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古传说

    传说上古之时,天地一片混沌。清浊二气化为神魔,因诸神清高自赏,秉承尊天拜地之意,以身作则,化天下万灵,繁衍万物生息。

    而群魔穷凶极恶,贪图万物之精华,为了壮大自己的实力,而吞噬弱小生灵,引起人神共愤。

    诸神摔生灵共讨群魔,死伤无数,亡灵四处飘荡,居无定所。故诸神选举幽冥鬼王,统治亡灵,形成鬼界。

    神魔一战,耗时良久。引起天地崩塌,鸿蒙之气亏损,逐将世界一化为三。分别为仙魔之界,轮回之界与混沌之界。

    如今宁哲所在的世界便是仙魔之界,这个世界仍然被神魔双方统治。而宁哲原本的世界则为轮回之界,是三个世界中最规则最稳定的常规世界。

    而另一个混沌世界,是一处死寂世界,那里没有生命,只有无尽的混沌之气。

    如今仙魔之界虽有仙神出没,但却也不常见了。在仙魔之界有一处禁地,叫做神魔葬谷,神魔葬谷之中藏有一部奇书,叫做鸿蒙极道。

    鸿蒙极道中有记载,诸天神佛最后一次大规模现身是在一万年前,是因为追逐一位叫做毒神的恶神而降临人间。

    后来毒神被诸神封印并囚禁在神魔葬谷之内,永世不得脱身。但毒神不甘被俘,将自身法宝七彩灵石丢入人间。

    这七彩灵石虽是天地至宝,但也是一个禁忌之物。因为这宝物每隔一千年就会散发一次神魔都难以化解的剧毒,每次散发毒气之时都会从天而降七彩玄光。

    这七彩玄光正是冰清所说的七彩灵光。因为数千年前南极仙宫的创始人南宫仙子曾身中七彩玄光之毒,就在她濒死之际突然顿悟,不仅化解了剧毒,还自悟一套化解万毒之术。

    因此,南宫仙子认为这七彩玄光并不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只要人们懂得利用就能够发现其中无尽的玄妙,所以她私自把七彩玄光称作为七彩灵光。不仅是因为这光芒有灵性,更代表她那灵光一现的顿悟,以此来激励以后的徒子徒孙,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不要轻易气馁,一定要保持理智。

    这套解毒之术叫做冰灵蛊,这套法术需要在极寒之地修炼,所以南宫仙子将创派之地建在了极南冰原。

    其实这套解毒之术一般的人都可以修炼,但必须得经历冰寒的考验,因为有这一道门槛,所以极少有人修炼。而且修仙之人普遍认为化毒之术在修仙一途就是一个鸡肋,根本没必要耗费时间去修炼这一套法术。

    本来南极仙宫的任何弟子都可以修炼冰灵蛊,但是在两千年前一位弟子因为靠此术而前往人间图财害命,引起当年的宫主震怒,并立了新规,只有历代宫主能够修炼此术,并且还需是品德高尚之人。如果宫主有了贪婪害人之心,那么门派的长老有资格可以将宫主诛杀。

    从那以后,南极仙宫历代的宫主都是品性纯善之人。

    此时,宁哲正仔细的聆听着冰清讲述古老的传说以及关于南极仙宫的故事,听了许久,他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而问道:“说了这么多,我还是不明白那七彩灵光和我有什么关系?”

    冰清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急什么,我正要说这个呢。我的祖师留有遗言,称一定要找到下一个中了七彩灵光之毒而存活下来的人,南极仙宫的后代弟子如果遇到这样的人,就一定会遇到一场大机缘,万不可错过。”

    说到这里,冰清将目光落到了石仙的身上。石仙躲避着冰清的目光,支支吾吾的说道:“你别看我,有些事情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不过你大可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我现在在乎的只有这小子。”

    见到石仙指着自己,宁哲无语的说道:“等将来我有了媳妇你也要一直这么寸步不离的跟着我吗?”

    石仙咧嘴笑道:“我跟的人是你,又不是你媳妇,你怕什么?”

    宁哲刚要说话,就被石仙这句话给噎下去了。宁哲也懒得和石仙斗嘴,便不再理他。

    “小姑娘,你这机缘也找到了,接下来如何打算?”石仙见宁哲不理自己,又主动和冰清搭话。

    冰清看了一眼附近的狼头山,说道:“我会去京城等待着门派的长老们到来,因为我们已经说好了会在那里会和,只不过没有说具体的时间,看来得在京城多住一段时间了。”

    石仙说道:“冰原距离这里路途遥远,这一路你们分文没有,是如何挺过来的?”

    月儿站在冰清的身边,冰清摸了摸月儿的头,说道:“从冰原来到中原,我和月儿主要走山路,靠吃一些山珍野味度日。现在想想去京城还真不知道如何养活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处施展。”

    石仙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得意的说道:“算你们走运,遇到了本大仙。我在京城有很多熟人,这一次有我陪伴你们,你们的吃喝拉撒全都归我管了,放心吧。”

    “那真是谢谢你了。”冰清一改之前不冷不热的态度,客气了起来。

    宁哲看了看天空的日头,懒散的说道:“现在天气这么热,等傍晚凉快些的时候再赶路吧。”

    冰清点头道:“行,还剩下半日时间我们就好好的休息,养精蓄锐准备启程。”

    “刚刚获得这一身皮肉,但总感觉困乏。我再睡一觉,启程的时候叫我。”宁哲慵懒的躺在一块大石上,吧唧吧唧嘴,很快就睡着了。

    现在是初夏季节,那些依山而活的村民们都在顶着日头耕田。

    吴阿秀家里也有半亩田地,他此时正在耕田,弟弟吴二狗在山中放牛。本来这些田地活都是弟弟该做的,但是吴阿秀此次抽闲回乡,吴二狗便有了偷闲的心思,说是去放牛,其实就是躲清闲去了。

    吴阿秀身体瘦弱,又怎能忍得住这烈日的烘烤?

    他现在是满身大汗,头晕眼花,已经有中暑的预兆。

    因此,吴阿秀忍不住感慨,擦拭着脸上的汗水,朗诵起一首诗句:

    “天地一大窑,阳炭烹六月。

    万物此陶镕,人何怨炎热。

    君看百谷秋,亦自暑中结。

    田水沸如汤,背汗湿如泼。

    农夫方夏耘,安坐吾敢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