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大哥的朋友

    何尊手指敲打着桌子,身子歪在靠椅的一边,逐渐有了凌人的架势,说:“看你是静桐的哥哥,我也不会计较什么。等下心情好了带你去后台见见黑蛇光子,足够幸运的话或许还能和他们握手说上一两句话。要知道黑蛇光子对所有人都是那么冷漠,我也不见得敢打包票。”

    宋保军心道妹妹结交的都是什么狂人,灌几杯马尿就丑态毕露。

    何尊言语中对黑蛇光子极为推崇,继续说:“不过你今天能有这番经历,回去以后也足够向别人吹嘘了。如果有兴趣,我还可以你探讨探讨黑蛇光子歌曲中的经典之处——就是沈幽桐、慕容冰雨等一代歌神也不见得比他们强呢。”

    李向杰也说:“黑蛇光子歌曲中的积极意义,自然是不被大多数人理解的,但是我们能够体会就够了。我喜欢黑蛇光子,因为那些歌指引了我精神的方向。”

    何尊说:“对了,你上个月做和黑蛇光子一样发型的发廊是哪家?花了多少钱?”

    “就在桃花路三五巷啊,六十块钱而已,我不是跟你说过好几次了么?”

    两个人聊起心目中偶像,话题立即滔滔不绝,连二十八中女神也忘在了一边。

    宋静桐脸色不豫,显然对众人津津乐道的摇滚天王巨星没多大兴趣。

    “请问,是军少吗?”宋保军身后一个平板的声音响起。

    回头一看,是个剃板寸头的中年男人,大约三十五岁左右,鼻梁上架着金边眼镜,西装领带一丝不苟,装扮整整齐齐,笑容亲切和善,然而左脸耳根到嘴角却有一道狰狞的蜈蚣纹疤痕清晰可见。

    宋保军一时醒悟,站起身说:“您是梁泊华梁先生吧?”

    “对,是我。”来人微微躬身,彬彬有礼的说道:“二少派我过来与您面谈关于那件事的具体内容。”

    何尊正与李向杰热烈交谈,又干了几杯,见两人与此间气氛格格不入,叫道:“哎,大哥的朋友来了?也一起坐嘛,站着干嘛?来喝酒,喝多少都算我的!”

    梁泊华静静注视军少的眼色,等着对方示下。

    何尊喝多了头脑发热,只想着能在二十八中女神的哥哥跟前展示与黑蛇光子“结交”的优越感,心中格外满足,索性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搂着宋保军的肩头道:“坐嘛坐嘛!跟我客气什么?别忘了等下我还要带你去见黑蛇光子的!”又指着梁泊华道:“这个大叔,还不坐下?不给我面子是不?”

    喝得半醉的人力气老大,宋保军挣扎不过只好坐下,也请梁泊华坐在旁边。

    能让杜隐廊派来搞交际的人,性格总是比较随和。梁泊华当下笑而不语,心想二少交代三个星期搞出论文,时间还算宽裕,也不急在今晚,不如先和二少的表弟套套交情。

    何尊给大家倒满了酒,吹牛越发不着边际,说:“黑蛇光子在酒吧里的演出每周一场,每场只唱两首歌,等下还会再出来一次。你们放心,我带你们上去合过影留念,我的面子绝对好使!”

    宋静桐撇着嫩滑的小嘴不以为意。

    宋保军微微抱着歉意向梁泊华低声说:“这几个都是我妹妹的同学,不太懂事的,我应付一下再找个合适的地方说话。”

    梁泊华一脸醇和的笑容:“军少,我理会得。”

    李向杰突然扯了扯何尊的袖子指着前方叫道:“哥,你看那不是黑蛇光子的经纪人松哥吗?他怎么来啦!哥,要不去问问松哥打探打探情况?”

    只见舞台边上有个黑西装的中年男人双手插兜,正和人说着什么话。

    何尊却迟疑起来:“松哥那么大牌的经纪人,我贸然上前打扰,恐怕不太好吧?”

    “哥,你上次不是说跟松哥喝过几次酒,算是兄弟的吗?上去问个话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还能骂你不成?”

    “我、我……”何尊结结巴巴道:“哎!没看到松哥正忙着吗?”

    李向杰见对方总是推辞不肯,有些急了,说:“难道你以前说的都是吹牛?”

    “我、我哪有吹牛!”

    “那你叫啊!”

    “我、我……”

    两人正争持着,那穿黑西装的经纪人松哥与人一边谈话一边向门口走去,正好经过何尊这一桌的旁边。

    何尊眼睛余光发现宋静桐似笑非笑的表情,急得脸都憋大了,暗骂李向杰不会做人,硬着头皮很软弱的叫了声:“松、松哥……”

    “呃,你是?”松哥回头看了他一眼。

    何尊笑得比哭还难看,可怜巴巴的叫道:“松哥,是我呀,不记得了吗?上次整整买了五十张《碎玻璃的轨迹》专辑的那个……”

    “哦……”松哥一脸的茫然,显然根本不认识这位满面通红的男生又是何方神圣,抬脚继续向前方走去,当他眼神不经意掠过梁泊华时,不禁脸色大变,一时揉了揉眼睛,还道自己看错。

    “松哥,能不能问你个问题?”何尊又叫。

    松哥对何尊已经视而不见,脸色骤然由错愕变为震惊,又由震惊变为狂喜,再变为惶恐,一时情绪数次变幻,几乎比奥斯卡最佳男演员还精彩百倍。

    他突然间半躬着身子小心翼翼叫道:“梁主任?”

    梁泊华这才稍微抬起眼皮问道:“嗯,你是?”

    “梁主任,果真是您!”松哥激动得声音都颤了,说:“您亲自莅临酒吧,怎么不提前告知一声,小的也好做好准备。小的叫做乔松,是黑蛇光子乐队的经纪人。”

    梁泊华勉强有了印象,说:“好吧,你有什么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