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凄冷古城

    悠悠古城,风尘洒满了城墙。这座城就像与世隔绝一般,周围群山环绕。

    暗黄色的城墙上洒满了落叶,城门前几名瘦弱的士兵正在巡逻,看起来都是一副很萎靡的样子。

    宁哲等人进入古城,城中人影稀少,也没几个商人,看起来相当清冷。

    一阵风吹过,街道上黄沙飞舞,沙尘沾满衣襟,惹得宁哲不断地抱怨着。

    然而一直很活泼的红莲在进入城中之后却是沉默了起来,故地重游,她这一别就是十年。

    红莲红着眼睛望着城中的人与建筑,轻声道:“这里和十年前一样,人还是那么少。你们看前面的那个十字路口,我似乎又听到了那一晚母亲弹奏的美妙乐声,那晚我和母亲就是在这个路口等到父亲归来。”

    糊涂仙轻叹了一声,说道:“往事如风,一切都成为了过去。我们要向前看,不能总沉浸在一些不好的回忆之中。”

    “师傅,前面有个茶馆,我们在那里落脚休息一会儿吧。”韩延锋指着前方,几人便向着茶馆走来。

    茶馆外面搭建一座凉亭,宁哲几人坐在凉亭之内休息起来。

    伙计上了一壶茶,宁哲小啜了一口茶,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感叹道:“我原以为龙虎城会是一副很繁华的样子,没想到竟然这般落魄。”

    糊涂仙扶了扶自己的胡须,摇头叹道:“人心都散了,城也不是城了。三十年前这座城也是繁华一阵,但是因为一场变故一切都变了。”

    古城总是给人一种凄凉的美感,一种如影随形的沧桑。

    处于这种环境之中,使人有种很沉闷的感觉。

    偶尔听到几个孩子的笑声,但是街上行走的人们就像傀儡一样,目光无神,仿佛失去了灵魂。

    “受不了了,要是在这里呆上几天我会被憋疯的,这里怎么这么压抑呢?”宁哲将一杯茶一饮而尽,大叫了一声。

    然而茶庄的伙计只是回头稍微看了他一眼,便去招呼其他客人了。似乎城中的人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兴趣。

    糊涂仙也是感叹连连,他望着城中这些复古的建筑,说道:“龙虎城建立了一千多年一直屹立不倒,但是居住在这里的人却是换了一批又一批。时过境迁,沧海也变了桑田。物是人非,谁又能逆转流年。”

    “啊~~我受不了了,能不能别说这么令人压抑的话题了!”宁哲又是大叫一声,然而这一次茶馆的伙计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宁哲站了起来,不悦地说道:“真受不了这种气氛,我们赶快找到龙帮,尽早离开这座令人窒息的古城。”

    然而宁哲刚刚说出这句话,周围的一些闲客都迅速的离开了茶庄,连那个伙计都跑到了小楼之内,附近的人都躲得远远的。

    “不是吧,龙帮就这么恐怖吗?”宁哲大叫了一声,无语的看着突然离开的这些人。

    韩延锋握着长剑,说道:“看来这个龙帮是一个很让人恐惧的势力,我们要小心了。”

    宁哲露出不屑,哼道:“嘁,什么狗屁龙帮,厉害的帮派也不会选择这么落魄的地方落脚的,我看也不过是徒有其名罢了。”

    糊涂仙严肃的说道:“高手隐于市,我们无论做什么都不能掉以轻心。”

    “想知道龙帮厉不厉害,咱们会一会他们不就知道了么?”宁哲撇了撇嘴,搂着石仙的肩膀,向着街上走去,并逢人就问:“知不知道龙帮在哪里?”

    然而听到宁哲的询问所有人都躲得远远的,没有一个敢回答他的问题。

    糊涂仙带着红莲与韩延锋走在后面,看着宁哲和石仙在前面问来问去,却始终打听不到龙帮具体在哪里。

    最后宁哲气馁了不问别人,到处张望着寻找着龙帮所在。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糊涂仙忽然皱了皱眉,对着身边的韩延锋说道:“这里的人有点不正常过头了,他们似乎被人抽夺了灵魂。延锋,你还记得为师曾经和你讲过的慑魂之术吗?”

    韩延锋惊讶的说道:“难道师傅怀疑这里的人被某些高手摄魂了?”

