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异变

    宁哲倒也干脆,说完话直接躺在了地上,闭着眼也不管多少光芒被自己吸入体内,竟然慢慢地睡着了。

    玄妙的虚无界,无数的七彩流光如流星一般缓缓而落,这样的景色美轮美奂。

    白雪神女静静的坐在宁哲身旁,默默地守护着他。

    此时宁哲已经沉睡起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光芒流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上也渐渐的发生了变化。

    最明显的是他的头发,此刻他一头长发已经渐渐的变成了彩色,嘴唇的颜色也红如烈火。而他的皮肤却越来越白润。

    时间慢慢的流逝,他的皮肤变得异常白皙,甚至接近透明了。

    又过了很久,已经能清晰的看到他体内已经变成彩色的骨头、筋脉与血管。

    当宁哲从睡梦中转醒,在他睁开双眸的一刹那,竟然从他的眼睛中射出一道道鲜艳的彩光。

    宁哲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吓得他大喊大叫,就犹如见了鬼一样。

    “这就是吸入这些奇怪的光芒后所发生的变异吗?”宁哲轻轻的捏着自己的皮肤,感觉到丝丝凉滑,就犹如摸到了清凉的河水一样。

    白雪神女静静的关注着他的情况,在他面前走来走去。

    听着白雪神女的脚步声,宁哲的心里就越乱,忍不住问道:“前辈,你有没有看出什么?”

    白雪神女凝视着宁哲的身体,皱眉道:“我的确发现了一点端倪,你现在这个样子和我以前见过的一个种族很像。”

    看着宁哲疑惑的样子,白雪神女解释道:“那个种族所有人的皮肤都和你现在的样子一模一样,那个种族叫做七彩神光燕鸟族,他们很特殊,每个人天生都具备一种神奇的能力。”

    宁哲撇了撇嘴,咧嘴道:“这个种族这么长的名字,真不好记。”

    白雪神女瞥了他一眼,严肃的说道:“这个种族的人很特别,但是他们天生具备的奇特能力需要一些外在的因素才能激发出来。而且在激发出他们的能力之前长得都和普通人一样,只有激发了特殊能力之后才变成你现在这个样子。”

    “您是说,我是这个种族的人?”宁哲说道。

    白雪神女轻轻点头,宁哲翻了个白眼,摇头说道:“我绝对不是什么鸟族,我来自地球,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类了。”

    “那这样就奇怪了,你说你不是七彩神光燕鸟族的人,那么为什么会有他们的特点呢?”

    宁哲无语的说道:“您怎么就认准我是那个什么鸟族了,就不能是这些彩光与那个鸟族有关吗?”

    “对呀!”白雪神女重重的点着头,接着说道:“是我太钻牛角尖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到。不过我还是不解,虚无界中为什么会有关于七彩神光燕鸟族的力量呢?”

    “先别想那些没用的了,现在当务之急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将这些光芒全部洗光,按照我现在的这个速度估计一辈子都等不到出去的那天了。”宁哲沮丧极了,无奈的看着一道道的光芒被自己慢慢地吸入体内。

    对此,白雪神女也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宁哲更加的沮丧了。

    “啊,难道是老天要惩罚我吗?”宁哲仰着头对着上空大喊了一声,似乎是回应他一样,周围的流光竟然突然加快流转的速度,疯狂的向着他的身体涌来。

    宁哲与白雪神女都惊呆了,纷纷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宁哲无语的看着七彩流光疯狂射来,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种膨胀的感觉,他捂着胸脯,大口喘着气,对着白雪神女痛苦的说道:“前辈救我,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要爆炸了!”

