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家族之乱 内忧外患

    府长轻叹一声,摇头道:“我早就发现夏洛这个人有问题,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我没有揭发他。我真想不到他竟敢得罪华家,二公子你迅速回去将此事禀告给华将军,我这就去派学府的武师寻找夏洛与小姐。夏洛刚刚离开不久,我想他不会跑的太远。”

    华修也不啰嗦,又急匆匆的回到将军府。

    此刻,华子敬雷霆大怒。他颤抖着双手指着跪在地上的华修,哼道:“如果裳儿发生不测,我就将你驱除家族!”

    华修跪在地上一声不吭,华子敬说到这里,眼神逐渐寒冷,自语着:“我的好弟弟,你不敢做的事情你儿子替你做了!”

    华修抬起头,怒道:“华云与敌人勾结,父亲为何不将他抓起来?”

    “闭嘴!”华子敬怒火未息,指着华修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说他与敌人勾结?”

    是啊,华修有什么证据说明华云通敌?

    白老一直站在华子敬的身后,他的身份很特殊,明面上是一名仆人,而他却和华子敬寸步不离,谁都知道他的身份不是一个仆人那么简单。

    白老看着跪在地上的华修,叹道:“将军,就让二公子起来吧。这件事情与他没有太大干系,他也是无辜的。”

    华子敬缓了缓语气,对着华修说道:“看在白老替你求情的份上我就饶过你,但是你必须要亲自把妹妹找回来,否则就别踏进家门半步!”

    华腾一直站在门外,此刻正焦急的在门前走来走去。当他听到父亲要将华修赶出家门的时候,他顾不得被父亲责罚破门而入,跪在地上说道:“父亲,二弟他不会武技,况且家族的敌人太多,虽然他们不敢明着对抗我们,但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让二弟一个人去外面实在是太危险了!”

    华子敬冷哼道:“是男人就要有担当,你妹妹失踪也与他有关系。若不是他心粗大意,怎么会让裳儿被夏洛那混蛋带走?”

    华修轻叹了一声,说道:“大哥你就不要替我求情了,父亲说的没错。是我粗心大意,如果我提前和姜塞先生或者府长打个招呼让他们关心一下裳儿,裳儿也不会被夏洛带走。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这就离开将军府,找不到妹妹我就不会再回来。”

    华修骨子里就有一股倔劲,他不再多说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

    当他从房间里出来后,再次对着自己的父亲跪了下去,说道:“孩儿知道父亲关心我,一心想让我成才。但孩儿实在是给您丢脸,这一次我离开家门到外面历练一番也有好处。”

    说完,他又转过身看着神情激动的华腾,叹道:“大哥,你也不用担心我。身为家族的子孙,这些年我也过的太安逸了,长此下去与那些纨绔子弟又有什么区别?所以我要去历练,用自己的努力找回裳儿!”

    对此,华腾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拍了拍华修的肩膀,叹道:“一路保重!”

    华修点了点头,对着在场的三人说道:“白老,父亲,大哥,我走了,你们也多保重。”

    说完,他便背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将军府。

    广场上的士兵看着华修离开家门,他们也很失落。虽然这个少爷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但是他却没有一丝贵公子的架子。这些年华修与他们混在一起,也有了深厚的感情。

    就在此时,一个老兵拿着一把大剑走了出来,来到华修的身边。

    华修认识这个老兵,而且当年这个老兵还教过他一些战场上的知识。

    华修看着这个老兵,微笑道:“李大叔,你是为我送行的么。”

    老兵轻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大剑交给华修,说道:“少爷,这把剑是兄弟们的心意。兄弟们也没什么好的东西,只能送你一把剑好在路上防身用。”

    华修拿过这把剑,抬起头看到士兵们对自己留恋的眼神,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对着众人大声说道:“大家不要担心,我还会回来的!”

    说完,华修便彻底的离开了将军府的大门。

    将军府中,华腾还是很担心,说道:“父亲,我去送送二弟。”

    华子敬点了点头,华腾便大步离开房间,骑着自己的战马扬尘而去。

    府中只剩下华子敬与白老二人。

    看到自己的儿子离开后,华子敬的表情瞬间就萎靡了下来。他坐在木椅上,脸上的表情顿时苍老了几分。

    白老站在华子敬的身后,说道:“将军是仁慈的,也很担心自己的子女。只不过身在其位,不得不做出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

    华子敬轻叹了一声,说道:“这个世上只有四个人最了解我了,除了我的父母外只有您和我那善良的妻子。”

    白老突然摇了摇头,露出神秘的笑容,说道:“还有一个人很理解你。”

    华子敬想了想,随即表露出一丝冷笑,哼道:“不错,华子龙也很了解我。”

    ----------

    升龙城的大街上涌现许多的兵马,人们还以为又要打仗了呢,一些街头商人也都收起摊子藏了起来,街上的行人也渐渐的少了。

    然而,这些兵马并不是为了打仗出动。原来这些兵马竟然全是皇室派来寻找华家大小姐的。

    华修看着这些兵马,表情非常严肃。而无巧不巧的是又遇见了华云。

    华云微笑着向着华修走来,华修冷冷的看着他,华云笑了笑,说道:“你可别这样看我,我可是好心好意把裳儿走丢的事情禀告给了皇帝。”

    本来华裳被掳走的事情华家是极力隐藏不张扬的,毕竟这个时候要是被那些华家暗里的敌人知道是极为不好的。

    如果让家族的敌人遇见了华裳,那么华裳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然而现在连皇室都出动寻找华裳了,这件事情想低调起来都不行了。

    华修缓缓的抬起手,目光冷酷,用大剑指着华云,淡淡的说道:“你今日所做的一切,将来我会十倍奉还。”

    华修懒得与华云说话,刚想离开却听到远处华腾在对自己呼喊。

    转眼间,华腾便骑着战马来到华修与华云的身边。

    华腾看到华云在此,目光也冰冷起来,哼道:“我们兄弟相见,外人最好滚得远一点。”

    华云看着华腾,眼睛里几乎都要喷出火来。但他现在不是华腾的对手,所以只能忍辱离开。

    看着华云离开,华腾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这个混账,我真恨不得立即杀了他!”

    华修摇头道:“父亲不是白痴,他都没有立即惩处华云,那么自有父亲的道理。所以大哥你也不要为了这个混蛋生气。”

    华腾消了消气,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叹道:“离开升龙城越过护城河向西直走就是帝国训练营了,在那里有一个叫做夏林的教官是大哥的战友。你骑着我的战马去寻找他,他会给予你一些帮助的。”

    华修被兄弟间的情谊深深地感动了,他握住华腾的手,摇头道:“这匹马是大哥最喜欢的战马,让我这个废物骑乘真是大材小用了。这样的战马只能配大哥这样的英雄骑乘,在战场上杀敌才不负战马的威名。”

    华腾眼神坚定,说道:“只不过是一匹马而已,你是让大哥一直为你担心,还是收下这匹马不让大哥担心?”

    见华腾眼神坚定,华修便骑上了战马。

    华腾笑了笑,说道:“这就走吧,男子汉要勇武果断,不要像女人那样婆婆妈妈。”

    华修拍了拍马背,回头说道:“华修这就走了,大哥保重!”

    “恩,保重!”

    看着华修骑着石仙绝尘而去,华腾才不舍的离开街头。

    而此时,糊涂仙师徒几人也从街头走来。宁哲露出无语的样子,说道:“华家真是好大的派头呢,女儿失踪了竟然掀起了满城风雨。”

    糊涂仙眼神深邃,看着骑马离开的华修,自语道:“此子不简单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