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装逼不能露怯

    是了,她以为自己是表哥那样站在金字塔巅峰的大人物。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不就是两个字:权力么?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就是两个字:利益么?

    想到此处,宋保军逐渐平静下去,思索道:“她巴结我,一定是打算间接向表哥示好,从而达到什么利益要求。那我也得拿捏起来,千万不能叫她小看,免得丢了表哥的面子。”

    一边想着起身,浑身光溜溜的,只穿了一条四角小短裤,新的!材质非丝非棉,富有弹性,触感舒适,不知道什么牌子。就搞不清楚自己原来那条臀部破了两个孔,穿了三年,四天没洗,五夜没换的旧内裤哪里去了。

    想必是许舒欣帮换的,这下可好,都被看光了。

    床前的靠椅放有一件白色真丝睡袍,宋保军拿过披上,腰间打了个结,强迫自己装出坦然自若的郎当模样,走进洗浴间道:“说话不要再老是您您您的,搞得大家都不习惯,随意一点就好。”

    语气淡然,带着不经意的傲慢,上位者风度从中逸了出来。真真与家财万贯手握大权的富家公子哥儿没什么两样。

    这种装模作样的本事乃是猥琐人格的自带天赋,装什么像什么。

    “是。”许舒欣答应着,拿起一个银色的口杯装满温度适宜的水递过去。

    待宋保军刷好牙后,许舒欣又拧起一条温热的毛巾给他擦脸。左手微微按住后脑,右手抓着毛巾覆盖在他脸上,软软的手掌隔着毛巾轻轻抚摸拭擦,像个疼爱丈夫的妻子那般细心。

    宋保军二十几年贫困生涯,还从未同异性这么亲密接触,脸庞满是奇妙的触感,鼻端传来淡淡的香气,一时身子僵硬,几乎不敢动弹。但他很快清醒,暗暗念叨:“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饭,专吃大坏蛋。”

    洗漱完毕,回卧室窗前坐下,拿起《茶州日报》翻看,某某书记视察明阳区廉租房楼盘工地,某某常委亲切接见来访的外国友人,然而脑中思绪凌乱,却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床头电话铃响了,宋保军犹豫半秒钟,伸手抓起话筒接听。

    “表弟,起床了么?”是杜隐廊打来的。

    “哦,早就起了,我闻鸡起舞,向来不习惯赖床。”宋保军回答得很口是心非。

    “昨晚给你安排的小点心怎么样?”杜隐廊嘿嘿笑着,话中含义显然意有所指。

    宋保军瞄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碌的俏丽身影:“嗯嗯,挺好的,还不错。”

    “那就好,她是你的了。那可是蒙队长前几年从象京电影学院千挑万选出来的极品尤物。”杜隐廊说:“我现在在机场,老头子有事叫我马上赶回中海,不能陪你好好玩玩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做好了安排。就这样吧,我得登机了。”啪的挂了。

    “啊,好的。”宋保军刚要挂掉电话,突然敏锐的察觉到厨房的许舒欣似乎正朝这里看过来,忙对着话筒里嘟嘟嘟的盲音假模假样的说:“嗯,那好,一个五千万投资的小项目而已,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不需要问我意见。嗯,回见。”

    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仿佛真有那么回事似的。

    许舒欣轻手轻脚走来,端着一杯水气弥漫的热茶放在面前,说:“不好意思啊军少,酒店条件不够过关,只有大红袍和龙井。我替你泡了大红袍。”

    茶水冲在水晶杯里,色泽澄黄明亮,香气馥郁,宋保军提起轻抿一口,正觉没什么特别,突然脑子一动,说道:“这大红袍是正品武夷岩茶,也还可以,可惜就是克隆的,比不上原产六棵树。”

    大红袍茶树为千年古树,现仅存六株,早已封存起来不再采摘。其他市面上所见的大红袍尽数是后来繁育培植,可以做到批量生产,自然比不上原产的六棵树珍贵。

    品茶也和品葡萄酒差不多,都需要广博的学识与长期的接触。他随口卖弄,心中得意之极,暗想又成功装逼了一次。

    许舒欣微微笑道:“军少吃得出这茶的好坏,我可吃不出来。”

    宋保军见对方曲意逢迎,心里格外享受,问:“对了,最近有没有拍什么片子啊?”

    “片子倒是有,但剧本都不太好。近期李季学导演筹拍《猫耳洞》正在选角,我也打算报名呢,就不知道能不能选上。”许舒欣说着用漂亮的星眸在他脸上流连,似乎有那么一层乞求的意思:你能不能帮我跟李导说个话?

    《猫耳洞》剧本还在审查阶段,娱乐媒体已经炒作得沸沸扬扬了。加上大导演李季学国际知名度极高,该片又是近年少见的对越自卫反击战题材商业大片,影片总投资高达八点四亿华元,消息一传出来,立即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越南人更是连番在我国驻越大使馆静坐抗议,誓将抵制进行到底。

    宋保军理所当然听说过情况,暗忖:“要我帮你向李导说话,我一介贫困学生连见李导面的资格都没有,太开玩笑了。”

    眼下他正处于装逼阶段,若被对方看出自己虚实就会丢大脸,千万不能露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