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降异象

    中国的某个小镇,冷冷清清的大街上,一位青年男子却是显得不太开心。

    他叫宁哲,二十三岁,待业,因为镇子里经常有剧组来这里取景拍戏,他偶尔也会去当群演。

    他从小就有一个明星梦,好在家乡小镇是影视拍摄景点,能够让他有机会去接近那些导演。

    而今天他之所以不高兴,是因为小镇到省城这一段路要重修,估计得修个一年半载,这就导致在这一年时间里不会再有剧组前来拍戏。

    骄阳似火,碧空无云。

    中午的时候,街上的人便更加稀少了,炎热的天气使得人们不愿意外出。

    这一天特别的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诡异。

    宁哲一个人独自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奇怪的是连一些卖菜卖水果的小商小贩都消失不见了,那种感觉,就像是风暴来临的前夕,使人有种喘不过气的压抑感。

    “什么鬼,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

    就在宁哲疑惑不解的时候,街头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紧接着,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响了起来,传遍了整个小镇,听得宁哲头皮发麻。

    渐渐的,稀稀散散的人相继出现在大街上。这些人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刺鼻的臭气,脸上的肉都腐烂了,并爬出恶心的蛆虫。

    这些人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影视作品中的丧尸,宁哲已经懵了,心里也在嘀咕着,这是什么情况,是在拍摄行尸走肉吗?

    就在宁哲发呆的时候,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看去,发现是一个佝偻着身体的老头。

    老头向前走了一步,看起来他的腿脚不怎么好,走路一瘸一拐的,还很慢。

    “孩子,你怎么还在这里,快跑吧。前几天镇子里有人得了瘟疫,人们能走的都走了。剩下像我们这种老弱病残只能等死了。”老头好心的提醒着宁哲。

    “瘟疫……”

    宁哲的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都麻木了。他前几天去附近县城的朋友家散心,今天才回到镇子里,根本就没有听到镇子里传来瘟疫的消息。

    就在宁哲思考的瞬间,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野兽般的嘶吼。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某种利器扎了一般,一股透彻心骨的疼痛传遍全身。恍恍惚惚间,他看到一个模样吓人宛如恶鬼的丧尸抓住了那个老头,并如饿虎般将那位老人啃食了……

    而他却全然不知,在他身后,也有一个丧尸,此时正咬着他的肩膀不放。

    他的精神萎靡了下来,迅速的昏倒在街头。

    疫毒爆发,镇子上的人都染上了病毒,几天时间,人们接连死亡。

    烈日下,一具腐烂的尸体从满地尸骸中爬起。

    他抬起头望着刺眼的太阳,突然一股神奇的七彩光晕从天空射下。眨眼之时,光晕消失,而那具腐烂的尸体也随之不见了。

    青山含黛,绿水似腰。朗朗乾坤,万物复苏。微风拂动,轻卷流云。

    遥望那朦朦胧胧的远山,如一幅古声古色的山水画卷。在那深山中,隐约传出男人辽阔的歌声。

    那穿着半身破布粗裤,披着蓑衣拿着鞭子的男人正是狼头山附近村庄的放牛小子吴二狗。

    吴二狗一边放牛,一边唱着山歌,看起来非常清闲。

    两头老牛不时地哞哞叫,天空湛蓝,吴二狗看着几片云絮从头上飘过,呼吸着山野间的清爽气息,情不自禁的提高嗓音,高声歌唱:“南山矸,白石烂,生不遭尧与舜禅。短布单衣适至骭,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

    正在吴二狗高声歌唱时,宁静的山谷中突然刮起了大风,这风来得突然,令吴二狗措手不及。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天际上突然闪现一道炫彩奇光,那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

    吴二狗立即捂住了眼睛,与此同时,那两头牛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当吴二狗感觉奇光消失时,他才试着松开手。

    奇怪的光芒确实是消失了,吴二狗有些惊恐,也有些好奇,他回头看着身边的两头牛,却发现两头牛的眼睛正在流血。

    两头牛停止了惨叫,却是晃晃悠悠同时轰然倒地,竟是如此怪异的死掉了。

    吴二狗再也不敢逗留,拔腿就跑。

    在山的另一头,一具腐烂的尸体从地上慢慢爬起,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瞳孔中泛着邪恶的红光,身上散发着一股腥臭,宛如一头丧失理智的野兽。迈动着缓慢的步伐,慢慢的向着山下走去。

    临峰村就在狼头山的山脚下,位于狼头山南面。吴二狗跑得一身是汗,终于回到了村子里。

    村子里只有二十一户人家,是一个小村子。

    此时在小路上慢悠悠散步的白发老人正是这村里最年长的长者,人们都尊称他为胡老。

    胡老看到吴二狗急匆匆的跑回村子,便对他招了招手,将他叫到了身边。

    “发生了什么事情,瞧你这慌张样,不在山上放牛,怎么跑回来了?”胡老轻抚着自己那浓白的胡须,像个老仙人一样,一脸的慈眉善目,始终保持着微笑。

    吴二狗急促地喘息着,用手抚摸着胸脯,一边平缓情绪,一边说道:“刚才天上突然出现奇光,您没有见到吗?”

