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哀哀父母 生我劬劳

    吴阿秀兄弟二人白天耕田放牛,到了傍晚给老娘做了晚饭后就直接骑牛赶往京城。现在他们的牛被拴在了附近的一棵大树上,二人则在街市中买取蔬果与粮食。

    因为今年天气炎热大旱,庄稼长得不好,怕没什么收成。村民们只能用辛苦积攒的积蓄前往京城买取口粮。

    “如果我这次榜上有名,获得一个好名次,那么我就会谋个一官半职。到时候你把娘接到京城里来,不用再受苦受累了。”

    吴阿秀轻叹了一声,他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无奈,他不想进入官场,但为了生活只能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吴阿秀有这份孝心,但是吴二狗却没有想太多。听兄长这么说,吴二狗心里是乐开了花,心想再也不用过那劳累的山村生活了。

    兄弟二人买好了食物,便骑着牛离开了京城,返回临峰村。

    醉仙居中,笙歌艳舞,宾客满楼。

    当宁哲进入这里后,才知道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酒楼,而是一座活脱脱的妓院!

    当这里的客人以及老鸨见到宁哲和石仙带着冰清和月儿这一大一小两个姑娘进来的时候,全都投来异样的目光,甚至有的人还露出羡慕的样子。

    “几位客官,里面请。”

    几个莺莺燕燕的青楼女子拥护着宁哲四人进入一间房间之内,石仙一路大笑,进入房间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锭金子砸在桌子上。陪伴他们进入房间的几个女子眼中都大放光芒,立即拥过来分别贴在石仙与宁哲的怀里。

    冰清与月儿坐在宁哲和石仙的对面,一脸不解的看着眼前的情景,她们一直生活在冰原,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

    宁哲皱着眉头,轻轻的将身边的两名女子推到一旁,冷哼道:“你们下去弄两盘酒菜过来,本少爷饿得慌!”

    那两名女子娇笑一声,很听话的离开了房间,临走时还对宁哲抛了个媚眼。

    “老石,你什么意思啊?这里还有一个未成年的,你带我们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宁哲看着对面满眼好奇的冰清与月儿,转过头略带微怒的向石仙质问。

    石仙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嘿嘿笑道:“我是好心好意带你们来见见世面,这种好地方就应该常来。否则枉为人生啊。”

    宁哲听了石仙的话,回过头看了冰清与月儿一眼,随即又瞪了石仙一眼。

    看着宁哲的神色,石仙立即收敛起笑容,趴在宁哲耳边偷偷地说道:“等会儿我把小姑娘和小丫头支走,咱们俩尽情的快活,怎么样?”

    宁哲一脸好奇的看着石仙,说道:“你一个石头精也喜欢这种地方?”

    就在他们俩窃窃私语的时候,那两个被宁哲叫走的女子跟着几名端着酒菜的伙计走进了房间里。几个伙计将酒菜摆好,便离开了房间。

    宁哲看着这一桌好酒好菜,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毕竟他已经很久没吃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被饿死。

    于是他忍不住率先动了筷子,吃了一大口菜,忍不住称赞道:“想不到这里的菜也做得这么好吃。”

    这一屋子的人现在都在看着宁哲一个人吃饭,因为宁哲吃饭的样子实在是太夸张了,一开始他还用筷子,现在干脆用手抓了,狼吞虎咽的就把一盘菜吃光了。

    现在宁哲嘴里还嚼着饭,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着自己,他也有些尴尬,便对那几个青楼女子说道:“你们都出去吧,今天我们只喝酒吃饭,不谈人生。”

    听宁哲这么一说,那几个青楼女子的脸立即就冷了下来。石仙摇了摇头,掏出了几锭金子分给了那几名女子,得到了金子她们才满意的离开了房间。

    宁哲把一大口菜都噎了下去,指着石仙说道:“你真有钱啊,那么大的金子就给了那几个祸水?”

    石仙没有回答宁哲,他看着从来到这里就一脸不知所措的冰清与月儿,大声说道:“你们两个还傻坐着干嘛,再不吃这一桌菜就全都被这小子吃光了。”

    “哦。”

