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山中岁月 拜师学艺

    蓝天绿野,深山林立。这样的环境正适合修炼。

    一大早天刚放亮糊涂仙就叫起了不愿起床的三个年轻人,带着他们跑到山林中训练。

    看着三个年轻人,糊涂仙分别开导:“韩延锋,你修炼的裂天剑法威力无穷,剑之道更是无尽玄妙,更多的道理需要你自己去领悟,你去前面的林子里独自练习去吧。”

    韩延锋背起宝剑,慢悠悠的向着前面的树林里走去。

    目送韩延锋进入树林,糊涂仙将目光落到红莲的身上,说道:“莲儿,你施展一下莲花鞭法,师公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改进。”

    红莲娇笑一声,一把九节长鞭便玄妙的出现在手中,正是九隐鞭。

    只见她身法敏捷的挥舞着长鞭,九隐鞭在她手中挥舞着发出铮铮脆响。她的身影快速的腾挪旋转,将九隐鞭挥舞的淋漓尽致,甚至都看不清鞭子的形态,只见道道鞭影如灵蛇般收缩百变,形成的波浪鞭影就像一朵盛开的莲花一样美妙,令人产生错觉。

    一套鞭法施展完毕,红莲驻足而立娇笑着看着糊涂仙,等待着他的点评。

    糊涂仙点了点头,说道:“我刚刚仔细观察了一下,你这套莲花鞭法主要的特点就是快与变。”

    莲花说道:“是的,我娘教我的时候就告诉我施展莲花鞭法要有着灵敏的身法与知觉,最重要的是要做到随机应变,不能固守固定的招式。”

    但是糊涂仙却摇头道:“虽然你刚刚施展的鞭法看起来力量与身法都不错,但也暴露了其缺点。你在施展鞭法的时候脚下多变,但是手法却有些僵硬。练好身法不能只练脚下,要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要灵活适应,不然很容易被对手找到机会破解。而且你在刚刚练习的时候力度也掌握的不是很好,你要知道不是力量大就能打败敌人,无论任何招式都需要技巧,要随机应变,鞭子与刀剑之类的冷兵器相比本来就是以柔克刚,就算你力气再大也不行。”

    经过糊涂仙的点拨,红莲茅塞顿开,便迫不及待地又练起了鞭法。

    这一次与刚刚所展示出的有了很大的变化,糊涂仙也连连点头,赞赏其一点就通,天资聪颖。

    看着努力练习鞭法的红莲,糊涂仙摆手道:“好了,你也去前面的林子里练习吧,你可以把那些树木当作敌对的目标,这样修炼起来更有成效。”

    红莲擦了擦脸上的汗,欢快一笑便跑到林子中,毫不停歇的继续练着鞭法。

    场中只剩下糊涂仙与宁哲二人。

    糊涂仙看着宁哲,说道:“你随我去一个地方。”

    宁哲埋着头跟在糊涂仙的身后,沿着山上的一条小路来到一座湖泊旁。

    湖泊上闪耀着七彩的光芒,就和宁哲在虚无界之中见到的一样。

    就在宁哲目不转睛的看着湖泊上的奇景之时,水面上突然冒出一串泡泡,慢慢的一个人头鱼身的美丽女子浮出水面,竟是个美人鱼精。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宁哲,眼神里尽是好奇。

    小美人鱼手里拿着一把木梳,歪着头梳理着自己的长发,并好奇的问道:“糊涂爷爷,这个猴子是干什么的,以前怎么一直没有见到过他呢,他是新来的吗?”

    糊涂仙微笑道:“他不是猴子,也和你一样因为吸收了那些力量才变成此时这个模样。他叫宁哲,是我新收的徒弟。”

    听了糊涂仙的介绍,小美人鱼明亮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看向宁哲,惊喜的说道:“你也和我一样吸收了那些神奇的力量啊,看来我们是同类了。你好啊宁哲,我叫小美。”

    “小美你好,我叫宁哲。”宁哲挠着身上的毛,一脸的木纳之色。

    看着宁哲傻傻的模样,小美捂嘴笑道:“你的样子好傻,我都知道你叫什么了,为什么还要自我介绍?咯咯…”

    宁哲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虽然宁哲平时挺外向的,但是一旦遇到女人就不知所措了。

    糊涂仙看着宁哲摇头笑道:“别愣着了,我带你来这里不是看你发呆的。当年我在各大种族之中偷取了一些神奇的力量,那些力量一部分被我封在仙子鉴之内,一部分被我封入了眼前这座湖泊之内。你现在跳进湖泊之中试一下,感觉一下有没有特别的感觉。”

    宁哲脖子一缩,忐忑的说道:“可是我不会游泳啊,而且天生怕水。”

    糊涂仙笑骂道:“你现在拥有了神奇的力量,还怕水?”

