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帝国之尊 华氏家族

    飞龙帝国是一个古老的国度,升龙城便是帝都。

    糊涂仙带着几个徒弟一路游历风尘扑扑,此时已经来到了升龙城。

    街上的人接踵摩肩,非常热闹。红莲的身影犹如水里的鱼儿一样穿梭在人群中,看到一些商贩卖的新奇玩意儿就会停下来看一会儿,显得特别兴奋。

    而石仙已然成为了糊涂仙的佣人,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是他拿着,虽然他很不情愿,但也没办法拒绝。毕竟现在这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可是宁哲的师傅,为了宁哲他也得忍辱负重。

    糊涂仙骑在石仙的肩膀在街上行走,宁哲与韩延锋陪在他的左右两旁,看起来还挺有范儿的。

    “老家伙儿,你行行好下来自己走一会儿行吗?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经不起你这重如泰山的身躯啊!”石仙虚弱的咆哮着,看起来累得够呛。

    糊涂仙哈哈一笑,使劲的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坐骑就是被人骑的,你矫情个什么劲。好好走路。”

    宁哲同情的拍了拍石仙,笑道:“让你没事闲的把我弄到这个世界,这次终于得到报应了吧,哈哈。不过咱们现在真的越来越像西游记里那师徒四人了……”

    韩延锋疑惑的看着宁哲,问道:“经常听你提起西游记,这个西游记究竟是什么宝贝?”

    宁哲干咳了一声,随口胡编起来:“西游记是一部绝世秘籍,普通人练了瞬间就会成为修道者,修道者练了法力会大增,总之就是很强大的一部功法,一般人都不知道。”

    “还真是很厉害的一部秘籍呢,那你知道这本秘籍现在在何处吗?”韩延锋露出一副很激动的样子,急切地问道。

    宁哲揉了揉额头,摇头道:“据说这部秘籍已经失传了。”

    韩延锋神情低落,叹道:“真是可惜了。”

    ……

    飞龙帝国升龙城第一将军府。

    此时华子敬带着三个子女来到府邸左侧的一个小屋子前。

    走到门口,华子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严厉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些柔情,对着自己的三个子女说道:“每年今日就是你们母亲的祭日,她是个好妻子更是个好母亲。”

    华裳穿着一身淡黄色的衣裳,虽然平时总爱调皮捣蛋,但是来到自己母亲的灵堂前也表现得庄严肃穆。即便是日光火热,照得她的小脸都淌着汗水,但她也没有伸手去擦拭脸上的汗水。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因为十年前保护自己而被敌人杀死的,虽然她的年纪尚小,但也非常懂事。

    而华腾更是一脸严肃,他没有穿军装,而是穿着一套普普通通的衣服。不仅如此,其他几人也是穿得普普通通。

    华修牵着妹妹的手,然而他的手却是不断的颤抖。看着前方简简单单的小屋,他的双眼泛红,最终忍不住悲呼一声,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哼道:“我是一个废物,十年前我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敌人杀害,看着母亲的身体在大火中燃烧。只有母亲知道我和妹妹藏在什么地方,那时候她望着我,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母亲那温柔的眼神。在那场大火中,母亲似乎都没有皱一下眉头。她的模样永远都是那么的慈祥,她的目光永远都是那么的柔和。然而她柔和的目光却刺痛我的心,成为我永远不能抹掉的梦魇!”

    说着,华修便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华子敬回头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眼神中露出深深地无奈,但他的眼神瞬间变得严厉起来。他看着华修,厉声训斥道:“华氏子孙,流血不流泪!你也不用自责,十年前你才七岁,即便是你的大哥在那个时候也不能对付那些敌人。想要报仇,只能变强!”

    “变强、变强……变强!”华修的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华子敬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对他这样说了,而华修也不是没有上进心。但是他无论如何努力就是修炼不了武技,他的身体也不算单薄,况且还很强壮,但就是不能成为武者。

    华子敬看着华修不愿屈服的眼神,转过身轻叹一声,语气也变得柔和一些,对着三个子女说道:“你们的母亲很朴素,她不喜欢那些华丽的东西。所以我只给她建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屋子。她对我说过,她很想带着一家人归隐山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再也不管那些乱世纷争。”

    说到这里,华子敬的语气也有些颤抖,强忍着泪水带着三个孩子走进了小屋子中。

    屋子里的摆设也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张木桌和一把普通的椅子。在墙壁上挂着她的画像。

    画像里她的目光还是那么的慈祥温柔,融化了屋子里父子四人的内心。

    华子敬颤抖着双手去抚摸这张画像,而他的三个孩子也都纷纷跪在了地上。

    华腾平时不爱说话,他抬起头望着母亲的画像,大声道:“孩儿总有一日为您报仇,杀遍西方圣灵国的敌人!”