    白雪神女也露出慌张的模样,神情不再冷漠,此时的样子更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儿一样不知所措。

    “孩子,你忍一忍,我尽量想办法!”一滴滴冷汗从她的额头上落下,眼珠乱转显得很是焦急。

    此时,流光飞射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的形成一道漩涡将宁哲卷入其中。

    光芒乱窜,已经看不到宁哲的身影。宁哲的身体已经被七彩光芒完全覆盖,密不透风。

    身在漩涡之中的宁哲发出的惨叫声越来越大,显得极其凄惨。而白雪神女已经无能为力,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并不断地忏悔着:“孩子,是我害了你。我不应该因为一己私利而害了你,我不会原谅自己的,永远都不会…”

    就在她不断自责的时候,宁哲突然发出一声大吼,七彩炫光形成的漩涡顿时破散,露出了他狼狈不堪的模样。

    只见他全身都是血迹,血肉模糊甚至都看不到他的五官了,样子恐怖至极,就连实力高深的白雪神女看到了都感到浑身寒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宁哲从空中慢慢的飘落下来,坐在了地上。他挥舞着双手,大喊道:“周围怎么都是红色的,我什么都看不到了,我的身上为什么这么湿?”

    白雪神女走了过来,颤抖着手摸了摸宁哲的脸颊,却摸了她一手的血。

    看着宁哲的惨状,白雪神女颤声道:“孩子,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宁哲摇头道:“我感觉自己全身都麻木了,什么感觉都没有,看不到任何东西,似乎连嗅觉都失灵了。”

    “你别怕,我来帮助你。”白雪神女轻轻的安慰着他,慢慢地挥舞着双手,空中的气流渐渐寒冷下来,一道道银色的光芒自她的双掌中挥出,慢慢地滑入宁哲的身上。

    这些银光缓缓的将宁哲全身的血迹擦除,露出了宁哲的原貌。

    他现在身上到处都是小血点,而且正快速的向外涌出血液。白雪神女也看得心惊胆战,她迅速施法凝固了宁哲的皮肤,防止血液继续流出。

    宁哲眨了眨眼,渐渐的看清了周围的景色,他看着自己的双手,疑惑道:“刚刚发生什么了?”

    白雪神女将宁哲刚才的样子讲述出来,听得宁哲自己都感到后怕。

    “这么恐怖,也就是说刚才我全身的血肉都崩裂了?”宁哲呲牙咧嘴,吓得他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不过白雪神女却是长呼一口气,说道:“还好,你挺了过来。”

    然而这句话刚刚说完,周围的流光竟然再一次疯狂的涌来,宁哲哀嚎一声,身体又被七彩漩涡卷了进去。

    七彩漩涡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周围的七彩流光不断的射入漩涡之中,此时空中出现一道奇景,七彩流光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疯狂的向着这道漩涡飞射而来,这道漩涡也在飞速间逐渐变大,形成一个巨大的彩色光球。

    当彩球壮大到一定的程度,再也吸收不了一缕流光,没有进入彩球漩涡中的彩光竟然迅速破灭消失,只剩下这一个彩球横在半空。

    白雪神女惊讶万分,如此奇景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彩球之中,宁哲已经麻木,他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也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但是他的全身就像喷泉一样汹涌的喷洒着鲜血,鲜血自空中飘洒,红的鲜艳,形成一片血雨,令人触目惊心。

    宁哲身上的肌肉也渐渐干枯,看起来就像一张白纸紧紧的贴在骨骸之上,犹如一具老尸。

    空中洒落的鲜血渐渐消失,因为宁哲身上的血液已经完全干枯。就在此时,彩球中的彩光突然涌入宁哲的身体。

    随着彩光的进入,宁哲身上的肌肤也慢慢的恢复了光泽,且肌肉越来越饱满。

    宁哲也慢慢地恢复了知觉,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拥有着无穷的力量,他渴望着发泄,于是发出大吼。

    吼声犹如山崩地裂一般轰鸣,震得下面这一片陆地都发颤。就连白雪神女也忍不住捂住了耳朵,躲出了一段距离。

    怒吼之后,宁哲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好受多了。不过七彩流光还没有被他完全吸收。就这样,宁哲安静的盘坐在这些彩光之中,等待着这些光芒全部进入自己的身体。

    白雪神女虽然有些担忧,但也不敢在此时打扰宁哲,便只能在远处默默的关注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空中的流光也终于全部消失,露出了宁哲的身体。

    只不过当白雪神女看到宁哲此时的样子后,却是惊讶的目瞪口呆。

    宁哲拥有了神奇的力量,也自然而然的学会了飞行之术。他此刻立在半空,正一脸得意的看着在下面的白雪神女,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消失不见,但却长出了一身彩色的毛,看起来就像一个没有尾巴的彩色猴子。

    宁哲看到白雪神女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很是疑惑:“怎么了,她为何这样看我?”

