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相逢之时 离别之日

    鬼祖带着红莲一路飞行,竟然来到了断魂谷之中。

    红莲的身体被鬼祖下了禁制,身上毫无力气,只能虚弱的摊倒在地上,身上冒着虚汗。

    鬼祖张开嘴邪笑一声,几只小虫从他的嘴里掉了出来。

    红莲在地上挣扎着,怒骂道:“你这个魔鬼已经无药可救。”

    鬼祖摇头狂笑,并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红莲的脸蛋,说道:“你和你娘一样善良,所以你不能杀了我的,因为一旦我死,那么被我抓到的那些人都会死掉,而且我手下的那些被我控制的鬼魂也会灰飞烟灭。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活着呢?”

    “你……可恶!”红莲大吼一声,但是她的身体却是越来越虚弱,而且身上奇痒无比忍不住想要脱掉自己的衣服。

    鬼祖邪笑着将红莲的身体抱在怀中,双手轻柔的在红莲的身上抚摸着,挑逗着。红莲忍不住发出呻-吟,她的脸蛋也变得通红。

    “小宝贝,我给你设下了催情咒,你逃不掉我的手掌。”鬼祖狂笑一声,突然用力的在红莲的身上掐了一把。

    就在鬼祖的手将要撕开红莲的衣裙之时,一声怒喝突然传来,一个伟岸的身影突然出现。

    “你这个畜生,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放了我的女儿!”

    来者,正是红莲的父亲秦云!

    此时的秦云一脸沧桑之色,两鬓已斑白,一道深深的刀疤印在脸上,只见他双眼怒火中烧,凌厉的气质犹如一把尖刀刺穿人心。

    鬼祖将红莲的身体轻轻放下,站起身对着秦云狂傲一笑,冷冷的说道:“你不是大仁大义吗,难道你忍心因为杀了我而让千百人魂飞魄散吗?”

    秦云颤抖着双手,一字一字咬着牙说道:“我就算做一个自私自利的卑鄙小人,今日也要除掉你这个恶魔,如果再让你放纵下去会伤害更多无辜的人。”

    “难道你要和我同归于尽?”鬼祖眼神冰冷的看着

    虽然鬼祖表现得很镇定,但身体也在慢慢的后退。

    秦云大吼一声,身影闪烁出去,瞬间来到鬼祖的身后,一掌推出击中鬼祖的身体。又是天邪步,但是这次秦云的实力完好无损,一招击碎鬼祖的身体,化为满天碎肉飘散。

    鬼祖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瞬间便被秦云秒杀。

    鬼祖被灭,红莲的身体与情绪也恢复了正常。她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父亲,二人都沉默了下来。

    就在此时,一道曼妙的丽影从空中慢慢飘落,落在父女身边。

    这个人便是红莲的母亲白雪。

    一家人终于重聚,三人的情绪顿时爆发,抱在一起痛哭不已。

    与此同时,糊涂仙也出现在这里,但是宁哲与韩延锋却没有跟着他来到这里。

    糊涂仙欣慰的看着这一家人,说道:“秦云,你不必自责。刚刚在途中我发现了被鬼祖困住的那些人,为师发现那些人被鬼祖设下了同生共死咒,我花了一些时间将诅咒解除,此时我新收的两个小徒弟正在安抚着那些被困的人。”

    秦云牵着妻子与女儿的手,三人同时对着糊涂仙鞠了一躬。

    糊涂仙笑了笑,说道:“你们一家人好不容易重逢,现在好好的聊聊吧,我去找我的那两个徒弟去。”

    糊涂仙转身要走,秦云却突然飞到糊涂仙身边,说道:“师傅,有些事情我想单独和你说。”

    糊涂仙点了点头,师徒二人便来到无人的地方交谈起来。

    “师傅,请恕徒儿不孝,不能孝敬您老人家了!”秦云突然跪在了地上,低着头流下了男儿泪。

    糊涂仙摇头道:“你不必自责,你有追求自己人生的权利,我只是你的一个指路人。”

    秦云久跪不起,叹道:“其实徒儿也活不了多久了,十年前阿龙在我身上也下了同生共死咒。诅咒已经发作,我也要魂飞魄散了。十年前我利用仙子鉴中的力量让自己恢复了实力与阿龙大战,却没想到他竟然偷偷的修炼了一种邪术,实力与我不相上下。后来我和他大战两败俱伤,为了消灭他我没有回来陪伴我的妻女,而是独自一人找到一座深山刻苦修炼,为的就是今天这个结果。”

    糊涂仙顿时身体一颤,颤抖着双手将秦云扶了起来,叹道:“你的人生太苦了,如果不是师傅让你去天下历练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为师的错!”

    秦云扶着糊涂仙,师徒二人相互搀扶着,那种面对离别的滋味深深地刺伤他们的内心。

    “师傅,白雪与红莲今后就托您照顾了。”秦云擦干了眼泪,无奈的说道:“人生不如意,我却不后悔走过这一遭。上天让我遇到了尊师与爱妻,我行侠一生虽死无悔!”

