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两个狗男女

    来人双手抱臂胸前,紧抿嘴唇,冷冷打量两个几乎脸贴脸在一处的男女,眼中全是不可扑灭的怒焰。

    王灵鹃很快平静情绪,屁股稍微挪离宋保军半尺距离,看也不看那男子,清冷的说:“赖子翔,我和朋友喝酒聊天,你干什么来了?”

    “我干什么来了?小贱人还有脸问我?”那叫做赖子翔的男生冷冷说出宋保军担心不已的词语:“我来捉奸!”

    王灵鹃腾地站起,紧盯对方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赖子翔,你不要血口喷人!”

    赖子翔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嘿嘿笑了起来,看看满身是酒的宋保军,又看看俏脸紧绷的王灵鹃,说:“你说陪林梦仙来相亲,我看你倒是喧宾夺主,先和别人相好上了。两个狗男女勾勾搭搭,嘿嘿,以为我没看见么?”

    王灵鹃气得浑身发抖,紧咬牙关,腮帮坟起,抓住小提包就朝外走去。

    这种大庭广众的场合,又是牵涉到男女之事,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纵使有理,真要争执起来,也会丢丑丢到家了。

    林梦仙家世不凡,所结交的圈中闺蜜大抵不会差到哪里去。王灵鹃家里是搞房地产的,父亲王存德是云龙实业开发公司大老板,叔叔是宏程建筑公司总经理,都有着不菲的身家。

    类似这种的人物,基本上交游广阔,四处是朋友,遍地皆交情。不然在房地产产业市场搏杀刀刀见肉的今天,云龙实业怎会屹立至今?

    王存德就有一位商场上的坚实盟友,一手创建隆裕连锁超市的赖辉。两人联手驰骋商界,你开发我经营,你建楼盘我炒作,闯下好大的局面,成为茶州市乃至江海省的明星企业家,甚至有不少地方官要靠着他们才能拿政绩。

    曾有一次赖辉与人饮酒,席间众人吹牛攀比,赖辉说当今社会当官的算什么?老子一个电话就能叫来摇尾乞怜。说着打了个电话,十多分钟后当地一位副区长果然气喘吁吁跑来,赖辉又摆摆手说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后来赖二爷的大名就传开了。

    对一位处级官员召之即来,挥之则去,可谓奢遮之极。

    赖子翔正是赖辉的独生儿子。父子俩性格相差仿佛,都是一样的骄奢跋扈。

    赖辉与王存徳联盟之紧密,待子女渐渐长大之后自然而然动起联姻的念头。两家私下一商量,不消几句话便安排好了赖子翔与王灵鹃的亲事。

    王灵鹃长相体面,就读于中南音乐学院,养出一身良好的淑女气质,赖子翔一见之下欢喜坏了,日日鲜花不断,舍了老命去打动美人芳心。只是两人性子不和,终究说不到一处,王灵鹃对这个又狂又傲又自我的未婚夫婿根本看不上眼。

    对于拿不到手上的东西,人总有强烈的追求欲望。王灵鹃越是这样,赖子翔就越心痒难搔,若不然鼎鼎大名赖二爷的公子,身边能缺女人么?

    见王灵鹃要走,赖子翔眼睛一冷,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就往沙发推去。

    王灵鹃惊呼一声跌回沙发。幸好沙发柔软没受伤,但脑后发夹松脱,飘扬的黑色亮泽长发铺洒出来遮住半边面孔,顿时狼狈不堪。

    “你……你敢推我?”

    赖子翔咬牙切齿,脸色格外狰狞:“推?我打你又怎么样?你这小贱人勾搭野男人在外面喝酒,害我丢人还嫌不够么?”

    当此情形,另外两个闺蜜都不好怎么表态。

    他们吵的声音不大不小,周围有音乐伴奏,光线昏暗不清,客人们酒精上脑,哪有闲工夫理会这等看似打情骂俏的小打小闹?

    宋保军摸不清这位赖子翔的来头,更搞不懂此人与王灵鹃之间的关系。然而此时此刻,最为尴尬的恐怕就是他了,忙站起身,一边手忙脚乱拍掉身上酒渍,一边赔笑道:“这位兄弟,有话好说嘛,我只是林梦仙男朋友的同学,陪过来和大家喝两杯小酒的,要不大家一起坐下来聊聊?”

    他不发言还好,一说话赖子翔只有更恼,指着他鼻子骂道:“小杂种,这里没你说话的地儿,给老子坐下。等下我有的是时间修理你。”

    王灵鹃怒叫道:“赖子翔!我不准你碰他!”要说她和宋保军两人关系也没什么,实则赖子翔威胁这位新认识的朋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如果不加以维护,就彻底违背做人原则了。

    赖子翔闻言深深吸了一口气,显是怒到极点,沉声道:“好啊,还敢替野男人说话。王灵鹃,我道你冰清玉洁,交往半年连小手指也不让我碰一碰,原来这般骚浪。只怕再过几个月我就要喜当爹了吧!”

    王灵鹃脸色早已涨成紫红,脑筋被气得有些错乱了,冲口说道:“赖子翔,你真是人渣,我就算跟他滚几百次床单,也不会让你碰一下的!再说谁跟你交往啦?我爸同意,我可没同意!”

    宋保军当真哭笑不得:你没碰过她的小指头,我也没碰过哇!

    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恁地遭受无妄之灾。

    听王灵鹃这么一说,赖公子简直气炸了肺,颤抖着喊道:“我、我先搞死你的姘头!”

    说着一拳砸在宋保军脸上。

    宋保军正失神之际,被打得两眼金星乱冒。他不再是从前的懦弱少年,被人打了不敢还手的孬种,当下不肯示弱,同样反手一拳击中对方的眼眶。

    “好啊!还敢动手!”赖公子捂着眼睛趔趄而退,高声叫道:“打!给我打死这杂种,不管打成什么样子,我负全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