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忠马

    宁哲等人一直偷偷的跟在华修的后面,华修骑着战马一路向西,越过护城河后就是一条笔直的大道。顺着这条大路简直走就到达帝国新兵训练营了。

    骑着战马一路飞驰,华修留意着大道上的路人,寻找着华裳的踪迹。

    然而他却不知,在他身后一直有一个人在一定的距离内跟着他。

    白老也一直在偷偷的跟踪着华修,华子敬并没有特意派他来在暗处保护华修。但白老对华子敬足够了解,他知道华子敬并不放心华修,所以便擅自离开升龙城跟踪着华修。

    他就像一个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在大路上行走,走路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迈步,而身体却笔直的向前移动!

    当路上有人路过的时候,白老便正常行走,似乎是刻意隐藏自己的特殊本领。

    白老正在跟踪着华修,却在半路上突然停住脚步。他望着身后,双眼逐渐寒冷,并向着后方走去。

    白老走了一段距离,看到一个老者正带着一个小女孩儿慢悠悠的走在路上,此刻正向着自己这边走来。

    看到老者领着的女孩儿,白老皱了皱眉,突然大惊失色,他知道自己上当了!

    这个女孩儿正是华裳,但是牵着她的老者却不是夏洛!

    白老知道自己中了夏洛的调虎离山之计,但他现在只能救华裳和华修其中一人。

    华裳看到白老的身影,小脸上尽是紧张的神色,她扯着嗓子喊道:“白老,快去救我二哥。老坏蛋要抓走二哥,你不要管我了。我只是一个女孩儿,对家族也不能有太大的贡献。二哥以后还要上战场杀敌,二哥的安危比我更重要。您不要管我了,我知道老坏蛋暂时是不会伤害我的,因为我现在是他手中的人质。”

    白老听到华裳的声音,他的情绪异常激动,迅速来到华裳的对面,伸手就要将华裳牵走。

    就在白老的手触碰到华裳小手的时候,站在华裳身旁的老者冰冷一笑,发出一声沙哑的声音,却是瞬间将华裳带到远处。

    “当年大名鼎鼎的白战神竟然甘心当了别人的仆人,真是让人出乎意料。”神秘老者脸上蒙着面纱,声音沙哑刺耳,语气中带着嘲讽。

    白老闻言身体一颤,指着神秘老者说道:“是你,原来你并没有死,你竟然投靠了敌国!”

    “哼,总比你做人家的奴隶强。如今圣灵帝国的高手已经遍布飞龙帝国。飞龙帝国就要灭亡,看在你我相识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如果你识时务,就立刻收手随我一起回到圣灵帝国。”神秘老者说的很诚恳,他也是真心想要拉拢白老。

    白老冷冷一笑,也不废话直接用行动说话。只见他身影一闪,瞬间来到神秘老者的面前,直接去抢华裳。

    神秘老者的反应也相当灵敏,就在白老闪现在这里的时候,他也立即将华裳抱了起来,并向着远处飞去。

    白老紧紧地跟了过去,看到白老跟来华裳露出焦急的模样,大喊道:“白老不要管我,快去救哥哥!”

    听到华裳的呼喊,白老露出慈祥的笑容,大声说道:“小姐放心,二公子现在已经到达帝国新兵训练营,在那里有大公子的朋友,二公子会得到保护。”

    听到白老的话,华裳才露出一丝安心的表情。

    正如白老所说,华修现在已经来到帝国新兵训练营。

    这个新兵训练营还是很大的,营中有两千多新兵,华修来到这里直接就找到了华腾的朋友夏林。

    夏林的年纪比华腾还年长几岁,他看到华修便很热情的接待了他。

    坐在营中,华修将此行的目的告诉了夏林。夏林听了华修的讲述,他拍了拍华修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华腾是我的好兄弟,我一定会帮助你们将你们的妹妹找回来的。”

    “那就有劳夏大哥了,我还要继续寻找妹妹,就不打扰你了。”华修刚要起身离开,夏林却急忙将他拉了过来,说道:“别着急,我并没有看到夏洛带着你妹妹路过这里,你不如在这里等一等,说不定就能等到他们。这两天我让士兵们注意一下,你也可以休息几天。”

    华修想了想,便微笑着坐了下来,说道:“那我就在这里打扰几天了。”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一声马嘶突然从营外传来。华修闻声立刻来到营外,发现战马正在马棚里疯狂的乱跳。

    华修走过去,没有发现战马身上有什么变化。然而战马突然回头,却是双眼含泪,露出一种悲伤的目光看着华修!

