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兄妹情深

    华裳将头埋在华修的肩膀上,强忍着泪水身体颤抖着,很伤心的说着:“哥哥,过几天我就要去帝国学府上学了。”

    华修愣了愣,随即拍了拍华裳的小屁股,笑骂道:“原来是不愿意去上学啊,那可不好。将来要是别人知道堂堂的华家大小姐竟然不认识字,那多丢人啊。”

    “不是的!”华裳摇了摇头,落寞的说道:“裳儿上学之后就没人陪哥哥了,我怕哥哥孤单,更怕…”

    更怕什么她没有说,但是华修却知道她的心思。

    华修紧紧的将华裳抱在怀里,轻叹道:“裳儿永远都是哥哥的好妹妹,你怕别人欺负哥哥对么。因为父亲说过明年把我送到队伍中历练,听说还是送到秦将军那里。”

    这个秦将军可是华子敬的死对头,华子敬想要将华修送到他的靡下明显是要历练华修。

    华裳虽然才十岁,但她心思灵敏,知道华修参军的时候会吃很多的苦头,所以她舍不得自己的哥哥去吃苦。

    华修捏了捏华裳的小脸蛋,笑道:“别哭了,我知道你心疼哥哥,但是哥哥是大人了,是大人就要为国家效力,要到战场上杀敌人去。不过你去学府的时候可不要调皮哦,要听先生的话,不要像哥哥一样不学无术而被别人取笑。”

    华裳擦了擦眼泪,露出一副很认真的模样,坚定的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学习知识的,我上学后哥哥也要照顾好自己。”

    华修笑了笑,笑骂道:“别弄的跟生离死别似的,上学后可不许再调皮了,你可是华家的大小姐,可不能丢了家族的风范。”

    华裳的小眼珠子转了转,吐了吐舌头,嘻嘻笑道:“我知道了,我不会调皮的。”

    看着自己妹妹那古灵精怪的模样,华修露出苦笑。

    转眼间几天就过去了,今日就是华裳进入帝国学府的日子了。

    华子敬因为军中事务太多,根本就没时间照顾小女儿。还是华修亲自送华裳去的学府。

    帝国学府只有贵族与军阀的子女有资格入学,学府的学楼建造的很高大,同时能纳入一万人之多。

    刚刚进入学府,华修就看到了一个老熟人。

    这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老者看到华修进入校门,他的眼里露出的是深深的不屑。然而却装作一副很热情的样子去迎接华修兄妹二人。

    “哎呦,华二少爷带着小姐入学了啊。”老者笑面迎接二人。

    华修看着这个老者,不冷不热的说道:“夏洛先生,我小的时候给您带来了很多麻烦,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原因而欺负我的妹妹。”

    “哪能哪能,谁敢欺负华家的子女呢?”这个名叫夏洛的先生依旧是一副很热情的样子。

    华修轻哼了一声,对着自己的妹妹说道:“你要好好听先生的话,尤其是这个夏洛先生你不要惹他生气。”

    华裳点了点头,便跟着华修向着学楼走去。

    夏洛是帝国学府里唯一一个来自西方的教书先生,因为华修的母亲就是被西方的人杀害的,所以他当初来学府的时候就一直和这个夏洛先生过不去。

    看着华修兄妹进入学楼之中,夏洛阴沉着脸,轻哼道:“华家的废物,当初就是因为你我不能返回祖国,即便你是华家的人那也要付出代价的!”

    华修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夏洛先生的身份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将妹妹送入帝国学府后华修便一个人走在升龙城的街上,他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感觉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

    升龙城的人大多数都认识华修,虽然这些人都表现得很恭敬,但他们的眼神却是充满了嘲讽。

    华修已经习惯了人们看他的眼神,他不是纨绔子弟,更不会与这些人计较。

    然而,他不想找麻烦麻烦去找上了他。

    华修正在往将军府走,却在街上遇见了自己的堂兄华云。

    华子敬只有一个弟弟,他的弟弟叫做华子龙,而这个华云正是华子龙的幼子,只比华修年长一岁。

    此刻华云身穿着战甲骑着战马走在街上,昂首挺胸威风八面。

    华修虽然平日里与华云交情不多,但也是堂兄弟自然要去打个招呼。

    华修好心去和华云打招呼,然而华云却将他当成了空气无视了他。

    华修尴尬的挠了挠头,正要离开,然而就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华云却是开口说了话:“哎呦,这不是我的好堂弟华修么?”

