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土包子品酒

    连同林梦仙在内一共四位女孩,却并非昨晚在湘湘馆里所见的那几个人,想来都是她圈中好友。每个人乍一看去似乎甚是普通,然而细细品味才发现,她们周身无一处不得体,无一处不讲究。

    头上一块简简单单的绢布或者发夹,不是施华洛世奇就是宝嘉丽;身上的衣服不是迪奥就是范思哲;耳环项链不是钻石就是白金……如此种种,谭庆凯看不出名堂也就罢了,宋保军只有暗暗咋舌。

    几个女孩见谭庆凯清秀中带着一丝腼腆,都是暗中点点头。待见了宋保军,却又忍不住憋笑,脸上表情很是古怪。实在是他穿着太过奇葩,与此处环境气氛格格不入。

    林梦仙请两人坐下,为大家做了介绍。

    最左边的女孩叫做孟曼宁,茶州财经大学金融管理一年级学生。长得清清瘦瘦,齐耳短发很是清爽利落。耳朵缀着金红色的玫瑰形耳钉,为白嫩的脸蛋增添一抹亮色。

    第二个女孩叫做王灵鹃,中南音乐学院器乐演奏三年级学生,专修钢琴的——这个修,不是修理的修。脑后用蝴蝶结扎了根马尾辫,鹅蛋型脸,明眸皓齿,顾盼生姿,身段亦是玲珑有致,四个女生当众属她长得最为好看。

    剩下一个叫做张明芳,两个宅男却是认识,他们的学姐,茶州大学中文系大四学生,还是本校著名社团书画兴趣爱好组织“云墨阁”的执行副主席,有几次去他们班里招收新成员引起很大的轰动。唯一的不足之处是体型偏胖,略显丰满,不过那也比林梦仙苗条多了,而且两个胸脯又肥又大,视觉冲击力非常强烈。

    大家都在观察谭庆凯,似有为好闺蜜把关的意思,只看得谭庆凯坐立不安,屁股上像长了肉刺。

    林梦仙的身份并不一般,父亲是君昌国际贸易公司大老板,身家过亿,资产惊人。有个叔叔在仙鹤市坐上了副市长的高位,还有个舅舅也很牛逼,在朱蟹委员会的下属单位当会计。

    要问这区区会计怎么会牛逼?原因就在于朱蟹二字。

    朱蟹委员会即朱雀-螃蟹管理委员会,由中海市的廖猥琐与象京市的陈变态联手创立,是我国中南八省的纪律管理机构,权势熏天,触角遍及政治、经济、军事各个部门。近年来更是发展到了海外,控制中东、东南亚、南美、非洲的大量资源,连操纵欧美发达国家幕后势力的共济会高阶督导员也要亲吻那位委员长的鞋子。

    是以林梦仙的舅舅一介小小的会计师,家庭聚会中几乎与仙鹤市副市长平起平坐。

    她是如此的肥壮,成长路上鲜少有异性朋友,感情生活尚处于幻想阶段。昨晚回去跟闺蜜提起说喜欢上一个斯斯文文的男孩,而那男孩也愿意同她交往,立即引起轰动。几个闺蜜自告奋勇,一起前来审查男孩。

    当林梦仙磕磕绊绊念出印度诗人泰戈尔的小诗“亲爱的朋友呀,当我静听着海涛时,我无数次在暮色深沉的黄昏里,在这个海岸上,感到你静默的爱恋的思想”说是情郎所写,向朋友们炫耀时,文学素养极强的张明芳马上脸上一变,极力声称谭庆凯是个感情骗子。

    林梦仙哪里服气?便要求谭庆凯把宋保军一起叫过来,打算抽空质问一番。

    送出那份寒酸的CD碟礼物,两个宅男刚刚坐定,考验已经开始。

    孟曼宁让侍立已久的男服务生开启葡萄酒,给每个杯子倒了小半杯,举杯微笑道:“两位学弟初次见面,听说你们才学出众,不知会不会喝酒?”两个宅男认识她,她却不认识两个小脚色。

    谭庆凯战战兢兢笑道:“当然会喝了,同学聚会时我少说也有三瓶啤酒的海量,这小半杯还难不倒我。”提起杯子刚要一饮而尽。

    宋保军却是心中一动,桌下狠狠踢了谭庆凯一脚。张明芳的话里大有意味,人家问“会不会喝”,不是问你能不能喝,而是问你知不知道怎么品酒。你牛嚼牡丹似的一口气干掉,指不定才学出众的牛皮要给戳爆了。

    谭庆凯登时会意,端着酒杯假装沉吟起来,其实内心焦急得直冒冷汗:鸿门宴哪!普通人追女孩难,**丝追美女更难,我靓仔谭钓富婆简直难上加难。

    其他几个女生都纷纷看着两人,眼神似笑非笑。

    尤其王灵鹃还斜了宋保军一眼,很是不屑,向张明芳低声说道:“你叫土包子品酒,不是对牛弹琴吗?他们怎么会?”声音不大不小,大家都听得见,像是故意说的。

    谭庆凯越发焦灼,额头渗出了紧张的汗水。

    林梦仙倒也不笨,知道闺蜜正在捉弄他们,忍不住说道:“哎,只是叫出来大家见个面,都随意啦,不要那么拘束。”

    张明芳挑着下巴哼了一声。

    宋保军端杯轻抿一口,觉得入喉酸涩,不是什么好酒,正打算借猥琐人格大放厥词,突然脑中冒出一句话:“法国波尔多的奥法兰酒庄1982年年份的红葡萄酒,不错不错,很难得了。”

    声音平和中正,不是猥琐人格的独特嗓音。

    他看见三位闺蜜揶揄似的眼神,来不及细想究竟哪位人格在自己脑中说话,说道:“细腻典雅,醇和圆润,口感绵密,很有特点。嗯,我猜这酒一定来自波尔多的奥法兰酒庄。”

    “哦,你品得出来?”张明芳一时瞪大眼睛,万分诧异。另外两个女生对看一眼,都有些惊奇。

    品酒这门学问,说难不难,却是需要天赋的。世间酒类上万种,主流文化消费的就有好几百种,根据原料、产地、年份、酿造过程、配方的不同,产生的品种千变万化。就算同一家酒庄的出品,因为葡萄的年成差异,其中糖分含量不同,口感也会大相径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