    胡老一脸纳闷的说道:“我刚刚出来散步,并没有见过什么奇光啊?”

    “是这样的……”

    吴二狗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述了一遍,胡老听了后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并吩咐吴二狗通知村里的人时刻保持警惕,而他则独自一人离开了村子,不知去向何处。

    村子以东,有一片天然石林,林立着各种形状的石头。此时胡老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这片石林中,并大声地呼唤起来:“仙人,请您迅速出山。您预言中的妖光已经降世,那传说中的妖孽恐怕也已经入世了啊!”

    语毕,一道身影快似闪电般从胡老面前闪过,站在了一旁。

    他就是胡老口中所说的仙人,但他却并非人们想象中那般清逸脱俗,潇洒脱尘的样子。反而是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脖子上挂着一串珠子,一脸的络腮胡子,长的是高大威猛,块头十足。但他却长着一双绿豆一样的小眼睛,与他强壮高猛的身体显得极其不符。

    这所谓的“仙人”粗犷一笑,对胡老说道:“你不必担心,方才本仙已经见到了妖光降世,也察觉到了妖人的气息。你现在只管回村呆着便是,那妖人我自会收服。”

    “好,那就有劳仙人了,老夫告辞。”胡老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现在得到仙人的允诺,也算是安心了,便慢慢的向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看着胡老慢慢离去,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仙人”此时却一脸的不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自语道:“什么妖光降世,那只是当年为了糊弄那个老家伙而随便编造出来的话,没想到这群傻村民还真信了。”

    他自言自语了一阵,随即便离开了这里,身影慢慢的消失在石林深处。

    胡老回到了村子,他告诉村民们仙人会亲自收服妖孽,村民们信以为真,但还是不敢再上山,全都留在了村子里。

    过了几天后,村子里风平浪静,狼头山上也没有什么风吹草动。村民们以为仙人已经收服了妖孽,便渐渐的将此事忘掉了。人们又开始回归了正常生活,男耕女织,无忧无虑。

    现在狼头山以及依山而傍的周围村子都平静如初,但是人间各地的修真门派却暗生波动。

    南极仙宫位于极南之地,也算是一处修真门派,却是一个只收女弟子的门派。但因为地势以及环境的原因,如今弟子凋零,整个门派只有屈指可数的八人。

    这八人除了南极仙宫宫主,也就是现在的掌门,剩下的七位有三位是护法,三位是长老,弟子只有一名,这名弟子也只有六岁,还是个孩子,但她却不是普通的孩子。

    极南之地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冰原,整个冰原就像一面镜子,映衬着一切风起云涌。

    如今南极仙宫的宫主是一位刚刚年满二十岁的女子,叫做冰清。细数如今修真界,冰清也算是名气最小的掌门了。

    南极仙宫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气派,但这里并没有宫殿,门中的弟子都生活在冰窟之中,只是门派的名字听起来给人一种很神圣的感觉。

    冰清带着她的小徒弟站在寒冷的冰原上,耳边是呼啸的寒风,眼前是一望无边的雪白世界。在她们一大一小二人身后,站着其他六人。其中三位年轻的就是如今的护法,而另外三位年长的则是三位长老。

    冰清将小徒弟抱在自己的怀里,她转过身,看着眼前六人,流露出一副不舍之色。

    “前几日天降异象,与祖师临终时所说的场景一模一样,今日我便带着月儿前往中原去寻找传说中的机缘,大家保重。”

    冰清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裳,说话的语气很轻柔,宛如一位冰雪仙子,眼中泛着泪光,显得楚楚动人,惹人心怜。

    “去吧,不要留恋我们,等时机成熟了,我们会去中原找你。”说话的是南极仙宫的大长老,也是如今这个门派年龄最大的人。

    冰清点了点头,虽然仍有不舍,但依然含着泪滴坚强的转过身,没有再回头,一步步的向着前方走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