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真龙之怒 破云散雾

    自从有历史记载以来,华氏家族的辉煌就一直笼罩着整个人间。

    虽然华氏家族也有过低谷的时候,但仍然没人敢对华氏家族的人说半个不字。

    几乎华氏家族每一代都会出现一位实力绝伦的天才,人们都称华氏家族的子孙为人间的神。

    如果非要说哪个势力能够与华氏家族抗衡,那么也只有龙族了。

    此刻,位于西方的巨龙之海,海浪翻天,龙吟冲霄。

    一条金色的巨龙飞出海面,金龙怒啸一声向着天边飞去。

    紧接着无数的形似蜥蜴的巨龙也飞了出来,巨龙们不断的吐息,从它们的口中吐出炎火、雷电或者冰雹,追击着向上飞行的金色巨龙。

    金龙飞入天穹,穿云吐雾,隐藏在祥云之中。紧随其后的巨龙们追到天上,它们纷纷变作半人半龙的样子,寻找着藏在云端中的金色巨龙。

    在这群半人半龙的队伍中,一位面相威严的老者首当其中,行走在最前方,其他的巨龙都跟在它的身后。

    在它身旁,一位年轻的男子长得也颇为英俊,手里拿着一把刀叉,刀叉的尖刃上还闪烁着电芒。

    年轻的男子恭敬的跟在老者的身旁,老者回头看了他一眼,一脸威严的说道:“萨斯,你是我的龙子。今日父王若是陨落,你便带着大家回到巨龙之海。”

    年轻的龙子萨斯听了父王的话,他的身体一颤,露出一脸的不可思议,疑惑道:“它就真的如此厉害吗?连父亲大人都打不过它?”

    老者摇了摇头,深深一叹,说道:“它是真正的龙族,而且还是一位龙祖。如果它这次没有受伤,就算是一万个我也不是它的对手。”

    老者露出一副沉重的样子,而萨斯的脸上却是写满了不屑,轻哼道:“龙祖遭受了八十一天的天雷袭击,就算它再厉害如今也虚弱不堪了。它平日里一直居住在圣灵岛,死守着我们不能出海,我们根本就没有自由。这一次正是我族消灭它的绝佳机会,我相信我们不会败的!”

    老者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训斥道:“即便我们翼龙一族也有过辉煌的历史,但也绝对不是真正龙族的对手,就算是面临临死的龙族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你应该改一改如此傲慢的性格了。有的时候锋芒毕露也不是好事!”

    “是,孩儿谨遵父王教诲!”萨斯低着头闷声道,但它眼神里流露而出的还是深深的不屑与孤傲。

    萨斯的父亲正是如今翼龙族的龙王萨摩,萨摩的性格隐忍,它一直暗藏锋芒,与自己儿子的性格正好相反。

    萨摩走在前方,忽然双眼一眯,它突然停下脚步,皱眉道:“我隐约感受到了龙祖的气息,它就在附近。”

    萨摩发出警告,身后的翼龙们也都停下了脚步,谨慎的探察着四周。

    萨斯紧紧地跟在萨摩的身边,它皱着眉头,双手握着拳,然而它无意间的低下头,却看到云层下若隐若现的金光在闪烁。

    “哈哈,原来龙祖就在我们的脚下!”随着萨斯的这一声大笑,龙祖顿时咆哮一声,摆动着身体冲了出去。

    翼龙们见到龙祖现身,便都变成了本体追逐着前方的龙祖。

    “你们这群卑微的蜥蜴,竟敢趁着我受伤而追击,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东西!”龙祖发出怒吼,但仍然没有减轻速度,反而越飞越快。

    萨摩轻轻一叹,大喝道:“若不是龙祖你常年禁锢着翼龙族,我也不会带着它们来追击你了。”

    “哼,父亲和它废话什么。这老东西都快不行了还对我们出言不逊,看孩儿杀了他!”萨斯怒哼一声,率先向着龙祖追去。

    萨摩大叫一声“不好”,喊道:“萨斯快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然而孤傲的萨斯怎么会听取自己父亲的话,它现在恨不得立即杀了龙祖。

    就在萨摩冲去阻拦萨斯的时候,一条紫红色的翼龙突然快速的飞了过去,竟是比萨摩先追到了萨斯。

    萨斯根本就不顾身后的一切,它一心想要杀死龙祖立威。然而,当紫红色的翼龙追上去的时候,它竟然狠狠的吐出一道龙息,击中萨斯的身体。

    萨斯根本就没有防备,被紫红色的翼龙偷袭得手,更是身受重伤。

    一击得手之后,紫红色的翼龙瞬间脱离队伍,向着下面飞去,在离去的时候它竟然发出数声狂笑,它的话语遗留在天际:“伟大的龙王萨摩,我对您一直很尊敬。但是您的儿子萨斯太目中无人,而且几次虐待我的家室。今后我将带着家人离开巨龙之海,我不求得到龙王大人原谅,只求大人不要让萨斯再对我的女儿苦苦相逼了!”

