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地狱人间 别有洞天

    鬼者,归也。其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地,血归于水,脉归于泽,声归于雷,动作归于风,眼归于日月,骨归于木,筋归于山,齿归于石,油膏归于露,毛发归于草,呼吸之气化为亡灵而归于幽冥之间。

    视之无形,听之无声,谓之幽冥。幽冥者,所以喻道而非道也。

    所谓幽冥,也是人们常说的森罗地府而已。

    漆黑的地府里,鬼哭神嚎。宁哲的父母被鬼差带到这地府之中,夫妻二人不忍看那油锅里小鬼的哀嚎模样,便用手遮着眼睛跟随着鬼差进入阎罗大殿。

    森罗鬼府,阎罗大殿。名垂千古的阎罗王正高居首座,审视着下面的鬼魂,判定生死轮回。

    “王小二,因你生前在阳间坑蒙拐骗无恶不作,故将你下一世投入富豪之家,经常被骗,终年家破人亡,不得善终!”

    “辰西,平生低调,无大善也无大恶,故判你下一世投入安和人家,享受生活!”

    “柳仁贵,生前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好人,帮助所需要帮助的人,是为大善,转生富贵人家,家财兴旺!”

    每当阎罗王念上一个名字,判官便会在生死薄上写上一个名字。阎罗殿中有哭有笑,有的鬼魂为自己生前所犯下的错悔恨不已,有的感叹生前的善事没有白做。

    宁哲的父母看着一个个鬼魂被带走,又一个个鬼魂被带进来,他们的心里也有些忐忑。

    “宁臣,王依凤。”

    听到阎罗王叫到自己的名字,夫妻二人战战兢兢的回了声“在”。

    此时阎罗王正在翻开着生死薄,却是突然皱起了眉头,对身边的判官说道:“他们两个是第几个了?”

    判官在阎罗王身边小声说道:“回禀阎王,算上他们二人已经是三百八十六人了。这三百八十六人在生死薄上全都没有记录。”

    阎罗王大为震惊,看着跪在地上的夫妻二人,对着殿中鬼差朗声说道:“将此二人暂时押入鬼牢之中,听候发落。”

    夫妻二人满是疑惑的被鬼差带出了阎罗大殿,在前往鬼牢的路上,宁哲的母亲王依凤悄悄的对丈夫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阎王怎么没有让我们投胎转世?”

    宁臣摇头道:“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反正咱们生前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怕什么?”

    走在前面的鬼差听到二人嘟嘟囔囔的说着话,转过身满脸狰狞的说道:“别磨蹭,快点走!”

    夫妻二人立即加快了脚步,跟着鬼差向着前方走去。

    阎罗殿内,阎罗王露出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最终站起身来,对身边的判官说道:“你且随我去天界一趟,我们必须要将此事禀告给天帝了。”

    判官应了声“是”,它们便同时消失在阎罗大殿之内。

    人间,京城以北,一条羊肠小路上,两道人影在烈日的照耀下显得极其矮小。

    这二人便是石仙与宁哲,他们现在刚刚与冰清分开。因为石仙坚决要带着宁哲去外面历练一番,但是冰清还要等待着南极仙宫的长老和护法在京城会合,所以四人便分开了。

    看着宁哲双眼无神的样子,石仙劝慰道:“阴阳路上两相隔,黄泉路上难返回。人死如灯灭,你也不必太伤心了。”

    宁哲点了点头,也没说话,刚刚与父母生死分别,一时半会儿他也开心不起来。

    石仙说是带他到外面历练一番,其实就是陪他散散心而已。

    二人就这么闲逛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座山谷中。

    这山谷就像迷宫一样,二人在这片山谷里走了很久,周围都是笔直的峭壁,始终没有找到出去的路。转悠了半天,他们找到一座山洞,便走了进去。

    刚走进山洞,一道耀眼强光便射了过来,刺得二人睁不开眼,当他们适应了一会儿后,发现洞中的景色就像梦幻一样,美得犹如仙境。

    山洞中,百花齐放,蔓藤缠绕。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在花丛中欢跑着飞舞着,而四周的墙壁上更像是一幅幅流动的荧幕,闪耀着七彩光芒。山洞不大,却是别有一番天地。

    看到山洞中的景色,宁哲也开始目不转睛的看着周围。

    “哇,好奇妙的地方啊!”宁哲吃惊的看着洞中的景色,就像小孩子见到了新鲜事物一样。

    石仙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真没见过市面,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想当年本大仙在仙界的时候,什么场面没见到过。”

    “你这么厉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宁哲反问道。

    石仙顿时语塞,尴尬的挠了挠头,眼睛一眨不眨。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四周的墙壁上也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

    七彩流光渐渐消失,演变成似瀑布般缓缓而淌的白色光华,而且还传出清亮的流水声,令人惬意无比。

    被这样的环境所感染,宁哲也沉默下来,沉浸在如此安静而玄妙的意境之中。

    伴随着幽静的流水声,一阵悦耳的歌声缓缓传出,声音清亮,但曲调却流露出无尽的忧愁与无奈。

    “不问天涯,不诉离殇,千秋杨柳岸,万古晓风残,人间多少惆怅客,又何止昨日今朝?各自江湖各自歌,独自西风独自凉,沧海横流下,流年光转间,谁不是韶华暗逝,寂寥难逃。”

    宁哲听得呆了,全然不知一位女子出现在山洞中,但却嗅到了一丝丝沁人的幽香。

    “哇,好香的味道啊!”宁哲循着香味传来的方向回头望去,正好发现一位白衣女子正冷冷的注视着自己。

    “神…神仙姐姐!”宁哲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见到过如此漂亮的女子,此时完全被这个女子的容貌所惊呆了。

    她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穿着一身白色纱衣,给人一种澄澈透明的感觉,双肩批着一条浅紫色的纱带,一阵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犹如仙女下凡一般。比那冰清还貌美如仙!

    “出去!”女子微微皱眉,玉唇微张,语气里充斥着十足的冷淡。

    “哦。”

    宁哲挠了挠头,便傻乎乎的跟着石仙向着洞外走去。

    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宁哲回过头看着这位女子,反问道:“这又不是你家的山洞,凭什么让我出去?”

    女子面无表情,冷哼道:“出去!”

    “别以为你长的好看我就舍不得打你,什么样的泼妇没见过,今天我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以礼待人!”

    看着宁哲在那里喋喋不休盛气凌人的样子,女子缓缓转身,似乎是不愿意搭理他,身体如花瓣般轻轻飘起,慢慢地向着花丛中飘去,身影在花丛中缓缓消失。

    “妖精啊!”宁哲大吼一声,不顾石仙独自一人跑出了山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