    “咯咯,瞧你那呆呆的模样,你就放心的跳进来吧,我会保护你的。”小美冲着宁哲甜美一笑,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看起来可爱极了。

    宁哲嘿嘿一笑,身体向前一跳却不料用力过度直接扑在了小美的身上,宁哲得意极了,因为他是故意的。

    小美被吓得惊慌失措,连忙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胸脯,一把将宁哲推开,红着脸说道:“看着你挺老实的样子,没想到也是个坏蛋!”

    “哈哈,咱也没说自己是好人啊。”宁哲大笑一声,却不料一时大意顿时呛了一口水,惹得小美一阵娇笑。

    糊涂仙在岸边无奈的看着宁哲,说道:“你给我认真一点,我不是带你来玩耍的,你好好体会一下在湖水中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宁哲冲着岸边的糊涂仙挥了挥手,摇头道:“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觉得这湖水好清凉,好舒服啊!”

    “行了你这混蛋小子上来吧,看来你体内的力量已经饱和了,不能再吸收更多的力量了。”糊涂仙轻轻挥了挥衣袖,形成一条气浪,将宁哲从湖面上卷到了岸边。

    糊涂仙踢了宁哲一脚,哼道:“既然你体内的力量已经饱和,那么便接受为师最严厉的训练吧!”

    宁哲恐惧的看着糊涂仙,然后望向湖中的小美人鱼,咧嘴笑道:“小美妹子,哥走了,以后还会回来找你愉快的玩耍的。”

    “滚蛋吧你这个混蛋!”小美娇骂一声一甩尾巴便钻进了湖水之中。

    ————————

    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韩延锋、宁哲和红莲没有间断的修炼了一个月,但是石仙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就连糊涂仙都大感疑惑,按理说普通的剑伤修养个七八天就差不多愈合了,更何况石仙还是被剑气所伤,本来就会比真正的剑伤容易愈合。

    但事实就是这样,糊涂仙也没办法只能等着石仙的伤慢慢愈合。

    这一日,太阳已经落山,宁哲三人也一如往日的从林子里修炼归来。经过一个多月的练习,三人都有了一些进步,最明显的就是宁哲了。

    虽然一开始宁哲拥有了一身神奇的力量,但是他却不会使用,后来经过糊涂仙的指点,他已经学会了一些控制这些力量的技巧,并且自创了一些小招式和小法术。因为如此,宁哲还一直自恋的认为自己是一个修炼天才。

    韩延锋与红莲率先回到山洞,而宁哲因为厌倦了每天都吃野菜的日子,此时正独自一人跑到山峰中的一条小河里抓鱼去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宁哲捧着几条大鱼回到山洞,几人找了些干柴便在洞外搭建了篝火,吃起了烤鱼。

    老少四人正吃的津津有味,宁哲突然问道:“师傅,咱们这个世界修炼等级是什么,是不是也有筑基练气什么的?”

    糊涂仙正闷头吃着鱼肉,含糊不清的说道:“吃饭的时候别说话,影响食欲。有什么问题等吃完了再说。”

    “哦。”宁哲偷偷的白了他一眼,嘴里偷骂了几句,便埋着头苦逼的吃着手里的烤鱼。

    将烤鱼吃完之后,没等宁哲再问,糊涂仙便说道:“你刚才问我的是修炼境界如何划分吧?”

    “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宁哲激动的说道,因为他很想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到了何种境界。

    与此同时,红莲与韩延锋也露出一副好奇的样子。

    宁哲奇怪的看着韩延锋,说道:“不是吧,你和师傅修炼了二十多年难道也不知道关于修炼境界的知识?”