    不得不说萨摩对自己的族人很仁慈,它并没有怪罪这条叛逃的翼龙,因为它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德性。

    如今萨斯身受重伤,已经无力再战。萨摩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哼道:“还不快滚回巨龙之海疗伤,你这个废物!”

    萨斯发出低沉的龙吟,不甘的离开了这里。

    就这样,萨摩率领着翼龙们一直追击着龙祖。从西方一直追到东方。两地相聚千万里,然而这些翼龙与龙祖却一直没有停歇。可见龙祖与这些翼龙强大到何种地步,况且龙祖还是重伤在身。

    直到一个月之后,龙祖实在是无力飞行便不甘的坠落到一片无主之地。

    巨大的龙体坠落到陆地上,给陆地砸出一道深坑,大地都为之颤动。

    萨摩率领着手下变成半人半龙的模样落到龙祖的身边,看着龙祖奄奄一息的模样,萨摩深深一叹,说道:“我很尊敬您,伟大的龙祖。但为了我族的自由,我必须将您杀掉。您就安心的上路吧。”

    龙祖发出一声叹息,身体也渐渐的变成一个迟暮老者的模样。它躺在地上,无力的睁开眼,看着围过来的众人,不屑一笑。

    “收起你的虚伪,我知道你是什么德性,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你这个贪婪的家伙。”龙祖看着站在自己头上的萨摩,冷冷笑道。

    萨摩双眼微眯,同样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龙祖。就在此时,龙祖宛如回光返照一样从地上站起,它顿时怒吼一声,但就是这仅仅一声怒吼,便将周围的这些翼龙纷纷震飞。翼龙们全都变成本体的模样,紧接着这些翼龙的身体同时粉碎,化作一块块的血肉洒落下来。

    萨摩也没能幸免,即便他是翼龙族的龙王,但也顶不住龙祖的这一声怒吼,身体被震得支离破碎。

    这便是龙威,威力绝伦的龙威!

    然而,即便如龙祖这般强大,但在它一声怒吼之后,身体也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

    飞龙帝国虽然没有周国壮大,但也算是一个大国。

    升龙城为帝国的帝都坐落在飞龙帝国的东南方,虽然帝国的皇宫装饰得富丽堂皇,但与城中的第一将军府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不足为道。

    第一将军府比皇宫建造的都雄伟壮阔,其中高大的府邸就有十层楼那么高,且周围的围墙也是帝国最杰出的铁匠用坚硬的玄铁建成。

    府邸后方是一座美丽的后花园,后花园的左边是一座池塘。府邸的前方是一个广阔的广场,此时士兵们正在广场上操练。

    而站在这群士兵前方的正是帝国第一将军华子敬。

    华子敬一身戎装,身板挺直,双目如炬,生得是不怒而威。

    他如今正好五十岁,但却是一副三十出头的样子。长着一张国子方脸,浓眉大眼,此刻正巡视着士兵们操练。

    就在华子敬审查士兵们操练的时候,一个穿着华服嘴里叼着树叶吊儿郎当的少年正鬼鬼祟祟的向着广场外走去。

    因为华子敬正在审查士兵们操练,所以是背对着这个少年。此时这个模样俊俏的少年正咧嘴对着士兵们笑着,并对着士兵们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士兵们也很配合这个少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少年对着士兵们伸出大姆指,正要逃走,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拉了回来。

    拉少年回来的不是华子敬,而是将军府的老佣人白老。

    少年被白老拉了回来,顿时摆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哼道:“白老你真是坏了本公子的大事啊。”

    白老始终穿着一套白色的衣衫,他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少年,说道:“公子以为将军真的没有发现你么?你这无声步算是勉勉强强入门,但又怎能逃过将军的耳朵呢?”

    华子敬审查队伍完毕,他便转过身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这个少年便是华子敬的二儿子华修,华子敬有三个孩子,他的大儿子叫做华腾,小女儿叫做华裳。

    华腾如今三十一岁,他也跟随着自己的父亲打了很多胜仗,如今也是帝国的将领。

    华裳今年刚刚满十岁,她是华子敬最宠爱的小女儿了。华裳生的古灵精怪,平时总是耍些小聪明,非常招人喜爱。

    唯独让华子敬操心又上火的便是眼前这个不争气的二儿子华修了。

    华氏家族历代来都没有弱者,但是华修却是家族史上第一个废人。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无论什么武技华修都学不会。唯一学会的就是那不入门的逃跑本事无声步。

    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华子敬眼神凌厉,哼道:“你整天不学无术出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文不成武不就竟给家族丢脸。还傻站着干什么,回房间面壁思过去,今天罚你一天不许吃饭不能出门,否则打断你的腿!”

    华修不敢忤逆自己的父亲,只能不甘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面壁思过去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