您诚挚的检讨。”

    意思很隐晦,不过他知道严主任明白的。这句话是指姜老师“嫉贤妒能”,才不能担大任、半瓶水晃荡,误人子弟。

    既然姜老师做得过分,他不在乎往姜老师身上泼脏水。

    严从龙接过香烟看看过滤嘴前端的牌子,掏打火机点燃,微微笑道:“小宋,你文科理论知识很深厚,以前在哪上的学?知道古代知识分子为什么总是怀才不遇么?”

    这话就有点考较的意思了。

    宋保军知道成功引起了严主任的兴趣,食中二指夹着烟蒂深深吸了一口,鼻孔喷出两股浓雾,假装思索了许久,在脑子里大叫道:“猥琐!赶紧出来,帮老子解答问题!猥琐!不要当缩头乌龟!我被教导部处分的话你以为你们的日子好过么?”

    叫了好几次,终于听见猥琐人格的声音无可奈何答道:“基础理论知识不是我的强项。我能分析对手的兴趣爱好和特点从而制定计划。但对于理论知识来说,抱歉,我帮不了忙。”

    “那怎么办?感觉严主任已经对我另眼相看了,这么好的机会不能让它白白溜走啊!”

    “那又如何?严主任能给你钱?能让你找到好工作?”

    “你懂个屁股!”宋保军在脑子里怒道:“一旦巴结上严主任,我自然就能扯虎皮当大旗,好好收拾龙涯他们,这不是大家都想看到的么?”

    猥琐人格说:“有另外的人格适应对付目前的处境。不过以你的情况,尚不足以支撑同时容纳三个人格,恐怕后果很严重。”

    “我管他什么后果不后果,我只要眼前!”宋保军怒吼起来。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坚决。”

    猥琐人格沉吟一阵,隔了一会,脑子里换成了另外一个冷静的声音。

    “主体你好,我是哲学人格。就是原先跟你说过话的‘理性’,理性是我的化名。为了与你融合,你必须知晓我的真名。”

    宋保军一呆:“哲学?”

    “哲学是社会意识形态之一,是自然知识和社会的概括和总结。哲学也是形容词,形容像我这样理性追求各种知识,而不掺杂主观思想的人格。”

    宋保军不知道哲学人格强大在什么地方,也没时间去了解,说道:“好好好,赶紧,快来处理一下严主任的问题。”

    “别慌,我正在浏览你的记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