    冰清木讷的拿起筷子,替月儿夹了一块肉,月儿吃到肉,立即两眼放光,不用冰清给她夹,自己就伸出小手像宁哲那样直接抓着菜吃了起来。

    冰清咽了一下口水,她也忍不了了,放下矜持,也大口的吃了起来。

    石仙看着三人像饿狼一样吃着,不一会儿这一桌子菜就被三人给吃光了。石仙无奈的摇着头,自顾自的在那里喝着酒。

    四人酒足饭饱后,便离开了醉仙居。本来石仙打算直接在这里包房睡的,但是宁哲坚决不同意,所以便离开了这里。

    石仙喝的醉醺醺,当离开醉仙居后,就一直跟在宁哲身后埋怨他不是男人。

    宁哲也懒得理他,宁哲自认不是什么君子,但也绝对不是不三不四醉游花丛的渣男。况且身边还有冰清这样貌若天仙的女子,就更看不上那些低俗的青楼女子了。

    四人走在街上,现在街上的商贩都打烊了,人也越来越少了。过了一阵后,整条街便彻底的冷清了下来。只有他们四人像孤魂野鬼一样游荡着。

    月儿迷迷糊糊的已经困了,石仙又喝得烂醉,宁哲也找不到一家客栈。无奈下他只能拖着石仙的身体带着冰清和月儿找到一座兰亭下歇息起来。

    来到亭子里,宁哲直接将石仙放倒在地上,他也是实在拖不动石仙这么重的身体了。石仙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月儿也依偎在冰清的怀里睡着了。

    只剩下宁哲与冰清面对面坐在亭子里,二人都没有睡意。

    冰清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子,她坐在亭子里悠然地凝望着天边的圆月,而宁哲则偷偷地看着她如月的脸庞。

    就这样过了良久,宁哲突然打了个激灵,感觉一股凉意从背后袭来。与此同时,冰清突然发出惊呼,对宁哲说道:“我突然感觉到有一股阴气出现在这里。”

    “什么意思,你可别吓我!”宁哲听了冰清说的话,感觉周围都冷嗖嗖的。吓得他立即坐在冰清的身边,小心谨慎的看着周围。

    冰清凝视着眼前,突然大喝一声:“何方阴灵在此处徘徊?”

    冰清话音刚落,两道人影便突然出现在这里。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人影,吓得宁哲冷汗涔涔,使得他情不自禁的抓紧了冰清的衣袖。

    这突然出现的两道人影并不是人,而是两个孤魂野鬼。他们是一男一女,都是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脸色苍白如纸,双脚离地,飘荡在亭子中。

    一开始宁哲有些害怕,但是当他看清这两个孤魂野鬼的容貌时却令他震惊无比。

    “爸,妈,怎么是你们?”宁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站起身子走到父母的面前,看着父母现在的样子,他的心几乎都停止了跳动。

    “你们……”宁哲没有把话说下去,因为他已经哽咽了。

    那个女鬼也就是宁哲的妈妈见到宁哲现在的样子,也是激动的哭泣起来,她想要伸手去触摸儿子的脸庞,却怎么也摸不到。

    “你真的是小哲,我和你爸感觉到你的气息,便来到这里。但是你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宁哲的妈妈呜咽着说着话,宁哲的父亲站在一旁也是不断的叹息。

    “我染了疫毒来到这个世界,是我旁边这两位好人救了我,给了我一副全新的身体,使我获得了重生。”宁哲说着话,他也想摸摸妈妈那两鬓白发,但却是摸不到了。

    亲人就在眼前,但是他们却不能触碰到彼此。人生最大的痛,便是阴阳两隔!

    宁哲的父亲一直没有说话,他现在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大笑一声,但表情又突然严厉起来,以训斥的语气对儿子说道:“宁哲,你以前不是经常幻想来到像现在这样光怪陆离的世界吗?现在你的愿望实现了,那么你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争气,一天天无所事事,每天都想着不切实际的东西。天亮以后我和你妈就会跟着鬼差前往地府去投胎转世了,你好自为之吧。”

    对于宁哲来说,父亲的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突然而至。他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更是后悔自己没有尽到孝道。从小到大他一直不让父母省心,如今终于体会到亲情的可贵,却已是无法挽回了。

    这一夜,时间过的好快。快要天亮的时候,几个穿着官服的鬼差强行将宁哲的父母带走。宁哲苦求冰清把自己的父母救回来,冰清只能劝他逝者已逝,不要太过执着。

    天亮了,宁哲一脸颓废的瘫坐在亭子里,他知道,自己的亲人已经走了,永远都回不来了。即便他有千言万语没有说,有千错万错要弥补,但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宁哲后悔至极,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句话。

    他哭了,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

    冰清看在眼里,忍不住发出叹息。月儿刚刚睡醒,看到宁哲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样子,她有些疑惑。

    月儿从冰清的怀里跳到地上,悄悄的走到宁哲的身边,柔声道:“宁哥哥,你怎么了?”

    宁哲回头看着一脸纯真的月儿,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说道:“哥哥的亲人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月儿撅着小嘴,蹲了下来,伸出双手握着小拳头,认真的说道:“我的亲人也把我抛弃了,是师傅收养了我。现在也是师傅救了你,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要是有人欺负你,我就帮你把他们打跑!”

    宁哲捏了捏月儿的小脸蛋,轻轻的将她抱在了怀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