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不如滚滚床单

    想想说道:“李导的影片风格向来强烈独特,感情真挚,规模庞大,剧情张力十足,拿奖拿到手软,票房高到夸张。但他有一个很明显的缺点。李导不怎么喜欢发挥女演员的作用,在他的片子中女人大都是可有可无的花瓶。《猫耳洞》题材如此,一部十足十的男人戏,女人去了能干嘛?就演个女医护,出镜几十秒钟,台词十来句,有什么意思?”

    许舒欣明显呆住了,问道:“那军少认为我该怎么做?”

    宋保军见自己的长篇大论果然唬住对方,说:“我觉得啊,你在演艺圈的关注度是足够了的,不必再去找李季学凑热闹。一部难以发挥的影片,即使媒体再关注你,想来用处不大。炒作得厉害,那能怎么样?日后影片上映,你表现好不好都会被骂。得把目光放长远一些,仔细磨练自己的演技,我发现皇家电影公司给你的资源就很不错。做演员哪,不光是电影选自己,自己也要选剧本的。比如《发癫的石头》投资几百万,开拍之前没人关注,可是后来剧组的人都因为这部片红了,这是因为剧本选得正确。”

    许舒欣顿觉豁然开朗,说:“我一直觉得很为难,原来是这么回事。”

    “对别人来说《猫耳洞》是个契机,对你来说就是个鸡肋。去演了添不了光彩,不去演也没什么损失。”宋保军发觉教育一位当红女明星的感觉非常良好,拿起一根香烟放进嘴里,许舒欣赶紧划火柴给他点上。

    “你的经纪人是谁?我看他水平也不怎么样,不能替你好好规划,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是陆美莲,军少应该没听说过她。”

    宋保军没打算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眼珠一转,目光落在她坚挺的胸脯之上,嘴里一句“不如我们再来滚滚床单?”来回盘旋,嗫嚅着始终没说出口。

    又想这女人奉命陪睡,说不定早前不知陪多少男人玩过,自己的处男之夜千万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交代出去,终于矜持起来,说道:“呃,这样吧,要不你先回去好好想想。未来怎么样,步骤怎么走,都得有个清晰的计划。”

    “啊,军少这就要我走?”许舒欣慌忙起身,握住他的手说道:“军少,你昨晚喝醉了我们什么都没来得及做,是不是吃过午餐后我们再……”

    略带着生涩害羞的语气,姿势明显生硬僵直,柔软的胸脯紧紧压住胳膊,令宋保军险些窒息。这女人演技倒好,装得够清纯。

    但他怎能说其实我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穷吊丝?

    宋保军禁不住红了脸,期期艾艾的说:“我、我等下还有事,就不久留了。”

    许舒欣有些惊慌:“二少吩咐我陪你,你是不是对我不满意?是了,军少怎么会看得上我这样的庸脂俗粉?”大眼睛扑闪扑闪,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眼眸里多了一层雾色,充满委屈,惹人怜爱万分。

    宋保军哪里感受过女孩子如此柔情?几乎意乱情迷,情不自禁伸过手去抬起她的下巴凝视,道:“你这么美,简直世所罕见,我怎么会不满意?要不我们再……唉!我真的有事,下次吧!”

    理智最终还是艰难的战胜了欲望,诚如猥琐人格所说:“你不再有纯真,不会再为一些无聊的事情而热血沸腾,也不会因为漂亮女孩的一句话就变得面红耳赤,更不会去挂怀丑陋可笑的往事。”

    许舒欣似乎大失所望,拿字条飞快的写下一串号码说:“军少,这是我的电话,以后你但有需要,只要给我一个电话,随叫随到。”

    樱唇凑上前,双手捧起宋保军的脸轻轻亲了一下:“军少,我感觉你和别人很不同呢。”

    宋保军脸红了,再也装不出少爷的派头:“我,那个,我……”

    许舒欣吃吃笑了起来:“别的男人见了我会脸红,没想到军少也会这样。”

    宋保军瞬间恢复平静,掸掸烟灰笑道:“你一会儿楚楚可怜,一会儿风情万种,对付男人的本事可算是炉火纯青了。”

    许舒欣脸色的容光渐渐暗淡下去,道:“这世界终究是男人统治的世界,小女子若不讨好男人,怎么生存得下来。对了,你的衣服放在洗浴间烘干机,我帮你拿过来。”

    服侍宋保军穿好衣服,许舒欣在他要求之下先行离开。宋保军终于用不着伪装,马上打电话通知总台点了一份大餐慢慢享用,一直吃到下午。

    ……******……

    下到楼下大厅,宋保军心想房间是表哥给开的,不用自己付钱,但多少得给总台说一声。

    作为茶州最豪华的酒店之一红茶山大酒店,早上退房的客人很多,围在台前水泄不通,总台只有四个女经理根本忙不过来。宋保军排了二十多分钟队伍才挤到台前,刚要开口,另一名衣冠楚楚的男士一把将他推开,说道:“六一九退房,动作快些,妈的磨磨蹭蹭,还有两个会要开,耽误了老子的时间你赔得起吗。”

    总台小姐看一眼宋保军的寒酸衣物,只道是个来咨询联络的穷学生,便直接把他晾在旁边,径去办理那名男士的业务。

    等办完那男士的业务,又一个人插了上来,总台小姐见宋保军不敢开口,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从头到尾就没看过他一眼。

    一些学校、公司常来酒店联系学生实习、广告宣传、社会调查等活动,总台小姐早见得多了,从来者的衣着神色便能分辨对方的来意。这人穿一件旧T恤,脸上也不太自信,理他作甚?

    好不容易等客人渐渐少了,总台小姐这才发觉宋保军始终没走,懒洋洋问道:“请问先生有什么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