    圣灵帝国位于西北方,与坐拥人间大地东南方的飞龙帝国一直都是敌对的关系。

    自从两国建国以来就一直存在着大大小小的摩擦,然而因为华氏家族的原因圣灵帝国一直不敢大举入侵。

    可以说飞龙帝国就是华氏家族的帝国,华子敬的威望甚至比如今的皇帝还要高。

    毕竟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势力,即便千年前华氏家族衰败过,但如今家族的辉煌又开始重现了。

    一百年前,华子敬的父亲华龙横空出世,以绝对的实力重整家族,并挑战天下群雄再次将家族的威望推向顶峰。

    华子敬身为华龙的儿子,继承了他的所有优点,更是把飞龙帝国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

    傍晚,华修独自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望着窗外的广场,看着广场上那些士兵辛劳的操练着,他也无比的向往。

    这些年,华子敬替他找了许多名师,但就是没人能够让他成为武者。

    后来,华子敬甚至把家族的禁忌武技都交给华修修炼,但仍然没有起色。

    到最后华子敬也放弃了让华修习武,便准备将他送进帝国学府。然而华修却是没有一丝习文的心思,在帝国学府里学了两年也没混出个模样。最后华子敬一气之下将华修关在家里,让他自己找出一个出路,一个月只给他一次外出的机会。

    所以到了现在,华修还是文不成武不就。因此华修创造了家族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记录,成为了家族里史上第一个废物。

    前两年华修还苦苦的练着家族内的各种武技,但练了两年却只学会了不入门的逃脱术无声步。现在他自己也没心思专研武技,反而对兵法有了兴趣。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对于兵法,华修现在也是略懂一二。最基本的排兵布阵他也懂得了一些。

    虽然自己文不成武不就,但是将兵法之道研究熟透那么同样能够消灭敌人。华修便怀着这样的心情开始专研起兵法。

    得知华修专研兵法之后,华子敬也没有反对他,他知道这也是儿子自己选择的一种出路吧。既然做不了武将,那就做一名谋士吧。

    拜祭母亲之后,华修的心情一直都很沉重。他闲来无事,便从床上翻身起来离开房间找到自己的妹妹,带着她去后花园的池塘边散心去了。

    华修之所以很溺爱自己这个妹妹,除了因为她古灵精怪的性格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华裳的模样与自己的母亲很像。

    华修经常带着妹妹来池塘旁散心,他很喜欢听池水流淌的声音。

    华修自己坐在池塘旁的石椅上,看着妹妹在池塘边跑来跑去娇笑不停,他也轻轻的笑了。

    因为战事频繁,帝国每个月都要从各地征来一些新兵。年满十八岁的青壮男子就可以从军了。

    飞龙帝国有十大王牌军队,其中华子敬的华家军排名第一,也是帝国最庞大的队伍。

    如今华修也十七岁了,再过一年就要从军了。

    又逢征兵的日子,华修坐在房间里望着军队里那些新来的新兵,轻轻地叹息着。

    “二哥,明年你也要参军了么?”华子敬整理军务也没时间照顾这个小女儿,所以华裳天天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华修的身后。

    华修将妹妹抱在怀中,指着窗外的那些新兵,说道:“其实哥哥真的不喜欢当兵,但是家族里不能出懦夫,而且哥哥还要替母亲报仇呢。”

    华裳依偎在华修的怀中,仰着小脸说道:“我倒是希望哥哥不要去从军了,如果母亲还在的话她也不会让你去的。”

    华修看着妹妹那认真的模样,水汪汪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她说的话竟然是如此的成熟。

    一时间兄妹二人都不说话了,二人对视了片刻,华修忍不住笑了起来,用手指轻轻的点了点妹妹的额头,笑道:“你这个小大人,还学会安慰起我来了。”

    “咯咯…”华裳娇笑着在华修的怀里蹭啊蹭的。

    兄妹二人欢笑了半天,华裳却突然停止了笑容,并且眼睛里泛着泪花,泪珠粘在睫毛上眼看就要掉下去了。

    看到妹妹的样子,华修顿时慌了:“裳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