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颠覆三观的吊打

    曾有个男子接受心脏移植手术,术后突然变得十分喜欢绘画,而且还画得很棒。后来据调查发现这颗心脏的原主人是一位薄有名气的画家。而该男子的画作,风格套路居然和画家的一模一样,当真难以解释。

    这个说法也可以用在身体其他部位的细胞。有很多运动员即使十几年不再接触体育了,但只要他再进行几个月的训练,水平就能恢复到原来的七八成。因为他的身体各部位细胞已将长期训练的动作、姿势形成固定记忆。

    就像一个人只要学会了骑自行车,此后几十年不再骑车,但给他一辆自行车照样能一骑就走。这就是一种细胞记忆。

    宋保军扶着膝盖站起,拍掉肚子上脏兮兮的脚印,摸出原打算拿做装逼用的玉湖香烟,叼在嘴上点了一支,鼻孔里缓缓喷出两道灰烟。

    董昌河见这家伙被揍了满头包,爬起来居然还敢装腔作势,上前又想扇巴掌。

    他是棒球俱乐部光环满身的天之骄子,怎会把宋保军这等弱鸡放在眼里?

    上个学期学校社团网球协会与棒球俱乐部发生冲突,二十几人推搡叫骂,几乎演变为群殴之势,董昌河一出面就放翻两个强壮的男生,气势震慑当场,逼得网球协会讪讪而退。事后有人送他“棒球金刚”的雅号,在化学系一向是横着走路的,宋保军岂不是自取其辱吗?

    围观人群交头接耳说个不停。有的巴望场面更加精彩一些,有的人在向董昌河呐喊助威,也有的暗中对宋保军抱有同情之心,希望能尽快结束这场争端。

    董昌河与宋保军相对站立,虎视眈眈。棒球金刚体型健美,周身充满阳刚之气,兼之脸庞端正称得上帅气,又是争端中的优胜方,吸引了许多无知女生的目光,大家不管场上谁对谁错,首先就对他抱有十二分好感。

    反观宋保军,从地上爬起之后脸色一直乌沉沉阴森森的,嘴里一支香烟氤氲出迷蒙烟雾,要多挫有多挫。

    后面站着席采薇以及喋喋不休的龙涯,令现场越发诡异。

    “看什么看?还想挨打?”董昌河捏了捏手指,发出哒哒哒的关节爆响声,此举赢得场外女观众一片振奋的叫嚷。

    “五秒钟,你还有五秒钟可活。”

    就在他肩头稍动的时候,宋保军右手拇指食指呈剪刀状径直插向他的双目。

    “哟呵。”董昌河脑袋一偏,伸手轻轻松松隔开。这家伙右手绵软无力,速度不快不慢,放在棒球俱乐部最多只能当个捡球的球童,竟敢抢先动手,当真活不耐烦了。

    刚要反击,就在这时,宋保军一脚狠狠撩中他的裆部。

    “唔!”

    这一脚突如其来,好不沉重,攻击的又是人体最脆弱部位,董昌河当即双眼暴凸,急忙两手捂档,脸色刷的白了,险些跪倒在地。

    宋保军的肾上腺素瞬间提升十倍,毫不停留,反手抓住他头发按着脑袋,膝盖提起,对鼻梁就是一记猛烈的膝撞。

    “咔嚓”一声轻响,董昌河的鼻梁骨从中折断,鲜血随即铺洒满脸。

    就算宋保军自身虚弱,要体质没体质,要速度没速度,要力量没力量,仅靠暴戾人格的细胞记忆打架斗殴,鼻梁骨仍然不能与膝盖较量。

    众人的惊呼声还没来得及出口,宋保军又是一记手肘如同敲锣打鼓一般砸在他的左太阳穴上。

    董昌河只觉耳膜嗡的一声,双眼乌黑,偌大的身躯轰然栽倒,扑起烟尘。

    宋保军叼着烟头只是淡淡扫了周围一眼。

    新奇电影院门口老大一块的空地,以宋保军为圆心的三十米半径方圆内霎时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秒针在表盘上的五秒钟甚至还没走完。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龙涯仍保持着叉腰怒骂的姿态,然而嘴巴张开却没一点声音。席采薇仍在向外边的谢绮露使眼色,可眼神呆滞失去了全部色彩。

    过了好一会儿,围观人群才发出轰地慌乱叫喊。

    仿佛情节跌宕起伏的柏幽城电影,场面局势变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所有人都想不到之前还任打任骂的宅男瞬间完成逆袭,以石破天惊之势击倒雄壮威武的棒球金刚。

    人群里有两个网球协会的成员相互对看一眼,都是满脸不能置信之色。他们或许是现场唯一对宋保军抱有同情心的旁观者。当初网球协会与棒球俱乐部冲突他们也在现场,亲眼目睹董昌河以何等威猛的架势摔倒两个粗壮的网球手。

    在那个时候,他们几乎要认为董昌河就是全校最厉害的男生了。

    宋保军的表现重新刷新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

    一个英俊优雅的男子斜靠在影院大门的香樟树干上,本来神情闲暇,这时不禁伸长脖子,咦了一声。男子约莫二十三四岁,剑眉入鬓,鼻梁挺直,长相十分雅致,他身边两个黑西装的中年男人也同时叫了声:“好家伙!”

    刚才的过程行云流水干净利索,犹如雄鹰搏兔,绝没有一点动作是浪费的,极为赏心悦目。

    脚撩、膝撞、肘击,仅仅三次攻击,无一不落点准确、时间非常精准,对场面局势把握到了精妙的地步,只有常年在街头跌爬滚打的黑帮专业打手才有可能办到。

    这简直不可想象!

    宋保军并没有打算放手,抬起借来的尖头皮鞋对董昌河头脸一阵猛踹。金属头好不坚硬,踹得砰砰有声,不一会儿脸上血液星星点点溅了出来,触目惊心。

    人群内的女生阵阵惊叫。

    董昌河如同死狗一般任由踢打,根本不能反抗,仅仅用手护住脸。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