    说着,秦云再次跪在地上对着糊涂仙磕了三个响头,行完了大礼便独自一人离开了糊涂仙的视线。

    糊涂仙默默地看着秦云离开,双眼露出深深的不忍与无奈。

    “人生如戏,悲喜难择。苍天有憾,大道无情啊!”糊涂仙深深一叹,便默默地离开了这里。

    秦云回到妻女的身边,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的离开断魂谷,回到了故乡。

    这是一个清冷的小村子,村里已经空无一人。秦云带着妻女来到一个篱笆小院之中,看着眼前的茅草屋,白雪叹道:“这是我们的家,我们终于可以安心的生活了。”

    “是啊!”秦云笑容中带着苦涩。

    红莲此时已经幸福的快要死掉了,她像小时候一样在小院里跳着舞唱着歌,清脆的笑声犹如百灵鸟。

    秦云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怀抱着心爱的妻子,说道:“这样的日子真是让人向往呢。”

    白雪伸出手指轻轻的点了点秦云的鼻子,微笑道:“从今以后我们不就要永远过着这样的生活了吗?”

    秦云苦笑了一声,说道:“这样的生活我永远也体会不到了。”

    白雪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沉声说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秦云抬起头,仰天长笑,大声道:“我行侠一生只为让世间多一些公道,却不能保卫自己的家庭。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秦云,你到底怎么了?”白雪紧紧地握住秦云的手,眼中带着疑惑。

    秦云低下头对着白雪的脸颊轻轻一吻,苦笑道:“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不要激动也不要难过。十年前阿龙在我身上下了同生共死咒。”

    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白雪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颤声道:“为什么短短的相聚后就是永别,我不相信!”

    听到父母的对话,红莲舞动的身姿戛然而止,她的情绪已经麻木,已经不知道如何哭泣了。

    红莲默默地走到父母的身边,秦云将妻女同时揽入怀中,静静地说道:“最后,再多难过,再多不舍,都要忍住眼泪,笑着走出去。即使,这一去,也许就再也不能回来了。但我相信,只要心连心,无论在哪,我都不曾离开这里过……”

    秦云大笑一声,他的身体化为点点流光,慢慢的流向天际,飘进了柔白的浮云之中。

    只剩下母女二人相依相偎,泪眼浸湿满襟。

    白雪遥望着天际,轻声呢喃着:

    或然,我会永远记得那个肩膀,曾依靠着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给她温暖,给她支持;

    或然,我会永远记得那个宽背,曾抵挡着一个娇弱无知的女孩子的风雨与忧伤;

    或然,我会永远记得那条小路,那片山水,那天的太阳,那天的你,那么英俊,那么的,让人忍不住,爱你……

    然而,一切终究已经逝去。

    ————————

    芳菲尽,檀香灭:舞霓裳,月未央。

    亭楼阁,云踪迹:步蹒跚,愁断肠。

    血泪出,风尘住:花飘零,情难断。

    盼晨曦,雨满楼:柳烟云,君莫言。

    寻无处,冬已尽:春未归,寒依旧。

    刺骨心,梦难圆:终破碎,人依旧?

    泪涕涟,人安在?昨日别,莫相见。

    岁月走,何曾留!可怜人,可曾悔?

    流水溢,沙漏空:风雪霁,人事非。

    ————————

    白雪伤心欲绝,看淡了一切,最终隐居深山,不问世事。

    而红莲则再次被糊涂仙带走,从此浪迹天涯,再无所恋。

    师徒四人牵着石仙再次路过断魂谷,红莲在这片伤心之地驻足片刻,轻叹道:“我很迷茫,人的一生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活?既然终有一死,又为何生存在这无情的世间?”

    糊涂仙遥望着天际,轻叹道:“风雨过后终见彩虹,人生虽苦,只因苦难中的人忘不掉心中的执念。如若看淡一切,自会逍遥,无所束缚。”

    “看淡一切,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好难。”宁哲也收起了平日里没心没肺的笑容,叹道:“我天生是个乐天派,但也做不到真正的看淡一切。如果一些人或事可以轻易放得下,那这个人不是冷血就是痴呆。”

    韩延锋将宝剑指向前方,说道:“无论如何,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我们要永往向前。不要让自己的思绪停留在过去。”

    糊涂仙说道:“龙虎城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从今以后我们就要浪迹天涯,去经历一段漫长的天练旅程。”

    一直沉默不语的石仙也发出了感慨,说道:“大陆慢慢始于足下,人生是一条漫长的旅途。其中酸甜苦辣五味俱全,只有真正懂得品味才不枉活这一世。”

    糊涂仙点头道:“走进青的山,碧的水,体悟山水的绚丽多姿,领略草木的兴衰荣枯,倾听黄天厚土之声,探寻宇宙自然的妙趣。”

    宁哲和韩延锋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红莲却在仰望着蓝天,嘴角露出一丝浅笑,轻轻的说道:“你要一直看着我,守护着我。我会快乐的活着。”

    苍天之下,几人结伴而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