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剑与猴子 奇葩相见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

    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韩延锋挥舞着手中的宝剑,剑锋烁烁,锋芒毕露。剑锋所指,其剑势如怒龙飞天,剑鸣如吟。

    韩延锋跟随师傅修炼了二十三年,其间学了一些法术都是半吊子水平,而他却独爱剑术之道。

    青山绿水,白露如霜。清晨的空气格外清爽,韩延锋正在山洞前认真练剑,但洞中传出响亮的鼾声却打乱了早晨的宁静。

    韩延锋已经习惯了这种每天都会听到的声音,即便鼾声如雷也丝毫影响不了他练剑的心情。

    “啊~~”

    洞中传来一道长长的呻-吟声,韩延锋知道这是自己的师傅醒来了。

    韩延锋的师傅没有名字,他自诩为糊涂仙,他做事糊涂说话糊涂,就连教徒弟也是糊里糊涂。

    糊涂仙穿着一身白袍,长须拂面,白发如雪,倒是有一股仙人的气质。但是流过嘴巴的鼻涕却是彻底的毁掉了他仙人般的形象。

    糊涂仙走出山洞,摸了摸嘴上的鼻涕,然后对着自己的徒弟咧嘴一笑。

    韩延锋看着自己这个师傅也是直翻白眼,要不是这个老家伙当年强行从修真界第一高手的手中抢过来,那么他早就会成为当代第一剑侠了,哪还会像现在这样学什么都有始无终。

    “嘿,小子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不就是想学为师的裂天剑法么。”糊涂仙眯了眯眼睛,走到韩延锋的身边然后伸出手将鼻涕在韩延锋的身上擦了擦。

    “……”韩延锋皱了皱眉,叹道:“师傅啊,您就教我裂天剑法吧,现在这三流的剑术实在是太弱了,才勉强能够杀死一头象而已。”

    糊涂仙瞪了瞪眼,哼道:“能够杀死大象还不知足?”

    韩延锋抱着肩膀,露出一丝向往的目光,出神地说道:“是啊,那天我看师傅随意一剑劈上天,只见一道耀眼的剑芒穿了过去,天边的一只小鸟就被劈了下来!师傅,那可是天边的小鸟啊,就那么被你用剑芒给劈下来了!”

    糊涂仙无语的看着韩延锋,摇头道:“我那天只不过是嘴馋了想吃野味就随便烤烤小鸟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

    “师傅…”韩延锋撅着嘴摇晃着糊涂仙的肩膀。

    糊涂仙全身一哆嗦,赶紧闪到一旁,哼道:“肉麻死了,以后你要是再敢学人家大姑娘撒娇,我就把你扔到南边的湖中喂水妖!”

    韩延锋眼神一勾,嘿嘿笑道:“您要是不教我裂天剑法,我就一直对您撒娇!”

    “好吧,我怕了你还不成么。”糊涂仙只能作罢,不再拒绝韩延锋。

    韩延锋自是欢喜万分,眼巴巴的等着师傅教他剑术。

    糊涂仙看着韩延锋,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侃侃而道:“剑之大道,当以雷电为锋,风云为锷,天为剑身,地为剑柄;下抵九幽黄泉,上临玉宵苍穹,开以阴阳,制以五行;出之无形,收之无神,纵横六-合,睥睨八方。此剑一出,恍如雷霆之势,天地皆破,万物遁形!”

    说到这里,糊涂仙便闭上了嘴巴。

    韩延锋迷茫的看着糊涂仙,疑惑道:“这就是剑诀?”

    “对啊。”糊涂仙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然而,这一次韩延锋并没有纠缠下去,而是坐在洞口旁认真的思考起来。

    糊涂仙见状,脸上露出惭愧,说道:“你别认真啊,我只不过是敷衍你随便说了几句而已。”

    韩延锋抬起头,了然一笑,然后又沉思起来。

    “……”糊涂仙无语,便也不管这个固执的徒弟,独自一人走回洞中,不久后鼾声又响了起来。

    韩延锋一开始若有所思,现在已经渐渐的行动起来。他心中默念着剑诀,手中的剑也随之挥舞。

    “剑之大道,当以雷电为锋,风云为锷,天为剑身,地为剑柄。是了,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剑与天地合一!”