    糊涂仙说道:“是我故意没有告诉他,因为为师觉得修炼一途要心无杂念,实力境界是一方面,而心境的强弱又是一方面。我比较看重的是一个修炼者的心境,只有心境高了,自然能够领悟出一般人不能理解的道理。”

    宁哲习惯性的挠着身上的毛,说道:“心境什么的太高深了,您还是先讲讲这个世界的修为境界是如何划分的吧。”

    糊涂仙摆了摆手,示意宁哲不必着急,然后缓缓地说道:“修炼境界分为四个阶段,一个人从普通人到成为一个修炼者要经历悟道这个层次,悟道是最基本的境界。悟道之后要经历天练,天练的意思就是经受天地之间各种历练,其中的意思只能自己去体会。度过了天练这个境界便可以去探寻更深一层的境界了。”

    说到这里,宁哲三人都露出一副期待的样子。

    糊涂仙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更加高深的境界分别是万法与归元。万法是指万般法则,归元是指一切归无,各种规则归于初始之境,到达无极混沌的无上境界。”

    听了糊涂仙的介绍,红莲与韩延锋都露出一副很向往的样子。而宁哲却露出一副很失望的模样,嘴里嘟囔着:“我还以为会有渡劫飞升这些高大上的东西呢,没想到只有这四个境界,听起来好无聊啊。”

    听着宁哲自己在那里嘟嘟囔囔,糊涂仙笑道:“你的想法如此平淡很好,只有心无杂念才能领悟更加高深的层次。”

    就在他们师徒几人交流修行经验的时候,石仙突然大叫了一声,惹得几人同时注目。

    宁哲走到石仙身旁,问道:“你乱叫什么啊?”

    石仙回头看着宁哲,激动的说道:“我感觉我的屁股突然不疼了!”

    宁哲好奇的看向石仙的屁股,也大叫了一声,惊讶道:“太神奇了,你屁股上的伤口说不见就不见了!”

    其他人也走了过来,糊涂仙看到马屁股上的变化后也惊讶的说不出道理。而此时几人都没有注意,石仙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狡黠。

    “你还真是神奇。”糊涂仙摇了摇头,不过却露出一丝微笑,对着几人说道:“这样也好,我们明天就可以启程去龙虎城了。”

    红莲顿时欢呼一声,虽然露出看似很欢乐的笑容,但是眼神里却隐藏着深深的难过。

    糊涂仙等人也看在眼里,但都没有点破同时随着她微笑着。

    然而,宁哲却突然露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摸着身上的毛,尴尬地说道:“可不可以把这些毛都刮掉啊,这样走出去实在是太丢人了,就跟个毛绒玩具一样。”

    对此,糊涂仙也有些为难,但是韩延锋却突然拔出自己的宝剑并指向了宁哲。

    宁哲吓了一跳,回头看着韩延锋,震惊的说道:“不是吧,刚认识一个月就要师门相残了吗?”

    “师弟你想哪去了,我是想要用自己的剑帮你刮毛。”韩延锋收起了剑,尴尬的说道。

    宁哲闻言一愣,随机嘿嘿笑道:“是我会错意了,不好意思阿。不过你有没有没穿的衣服啊,如果有希望借我穿穿呀,不然这身上的毛要是都剃光了没衣服穿不就走光了吗。而且你别把我头上的这些毛都剃光了,我宁可让这些五颜六色的毛当头发也不要做秃驴。”

    一遇到和自己有关的事宁哲的话就特别多,就跟个话痨一样。最终韩延锋实在是受不了,便打断了他的话语,并无奈地说道:“衣服我可以借你穿,现在天色不早了,你要是想剃毛就别啰嗦了。明天我们就启程去龙虎城了,今晚得好好休息。”

    宁哲嘿嘿笑道:“好说好说,现在就回洞中给我刮毛吧,记住别刮我头上的毛啊!”

    “知道了,快进去吧!”韩延锋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宁哲咧嘴一笑便走进了洞中。

    “啊,你轻点!哈哈哈,好痒好痒……”洞中传出宁哲喊叫的声音。

    深夜,宁哲穿着一条大裤衩偷偷的跑到山洞外面,来到石仙的面前,看到石仙并没有睡觉,便凑过去悄悄地问道:“你是不是故意骗我们你的屁股伤一直没好,不然今天怎么突然就好了呢?”

    石仙无语的看着他,无奈地说道:“你大半夜的跑出来就问我这个,无不无聊啊?”

    宁哲挠着头,嘿嘿笑道:“我就是很好奇吗,你就告诉我吧。”

    石仙瞥了他一眼,然后扑通一声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不再理他。

    宁哲吃了瘪,用力的踢了石仙一脚,便一脸不快的回到了洞中。

    而此时,石仙突然睁开眼,嘟囔了一声:“臭小子,还挺聪明的嘛。”

    一夜之间眨眼即过,清早师徒几人收拾好了行李,石仙在洞外等候着。

    师徒几人走出山洞,宁哲回头看了石仙一眼,大声说道:“向西而行,目标龙虎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