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最漂亮的泼妇

    柳细月听他形容对方是老大妈,明显在偏帮自己,登时又高兴起来,哼了一声,当着那女人的面将衣服塞进垃圾桶里,故意大声说道:“一件破衣服有什么了不起的,在家里我都拿这种衣服当抹布,专擦马桶!”

    眼看那女人又有发飙之势,宋保军赶紧推着她往外走,一面在收银台拿起收银员递来的二百六十六元,一面假装局势混乱手掌往下捏了几把柳细月的翘tun。手感富有弹性,倒是享受。

    柳细月兀自不太解气的嘟囔:“推什么推,是她先骂我的!明明我都想道歉了,是她不分青红皂白就骂。哼,我会怕她?大不了从现在骂到明天!”

    宋保军满头大汗:“行了行了,你赢了,没见着那女人已经被你气得浑身颤抖了么?”

    “哼哼,我要气到她吐血才算赢!”

    宋保军平白赚了几百块,不欲久留,更不希望招惹这种只以自己为中心的娇娇贵女,一走到街外便说:“好了,终究是她被你骂怕了,气也出了,我也告辞了。”

    柳细月黑白分明的剪水双瞳看了他一眼,说:“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会在‘寂寞的布拉格’,我明明记得龙涯他们都管你叫泡面王子的,一个月有六十包方便面就可以活下去了。”

    宋保军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马上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气,淡淡道:“呃,你知道的,龙涯自视甚高,常常看不起其他同学,不光说我只能靠泡面度日,还说我们宿舍的郭俊和马国栋是同性恋,还说杨老师妻离子散,老婆跟个男人跑了,还说你……嗯嗯,他的话怎能相信?”

    柳细月果然被吸引注意力,赶紧抓住他袖子问道:“龙涯说我什么了?”

    宋保军显得很是为难:“也没什么,就是,就是……”

    “快说啊,婆婆妈妈的,信不信我打你!”

    宋保军皱着眉头,过了很久才下定决心说:“呃,龙涯说你和谢绮露两个女的追求他,你……你还给他堕过两次胎。喂喂,别这么看我,可不是我说的,是龙涯说的。”

    柳细月咬着白牙,脸皮抽动不止,“好啊,龙涯竟敢诽谤我,我一定要他死得好看。”

    宋保军心中暗笑不已,嘴上却说:“可能他就是在我们男的面前吹吹牛皮,做不得真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哎,龙涯这家伙,好吹不吹,拿这种事开玩笑。”

    柳细月一言不发,就往停车场走去。

    宋保军愣了一愣,也往反方向去找公交车。

    等了好久,开往明阳区的五路车始终没到,一辆火红色的保时捷911却一拧屁股,潇洒的停在面前。车窗缓缓打开半拉,柳细月坐在驾驶位淡淡说道:“上来!”

    宋保军看看身后街道空荡荡的,只有自己一个站在太阳底下发呆,柳大美女明显是在对自己说话,忙钻进车里。

    车子内饰精美豪华,前盘用巴伐利亚胡桃木制作,打磨光滑,镶嵌大量花纹繁复的银线,十分美观奢侈。坐垫是产自德国黑森林的环角鹿腹部最柔软的皮毛,轻柔细软,一屁股坐进去就像坐进了云端里。

    宋保军何尝见识过如此奢华场面?连忙紧抿嘴唇目注前方,以免露怯。

    “系好安全带。”柳细月往鼻梁上架了一副熊猫墨镜,淡淡问道:“要回学校吗?我送你。”

    宋保军心想父母和妹妹都不在家,回家也没多大乐趣,还不如回学校的好,便点了点头。

    柳细月发动车子,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说:“我发现你刚才蛮有些手段,先是给钱给那女人,她一接过钱就代表承认结束争端。而我们再怎么处理那件衣服,都是我们的事了。偏偏我们在她面前扔那件衣服,等于铲她的脸。宋保军,你做的不错。”

    宋保军挖出老大一块鼻屎在真皮坐垫上擦干净手指,说道:“我只是想尽快平息争吵而已,因为你的泼妇作风严重影响了我们中文系古文专业一班的光荣形象,如果遭人宣扬出来,我也不太好意思出门。”

    柳细月突然冷冷的扭脸看他:“你说我是泼妇?”

    “我有说吗?”宋保军感受到女孩眼中的杀机,微笑着解释道:“其实泼妇是个褒义词,泼妇,顾名思义,是指泼辣的女人。泼辣在康熙字典有什么意思?一是凶悍而不讲道理,还有一个意思是有魄力有胆识,可以说是双重意义了。我们也可以这么理解,你是个有魄力的女人,而且是个花容玉貌的漂亮泼妇。”

    柳细月不禁笑了起来,说:“照你说的泼妇还挺不错了?”

    “嗯,对,你是泼妇,全校最漂亮最有魅力的泼妇。”宋保军的语气坚定不移。

    “好吧!”柳细月大声道:“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泼妇,泼妇是我,我是泼妇!”

    正巧车子在红绿灯前停下,她的声音又特别洪亮,周围几辆车子的司机都万分惊讶地朝这边看了过来。

    柳细月突然自觉失言,红着脸狠狠瞪住宋保军,直到绿灯亮起后面的车子在拼命按喇叭才猛然惊觉。

    “宋保军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

    “我只是赞扬你,别人又不是中文系的,如何能体会中文的博大精深之处?他们听不出来其中丰富内涵又何必跟他们计较?一个泼妇又何必去在乎别人的眼光?”

    柳细月脸色愈发通红,几乎尖叫起来:“宋保军!你还说!”

    宋保军摇摇头笑笑,神色就像遇到蛮不讲理的破落户牛二而无可奈何的青面兽杨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