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很看好你的

    宋保军脑子一热:就你******还想处罚老子?径自点了一支烟,说:“姜老师,我不是犯罪嫌疑人,似乎用不到以儆效尤这样的字眼吧。我已经跟严主任说清楚了,下面你来跟我说说,我触犯了哪一条校纪校规?”

    姜忆惠没想到他在严主任的面前还敢挣扎,怒笑道:“你目无师长,搅乱课堂,态度恶劣,难道不是罪过?”

    “校纪校规并非刑法,所以我就算违反也还算不上是罪过。”宋保军站起身叼着烟头乜斜了她一眼,浑身上下满是地痞无赖的气质,“就事论事而言,你提问要我回答,我仅是说出了自己的观点,难道这就违法了?难道课堂上不准辩论?难道回答老师的提问也有罪?这是哪个年代的校纪校规?莫非姜老师仅仅只是看我本人不顺眼而已?就算看不惯也用不着这么喊打喊杀的嘛。须知杀我一个容易,还会有千千万万的正直学生站出来指出你的谬论。”

    “你、你、你……”姜忆惠一时哑口无言,只气得面皮焦黑,直愣愣地指着他的鼻子。

    宋保军面无表情的道:“姜老师,你是家中独女,受父母溺爱。念中学大学成绩优异,向来是中心人物,所以养成了这副骄矜性格。你原本是学商贸专业的,后来受到张爱玲作品影响,改读中文系。你家里很有钱,父母长辈可能有一个是正处级以上职务。你对自己的美貌也时常顾影自怜,每天必照三次镜子以上。你可能养一只宠物猫,要么叫做小白,要么叫做毛毛……”

    姜忆惠嘴巴张得老大,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几乎破眶瞪出,“你、你、你调查我?”

    宋保军说:“就你这样的,我有必要调查么?”

    “那,那你怎么……”姜忆惠完全惊呆了。

    得自哲学人格的超强能力,针对姜忆惠那番话完全是宋保军分析的结果。

    手里拿着姜老师的讲义,里面的备课教案用统计表格详细分列,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数据,这是学过商贸会计的人才有的通病,总喜欢用表格去处理问题。

    姜老师评论琵琶女,那是再也明显不过的小资产阶级情结,显然深受其影响。除此之外还有三毛、张小娴、林徽因等,但张爱玲的作品在国内流传更广泛一些。

    她家里肯定有一个是当领导的,职务至少也得是实权正处,不然上课这么烂也能当导师?不然严主任会亲自跑一趟?

    再看看姜老师的脸蛋,眼线、粉底、眉毛、口红,无一不精致优雅。要是不爱美,怎么会化如此得体的妆容?那绝对是每天照镜子三次以上了。

    她西装扣子眼里嵌着一根白色的哺乳动物毛发,俗话说男养狗女养猫,肯定错不了。

    如果再多给宋保军一点时间,他能把姜老师内裤的颜色式样厂家牌子价格全部分析出来。

    “指我干什么?信不信我们打个赌,你明天不化妆就去教室,恐怕上你课的学生会减少百分之八十。”

    “你、你、你……”姜忆惠继续结巴,手指开始颤抖,那柔润的嘴唇嗫嚅着,始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严从龙不觉暗自头疼,只好起身道:“姜老师,小宋同学,都别争了。关于小宋的纪律问题,我之前已有定论,不必多说。小宋,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联系电话,你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说着递出一张白色光洁的名片,上面只印有姓名和联系电话号码。

    “谢谢严主任关怀。”宋保军接过名片塞进兜里。

    姜忆惠更感到震惊,他不是来交代问题的么?怎么严主任给他递名片?他究竟何方神圣?

    严从龙甚至还颇为亲切的拍了拍宋保军肩头,笑道:“小宋,好好读书,我很看好你的。”

    姜忆惠忍不住叫道:“严主任,怎么会这样?宋保军明明是来交代问题的!”

    严从龙皱眉,主动给宋保军递名片,其实是委婉的告诉姜忆惠:这学生我很中意,你就别啰嗦了。想不到姜忆惠兀自缠夹不清,非要搞得所有人下不了台不可。这当老师的,怎么脑袋就缺根筋呢?

    “够了,姜老师!教导部的工作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严、严主任……”

    宋保军见气氛僵硬,暗想有严从龙在旁一定难以好好收拾姜忆惠,便告辞道:“严主任,既然没什么事我先告辞了。”

    说完昂首挺胸,气势汹汹朝门口走去。经过姜忆惠身边,见漂亮女老师玲珑有致的身材,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悄悄伸出手从后面捏了姜老师圆滚滚的臀部一把,手感弹性惊人。套用一句猥琐人格的语言:“那姜老师的屁股真弹啊,险些把我手给弹开了。”

    姜老师正处于极度震惊的状态,血压高升,竟感觉不到要紧部位已遭学生毒手。

    而两人所处角度巧妙,严从龙也看不到宋保军的怪动作。

    走出门口时,宋保军突然感到一阵非常强烈的虚脱,周身无力,脑部缺氧,乃至双眼金星乱冒,几乎看不清前路方向。这怎么回事?好像运动员服用兴奋剂药效过了期限似的。

    他的脑子慢慢迷糊起来,经过完全整理的知识又化作碎片慢慢散落在冥冥中。

    宋保军恍然大悟:原来身体支撑不住哲学人格,那家伙已经离开了。

    真可惜,老子还没享受够呢。

    磨磨蹭蹭走到楼梯,就在台阶坐下,足足休息了十多分钟才觉得精神重新返回自己体内。这人格融合,真不是人干的事。

    返回教室,课上了一半,唐孤意教授的《明清小说史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