    听着华云那阴声怪气的语气,华修皱着眉转过身,冷冷地说道:“刚刚华修已经与兄长打了招呼了,只不过兄长没有听见。”

    华云骑在马上俯视着华修,笑道:“哦,为兄这不是刚从军队里回来么。所以还请堂弟不要见怪。对了,听说裳儿今天进入了帝国学府,我刚刚正巧路过学府顺便替她找了个好先生。”

    华修微笑道:“有劳兄长操心了。”

    “呵呵,哪里那里,兄弟你可别和我客气。听说夏洛先生可是一个很特别的先生,我想裳儿在他的手下应该能够出人头地。”华云似笑非笑的看着华修。

    听到这里,华修的心顿时一沉,他冷冷的看着华云,皱眉道:“难道兄长不知道我与夏洛有过恩怨吗?”

    “哎呀,我还真不知道呢!”华云顿时夸张的惊呼一声,那表情几乎假的不能再假了。

    华修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华云,咬着牙说道:“华云!你不要和我演戏了,你不就是想让我出丑吗。你看我不爽就冲着我来,裳儿是无辜的!”

    华云不屑的看着华修,冷笑道:“不错,我就是看不起你,你这个家族的废物!”

    华修全身颤抖,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道:“华云,如果我妹妹受到伤害,我不会让你好过!”

    “哈哈!”华云张狂的笑了一声,对着华修说道:“好威风的哥哥啊,听说那个夏洛与十年前某个大事有关,想必你不知道吧?”

    华修心里一颤,瞪着眼睛吼道:“你说什么!?夏洛竟然和十年前那件事情有关,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不对,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将裳儿送到他的手里?”

    华云耸了耸肩,笑道:“很简单,因为我是故意的。”

    “我们是亲兄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华修大吼一声,他已经愤怒到极致。

    华云同时大吼一声,哼道:“同是亲兄弟?为什么同是亲兄弟你父亲却是帝国第一将军,而我父亲却只是一个贵族!为什么同是亲兄弟我父亲在你父亲面前却不敢大声说话!”

    华修道:“长兄如父,他们是互相尊敬。”

    “哈哈,好一个长兄如父,那你还不管我叫一声父亲听听?”

    华修忍着怒气,却是突然咧嘴一笑,这一笑让华云心底一突。

    “华云,你今日羞我辱我,我会铭记在心里。我会让你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看着华修的身影消失在街头,华云眯着双眼,自语道:“废物就是废物,我看你拿什么报复我!”

    华修现在心乱如麻,他现在正焦急的前往帝国学府,他要把自己的妹妹救出来。

    他一路奔跑到帝国学府,此刻已经大汗淋漓。他喘喘不安的走进学楼前,用力地推开大门,准备去找帝国学府的管事者将妹妹带回来。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华修,你怎么又回来了?”

    说话的正是华修曾经的先生,名声显赫文武双全的天才--姜塞!

    姜塞看着华修,脸上露出微笑。

    华修急迫的说道:“先生,夏洛在哪里,我要把我妹妹带走。”

    姜塞皱了皱眉,沉声道:“刚刚我还很纳闷,夏洛为何突然请了病假,我看那家伙也没有生病的样子。”

    华修心里一沉,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不敢耽搁迅速来到了府长的房间。

    进入房间正看到一个满嘴黄牙的糟老头子在与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搂搂抱抱。

    华修进入房间,三人同时一愣,一时间三人的表情都精彩极了。

    那个少女看着华修闯入,他的脸如火烧,低着头迅速离开了房间。

    糟老头子看着华修讪讪一笑,挠头道:“华少,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糟老头子就是帝国学府的管理者,据说此人曾经也是一名大人物,但现在却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人们都直呼他府长。

    都说这个府长是个大人物,而华修却认为他是一个十足的大流氓。像刚刚这种场面华修小时候在这里读书的时候就遇到无数次,也不知道那些女子贪图个什么竟然与这面貌不堪的糟老头子鬼混。

    “我要带我妹妹华裳离开学府!”华修也不废话,此刻他已经满头冷汗,不安的看着府长。

    府长露出不解,疑惑道:“小姐不是被你带走了吗?”

    说到这里,华修的神经彻底崩溃了。

    府长是个精明的人,看到华修的样子他顿时猜到了什么,他轻轻的拍了拍华修的肩膀,安慰着他:“在帝国学府出了事就应当由我负责,我会尽全力帮助你寻找小姐。”

    “你怎么知道?”华修震惊的看着府长。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