    “试一下就知道了。”糊涂仙脸色凝重,并将走在前面的宁哲叫了回来。

    宁哲屁颠的跑了回来,咧着嘴笑道:“师傅叫徒儿有何吩咐?”

    看着宁哲这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糊涂仙摇头道:“你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怎么就不能稳重一点呢,就跟个小孩子一样。”

    韩延锋也笑着说道:“师弟,师傅怀疑城里的人被别人摄了魂。所以想让我们验证一下。”

    宁哲闻言一惊,说道:“我就说这里的人有点太不正常了,但是我们要如何验证呢?”

    糊涂仙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被摄了魂,最明显的就是那些在街上玩耍的孩子们。你们可以问一下这些孩子龙帮在什么地方。”

    宁哲与韩延锋点了点头,便同时向着那些孩子们走去。

    二人在几个孩子那里说了几句,便都面带惊喜的走了回来。

    回到糊涂仙身边,宁哲说道:“果然不出师傅所料,那些孩子都争先恐后的告诉我和师兄龙帮的地址。”

    韩延锋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而且我还问了几个孩子他们的父母在哪里,但是这些孩子都说他们的父母已经离开他们很多天了,至今都没有回来,而且城里的这些大人大多数都是一些新面孔,连这些从小住在城里的孩子们都感到陌生。”

    就在师兄弟二人报告情况的时候,红莲突然停下了脚步,向后看了一眼,并皱眉说道:“我怎么一直感觉有人在跟踪我们呢?”

    糊涂仙神秘一笑,说道:“确实有人在跟踪我们,等一会儿他自己就会出来了。”

    三个年轻人都有些好奇,便跟着糊涂仙慢慢的向着前方走去。

    来到了另一条街,糊涂仙突然停下了脚步,并淡淡的说道:“出来吧,不用躲着藏着了。”

    就在此时,一个身材稍矮的中年胖子突然从路边的胡同里偷偷摸摸地走了出来。

    这个胖子长得有些滑稽,一双眼睛小的都快睁不开了,睁着眼就像眯着眼一眼,带着一个小高帽,留着一撇小胡子,走路的时候身上的赘肉还一颤一颤的,看着都觉得累。

    师徒几人好奇的看着这个小胖子,却不料这个小胖子突然跪在了地上,眼泪成串的从他的小眼睛里流了出来,并大哭道:“我是刚刚你们停下来喝茶那个茶馆的老板,求求几位救救我的家人和全城的百姓吧!”

    红莲迅速走过去将这个茶馆老板扶了起来,并柔声问道:“这位大叔你有什么麻烦尽管说出来,我们会尽量帮助你的。”

    糊涂仙看着红莲的一举一动,露出微微的笑容。

    而宁哲却在一旁摇头说道:“她太单纯善良了,如果我们不在她身边一定会被坏人拐走的,这个小丫头太不让人放心了。”

    韩延锋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此时师徒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茶馆老板的身上。

    茶馆老板看着师徒几人,摇头叹道:“事情是这样的……”

    听了茶馆老板的述说,师徒几人才知道这几年龙虎城发生了什么。

    原来在十年前龙帮还没有成立的时候,某个夜晚两个男子突然降临在这座古城进行决斗。

    当时有几个行人看到了二人打斗的场面,据说其中一人脸部被毁容,而另一人也被打得半死,最终两人因各自受伤而离开了这座古城。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真正的恶端才刚刚开始。

    过了几天后,被毁容的男子突然回到龙虎城,并迅速的组建了一个叫做龙帮的帮派,这个帮派发展的速度飞快,最终霸占了整个龙虎城。

    没人知道那个被毁容的男子叫什么,也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因为他一直带着一张鬼脸面具,后来人们都叫他鬼祖。

    鬼祖就是龙帮的掌门人,他的手段异常残忍,建帮第一年便吸收了许多成年壮汉的魂魄,据说是为了修炼一种很凶残的法术。

    龙虎城的人不是不想逃出这座被恶魔笼罩的古城,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逃出去,一直被龙帮的人掌控着。

    后来鬼祖做的事情更加恐怖,他不仅吸收人的魂魄,还残杀所有名字里带龙字的人,但是人们都不解他既然这么恨名字里带龙字的人为什么帮派还要以龙字为名。

    渐渐的鬼祖做的事情越来越恐怖,他的魔爪也伸向了龙虎城附近的村落,有的人被他吸尽了魂魄,有的人被他摄魂,并控制成为了傀儡。这些年过去,龙虎城方圆百里都已经被龙帮控制了。

    师徒几人知道了这些事情都露出了很凝重的表情,尤其是红莲,她的脸色变得很是苍白。

    而其他几人也露出复杂的表情,红莲神情焦灼,惶恐不安的说道:“十年前在龙虎城决斗的那两人很有可能就是我父亲和阿龙,如果这个鬼祖是阿龙我一定会替父亲报仇,但是鬼祖要是父亲我该怎么办。他是我的父亲,他平时总爱行侠仗义,如果真的是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么凶残的样子。而我又该如何面对他?”