    宁哲心中不解,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突然发现身上长出彩色的毛,顿时发出数声怪叫,身体也缓缓的向着下面落去。

    落在白雪神女身边,宁哲疑惑而又沮丧的说道:“我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我还没有女朋友啊,将来谁还敢嫁给我啊?”

    本来白雪神女也很诧异,但是看到宁哲现在这幅滑稽的样子便忍不住笑了笑,摇头道:“你现在拥有了一些神奇的力量,样貌是外在的,评价一个人美不美要看他的内心善不善良。一个人要有内涵。”

    宁哲挠了挠头,嘿嘿笑道:“爱心什么的我一直都不缺。”

    “你倒是不谦虚,不过你这挠头的模样还真像个猴子。呵…”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这片陆地突然颤抖起来,地面逐渐的崩裂,那些小花小草也都瞬间凋零枯萎,小动物们疯狂的奔跑着,拼命的躲避着这场灾难。

    看到这样的场面,白雪神女突然狂笑起来,笑着笑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宁哲并不傻,稍微一想便猜到这个神奇的虚无界即将破灭,而白雪神女如此激动是因为虚无界一旦破灭,那么仙子鉴的禁制便会消失,这样她就可以离开断魂谷了。

    十年被困,一朝解脱,想必谁有这样的经历都会这般激动。

    白雪神女虽然激动,但却没有失去理智,她迅速拉起宁哲的手,二人突然在这个空间中消失了。

    转瞬之间二人又回到山洞之中,此时红莲与石仙也都在山洞之内。

    看着白雪神女与宁哲出现,红莲与石仙也放下心来,不过当红莲和石仙看到宁哲此时的模样时,他们都忍不住大笑起来。石仙笑得更加夸张,大肚子一颤一颤的前脚踢着后脚。

    宁哲感觉脸上无光,便用力的打了石仙一拳,哼道:“你笑什么笑,我这个样是因为我是孙猴子转世。”

    就在他们吵闹的时候,洞中墙壁上如荧幕般流动的彩光也全都消失不见,那一片花丛也慢慢消失。见状,白雪神女大喝一声,对着众人说道:“大家快走,这座山洞就要塌了!”

    三人一马迅速离开山洞,片刻后山洞便崩塌下来,碎石飞泻,山洞这个位置变成了通往外面的一条通道!

    看到这条大路,几人全都欢呼起来。就在几人欢呼的时候,一面玉镜慢慢的从碎石中飘了出来,白雪神女眼神复杂的看着这面玉镜,最终将其收了回来。

    拿着这面玉镜,白雪神女对自己的女儿与宁哲说道:“这个就是困了我十年的仙子鉴。”

    宁哲微微一笑,轻声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如今我们已经有了离开的路,那么就一路向前,外面的世界一定会很精彩。”

    红莲重重的点了点头,轻轻的握住母亲的手,柔声道:“宁哲说的对,我们不能为了仇恨而抑郁终生,我们要向前看,闯出一条大路,让十年前那个抛弃我们母女二人的负心汉知道没有他我们也可以活得很精彩!”

    然而,白雪神女却是脸色沉重,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你还年少,自当去外面闯一闯,但是娘累了,厌了。在这里生活了十年,我也不愿再去那烦扰的世上再走一遭了。”

    “既然娘不愿意离开,那么女儿也不走!”红莲紧紧的握着白雪神女的手,轻轻的将头埋在她的怀中。

    白雪神女抚摸着女儿的秀发,摇头道:“我知道你向往面的世界,娘不会强留你。你就跟着宁哲离开吧,他现在获得了一身神奇的力量,可以保护你。如果你在外面累了,就回来陪娘好了。”

    看着她们母女二人,宁哲说道:“听了你们之间的对话,让我想到了古人所作的一首诗。”

    白雪神女与红莲同时看着宁哲,露出疑问的目光。

    于是,宁哲望着周围连绵的山脉,叹道: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