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怪物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天地赌一掷,未能忘战争。试涉霸王略,将期轩冕荣。

    时命乃大谬,弃之海上行。学剑翻自哂,为文竟何成。”

    吴阿秀是吴二狗的哥哥,是一位书生,此次文试后便从京城返回村子。

    如今,中原大地归周皇管辖,国号便是周。

    周国重文重武,只要有一计之长,便可有立足之地。

    因为每次科考之后揭晓榜单都要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这狼头山距离京城又不远,所以吴阿秀便返回村子,和弟弟一起照顾那年迈的老娘,尽一份孝道。

    走在狭小的山间小路上,蓝天白云青山绿草之间,无不回荡着他朗诵诗句的声音。

    吴阿秀一边朗诵,一边发出感慨。当一名书生做一名文人,其目的便是考取功名,走向仕途。但他却对仕途之路有些打怵,他不喜欢与人打交道,更讨厌如今官场的作风。如果他可以选择,自己宁愿做一名商人也不愿做一名书生。

    在他心里,就算是那只会放牛的弟弟都比自己有用,起码弟弟能够一直陪在老娘的身边,尽一份人子之情。

    行至半途,还有一半的路程就进入村子,站在此处,吴阿秀已经能够看清临峰村的轮廓。

    吴阿秀人如其名,长得很白皙秀气,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又瘦又小。他现在已经走到了半山腰处,实在是累的走不动了,便停下来靠在树荫下歇息。

    在他身后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林子里时而传来一些声响。吴阿秀只当作是一些山鸡野兔在跑动,并没有多想。

    吴阿秀本来就体质薄弱,此时正当晌午,烈日仿佛就挂在头顶,令他疲惫至极,打不起一丝精神。

    “天气这么热,口渴得很。”

    吴阿秀自言自语着,站起身子,准备穿过树林去附近的小河边洗把脸,喝两口清水。

    走进林子中,听到那如野兽跑动般的声响渐渐逼近。因此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就要离开林子。

    他加快脚步,而背后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吼~”

    突然,一声低吼自他身后传来。吓得吴阿秀惊慌失色,拔腿就跑。

    然而他刚跑起来,一不小心便被一根树藤绊倒,使得他痛苦的摔倒在地上。

    “啊,妖怪啊!”

    吴阿秀看清追自己的东西,吓得面色惨白。

    那是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一双猩红的眼睛,张口露出一嘴獠牙,半边脑袋都没了头发,他的四肢都露出了白骨,身上也都是腐烂发臭的烂肉。能够看到一条条蛆虫从他的身上爬来爬去,非常恶心,也非常吓人。

    “啊~嗷~”

    怪物在吴阿秀面前低吼,看起来并没有想要攻击人的样子,反而像是在与吴阿秀交流。

    吴阿秀自知自己体弱,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根本就不能打跑眼前的怪物,所以他试着站起来,仔细的看着怪物的双眼,怪物也在看着他。

    他们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彼此。

    看着怪物的眼神,吴阿秀感受到对方的眼神里包含着很复杂的感情,似乎有许多事情都不能说出口,很无奈,很悲伤。

    “你以前也是人吗?”吴阿秀开口问道,他觉得只有人才能流露出如此复杂的眼神。

    怪物点了点头,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下来。然而仅仅是一瞬间,怪物便突然大吼起来,犹如发狂的野兽。它抬起露出白骨的手臂,张着嘴就向着吴阿秀攻击来。

    但是他只是迈开一步,便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疯狂而痛苦的大吼大叫。

    “你不想伤害我,但是你控制不了自己,是吗?”

    吴阿秀这人虽然不善与人交往,但最大的特点却是察言观色,有的时候甚至可以通过别人的眼神看透别人的内心。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

    听到吴阿秀的疑问,怪物低吼了一声,像是在回应一般。

    “看你现在这副凄惨的模样,真是个可怜人。我带你回村里吧。”吴阿秀友好的伸出手,但是怪物却突然站起迅速退后,露出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你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听到吴阿秀的询问,怪物用力的摇头。

    就在吴阿秀疑惑不解的时候,林子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一群人便走了进来。这群人中就有他的弟弟吴二狗。

    吴二狗以及这群人都拿着棍棒和斧头,他们见到怪物,全都气势汹汹的围了过来。

    吴阿秀看到自己的弟弟,疑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大哥,你不是在京城考试吗,怎么回来了?”吴二狗见到兄长,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反问道。

    “阿秀,快过来,离这个怪物远点,他身上有毒,已经害死周围村子很多人了,我们今天来就是要打死他的!”说话的是胡老,胡老看着阿秀,焦急的说道,生怕怪物伤害到他。

    吴阿秀转过身,面对着这群人,这些人有临峰村的,也有其他村子的人,看起来大约有百十来人。

    吴阿秀摇了摇头,对众人说道:“他不是怪物,我和他相遇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并没有伤害我,这说明他还有理智,他也是人!”

    “大哥,你别被他骗了,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我们今天必须要打死他!”吴二狗强行将兄长拉到胡老身旁,然后跟着众人将怪物围了起来。

    人们一开始有些害怕,当第一个人主动出击后,所有人也都抡起手中的棍棒挥打着怪物。

    怪物发出一阵阵惨叫,吴阿秀极其不忍,大喊道:“不要打了,大家不要打他了,他和我们一样,他也是人!”

    胡老拍了拍吴阿秀的肩膀,轻叹道:“阿秀啊,你不要太心善。即便那个怪物以前是人,但他现在已经不是人了。这几天他就像一只野兽一样跑到狼头山附近的村子里,不仅打伤了很多人,还喝人血。那些受伤的人后来也都死了,人们猜测是那怪物身上有毒,所以才害死了人。”

    听到胡老的讲述,吴阿秀想起刚才怪物抱头痛苦惨叫的样子,才知道怪物是在克制自己。不然吴阿秀早就被怪物攻击了。

    得知了此事,吴阿秀露出一副复杂的神色,最终摇了摇头,轻叹道:“他也是一个可怜的人,究竟是因为什么使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过了一段时间,人们才停止殴打,众人都将棍棒扔到地上,害怕沾到怪物身上的毒。

    吴阿秀跟着众人向着山下走去,他回头看了怪物一眼,发现怪物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风吹落叶,掩盖不住那一抹孤独的苍凉。

    时间一点一滴流走,夕阳西下,此时已经到了傍晚。

    他就这样躺在林子里,任凭树叶掩埋他的身体。

    在这一刻,时间显得很漫长,似乎是过了很久很久,那天边的月儿才钻出了云层,在群星闪耀的夜里独树一帜。

    月光似水,洒向大地,温柔了人间。

    那孤独的腐朽尸骨,已是无法享受这柔美月色。

    月色温婉如水,却也是可惜了这大好景致。毕竟,这伤,已彻骨,纵使月色也难以修复,白白苦了这满面秋月。

    到了深夜,他终究还是动了。

    慢慢的从地上爬起,在夜色下显得是如此的孤独。

    他抬头凝望着夜空,发出一声低吼,似乎在与苍天对峙,他不服输,他要让苍天看到,他依然可以挺起胸膛站在这里。

    “我的命运,凭什么由你做主?”他的嗓子里发出一声低吼,他的倔强,他的坚强,在这一刻显露无遗。

    “我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倒下,因为我是宁哲,有着宁折不弯的性格!”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