    韩延锋略有所悟,心念衍生间便将这一剑挥了出去。看似随随便便的一剑,却是夹带着无匹的力量,剑指苍天,惊人的气息直冲天穹,没入云霄之中,却是将那云雾击散!

    韩延锋自己都惊讶万分,他只不过是有些领悟,却没想到发挥出如此惊人的威力。

    就在韩延锋惊讶这一剑之威时,空中突然传来几声破骂。

    韩延锋抬头望去,发现一个胖子背着一只猴子和一个女孩儿向着下面急速降落,转眼之时便落在了地上。

    胖子落在地上,顿时发出一声嘶鸣,显得有些痛苦,而那只看起来很像猴子的怪物突然从石仙上跳了下来,挥手指着韩延锋吼道:“你有病呀,没事练剑瞎发什么剑气,你的剑气伤了我们,你得负责!”

    韩延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像猴子一样全身五彩斑斓而且会说话的怪物,疑惑道:“刚刚我练剑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你们啊。还有,你是何方神圣?”

    这个怪物当然就是宁哲了,两个月前宁哲带着红莲跟着石仙离开断魂谷,今日石仙为了显摆自己的实力便同时背着宁哲和红莲飞上高空。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们刚飞行一段距离便被一股惊人剑气的余波打中,宁哲与红莲倒是没有受伤,但是被他们骑在身下的石仙却是受了伤,他的屁股被剑气擦破了…

    于是便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

    宁哲怒视着韩延锋,哼道:“我是孙猴子美猴王!”

    自从获得了虚无之界的神奇力量后,宁哲便长了一身彩色的毛,看起来就像个猴子,这一路来有很多人问他是什么怪物,他一直说自己是孙猴子,也是很无奈的。

    这时红莲也从石仙上跳了下来,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没有发怒,而是小脸微红,朝着韩延锋腼腆一笑,娇羞地说道:“这位公子,刚才那一剑的气势可是你所发出的?”

    宁哲惊讶的看着红莲,大声道:“刚遇到一个陌生的小白脸你就这么犯花痴了,女人真是太不可理喻了!”

    韩延锋揉了揉额头,无奈的说道:“这位美猴王,在下实在是没有什么补偿给你们的了。”

    宁哲嘿嘿一笑,对着韩延锋手中的剑吞了吞口水。见状,韩延锋急忙将宝剑藏到身后,坚定地说道:“这把剑我可不能给你,因为它是我唯一的朋友。”

    “哈哈,听起来真的好忧伤啊,一把剑是你唯一的朋友呢,你骗鬼呢!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么,总之,必须赔偿!”

    宁哲如泼妇般大吼大叫,洞中沉睡的糊涂仙听到外面的吵闹声,便皱着眉走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吵什么吵,打扰本大仙睡觉了!”

    看着糊涂仙发怒的样子,韩延锋暗暗一笑,心想得罪了这个老家伙儿算你这个美猴王倒霉。

    看着这个老家伙,宁哲就事理论一番,糊涂仙听了后瞪了韩延锋一眼,随即走到石仙身旁,看了看他屁股上的伤口,回头对宁哲说道:“只不过是屁股受了点伤而已,你这只怪猴子竟然想讹人?”

    宁哲抿了抿嘴,嘿嘿一笑:“我就是讹人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哼哼,好小子果然合我口味!”糊涂仙对着宁哲笑了笑。

    宁哲双手抱拳,大笑道:“谢谢前辈夸奖!”

    见到二人间的态度突然大转变,石仙、红莲以及韩延锋都差点跌倒。

    糊涂仙哈哈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便跟着宁哲勾肩搭背的走进了山洞中。当时人们不知道二人为何一见如故,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两个家伙是臭味相投。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