    宁哲抱着肩膀,在地上来回踱步,说道:“我看人看事都想的比较简单,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如果你父亲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是个满怀正义的侠士,那么我想这个鬼祖绝对不会是他。而且你身为他的女儿,就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红莲抱着脑袋痛苦的摇着头,情绪几乎崩溃,蹲在地上无奈地说道:“我一直以为阿龙叔叔是个好人,他一直疼我爱我,但是十年前他却能做出那样不知廉耻的事情,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了。而且现在都过去了十年,这么长的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

    糊涂仙摇了摇头,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以前一直教导你的父亲坚持本心,他有一颗侠义之心,绝对不会成为现在的这个鬼祖。而且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去面对,与其在这里空想还不如去当面解决。”

    然而,红莲还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糊涂仙叹道:“你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一定要相信自己至亲至爱的父母。即便你的父亲真的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但你毕竟是他的女儿,你要做一个子女应该做的事情。”

    听着糊涂仙的教导,红莲缓缓地点了点头。

    而宁哲却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向糊涂仙问道:“我还以为师父您会让红莲大义灭亲呢,真是出乎意料,您不按常理出牌啊。”

    糊涂仙大笑道:“我又不是魔头,怎么会让一个单纯的女孩儿去伤害自己的父亲呢?什么大义灭亲,都是狗屁。况且红莲她爹也是我的徒弟,如果他真是现在这个鬼祖我也不会杀他,我会竭尽全力的把他拉回正道。因为我相信他,我的徒弟不会无缘无故的变成一位杀人魔头!”

    听了糊涂仙这些肺腑之言,宁哲伸出手鼓起了掌,并嘿嘿笑道:“我能遇到一个这么护短的师傅,真是幸运啊。”

    糊涂仙轻哼了一声,笑骂道:“你这个混账小子,你这是骂我还是夸我呢?”

    师徒几人在这边聊了起来,然而茶馆老板却慌了,他眨着小眼,急迫地说道:“我看各位不像是普通人,能不能帮助我们这些普通百姓消灭龙帮呢?我唯一的儿子就在两天前被龙帮抓走,现在还不知是死是活,我真的很担心很惶恐,恳请诸位帮帮我吧!”说完,茶馆老板又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韩延锋与宁哲都看不下去了,同时出手将他扶了起来。

    宁哲看着这个长相滑稽的小胖子,他却无心嘲笑,并叹道:“你是一个好父亲,但是身为一个男人又岂能随便向人下跪呢。我们就是要去龙帮解决一些恩怨的,到时候我们会尽力将被困在龙帮的人都解救出来。”

    韩延锋点了点头,拍了拍茶馆老板的肩膀,微笑道:“我师弟说的没错,你大可放心。不过还希望老板不要将此事传扬出去,以免被龙帮的人知道。”

    茶馆老板摸了摸自己肉坨坨的胖脸,说道:“这事你们大可放心,就算你们不提醒我也不会传扬出去。我虽然胖的像猪,但还不至于笨得像猪。”

    宁哲被茶馆老板所说的话逗得大笑,并再次保证一定会想办法将那些被龙帮困住的人救出来。

    茶馆老板又是连谢数声,便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这条街。看得出这个老板也是个做事谨慎的人。

    宁哲跟着韩延锋一路说说笑笑,而红莲却一直闷闷不乐,神色忧愁。

    糊涂仙看了看她,叹道:“你不用纠结,如果鬼祖真的是你父亲,我一定不会伤害他。因为我对我的徒弟有着绝对的信任。”

    然而糊涂仙越是这么说,红莲的表情便越是凝重。

    糊涂仙转念一想骂了一声老糊涂,便沉默了起来。因为糊涂仙越是这么说,而红莲就越会以为现在这个鬼祖就是自己的父亲。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