    不错,战马竟然流露出一股悲伤的眼神,它看着华修不断的嘶叫,似乎要挣脱出去。

    华修不知道战马为何如此痛苦,便伸出手去抚摸一下马头。

    被华修抚摸着,战马才稍稍温顺起来,但它的身体仍然在颤抖。

    就在此时,夏林走了过来,轻轻的拍了拍马背,笑道:“战马与主人有深厚的感情,我想他是想它的主人了。”

    华修轻叹,抚摸着战马的额头,说道:“忠诚的战马,跟着我真是太可惜了。”

    “呵呵,你不必感叹,只不过是一匹马而已。”夏林微笑的看着华修。

    而华修却感觉这句话被夏林说出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

    深夜,华修走在训练营中。训练营建造在野外,新兵们都住着帐篷,这里并没有华丽的建筑。因为要让新兵们体会到野外生存的感觉,让他们感受着战场的气息。

    他一直觉得战马不会无缘无故的嘶叫,如果说战马想念主人当初也不会跟着自己离开。于是,他便再次来到马棚前。

    而这一次,华修看到的场面让他惊怒万分。

    此刻,战马的身上不断的渗出鲜血,而战马的样子也萎靡不振。

    现在华修知道,明显是有人对战马做了手脚。身在训练营,除了训练营的人还能有谁对战马做手脚?

    华修现在目光阴冷,他知道自己被夏林给骗了!

    “呵呵,看来你已经发现了。”

    就在华修震怒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令他心神一怔。

    因为说话的正是夏洛!

    华修转过身看到夏洛那阴邪的双眼正注视着自己,而在夏洛的身后夏林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华修惨笑一声:“夏林夏洛,你们都姓夏,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夏林叹道:“很抱歉,虽然华腾是我的朋友,但我们身份不同,所在的阵营也不同。”

    “你是圣灵国的奸细!”华修几乎是吼着说出的这句话。因为华修现在知道连自己哥哥的朋友都是奸细,那么飞龙帝国就会有更多的敌国奸细!

    想到这里,华修无奈一笑,却是不解道:“我并没有武力,你们想要抓我又何必对战马下手?”

    夏洛神秘一笑,对着华修说道:“二少爷啊二少爷,虽然我擒你是易如反掌,但是有个人想要见一见你,所以我不得不将你强行留下来。”

    “有人要见我,是谁?”华修目光灼灼的看着夏洛。

    夏洛嘿嘿笑道:“明天你就会知道了,我想你见到那个人后会让你无比的惊喜。”

    华修轻哼一声,冷冷地说道:“哼,你把我妹妹带到哪里去了,你既然捉住了我,就没必要拿我妹妹当人质了。”

    夏洛摇了摇头,笑道:“你怎么知道华家大小姐在我的手里,就算是在我手里你怎么就肯定我把她当成了人质,说不定我一不小心将她给杀了呢?应该有这个可能。”

    “因为你不敢!”华修的话语掷地有声,冷哼道:“如果你敢对我妹妹下手,我父亲饶不了你!”

    “哈哈,你父亲又能怎样。等圣灵帝国的大军攻下飞龙帝国的时候,你父亲早就战死在沙场上了。”

    看着夏洛那狂笑的模样,华修也懒得和他争辩。

    日升东方,天空露出了鱼肚白。

    华修一夜没睡,他现在坐在营帐中,此时营外有众多新兵把守,他就是想逃也逃不出去。

    这些新兵都来自外地,他们并没有见过华修,所以都不认识华修。

    让华修无奈的是,夏林竟然对新兵们说自己是来自敌国的奸细。

    华修在营帐里坐了一上午,这期间他连饭都没有吃,身上的行礼也被夏林给扣下了。

    听着自己的肚子饥肠辘辘,华修露出苦笑。

    就在此时,夏林与夏洛走进了营帐。夏洛还是那一脸阴邪的笑容,夏林的眼神里却是有些不忍。

    华修看在眼里,心里感叹不已。看来这个夏林真的与自己的哥哥是很好的朋友,但无奈二人在不同的阵营。

    夏洛嘿嘿一笑,对着华修说道:“尊贵的华家二少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要见你的人来了,此时正在帐外。”

    华修冷哼一声,站起身走到营外。当他看到来者的时候,他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他颤抖着声音指着前面的人说道:“你我都是华氏子孙,你竟然真的私通外敌!华云,你这个畜生!”

    华云颌首,呵呵一笑:“我的好弟弟,谁让你有一个那么霸道的父亲呢?而我不喜欢你那霸道的父亲,但是我又没有实力扳倒你的父亲,所以我只能投靠伟大的圣灵帝国,只要打败飞龙帝国,那时候你们一家人在我眼里也都是蝼蚁了。”

    华修冷笑道:“你很嚣张,你就认定了能够吃掉我?竟然敢出面见我!”

    华云轻轻的拍了拍华修的脑袋,说道:“可爱的弟弟,我这不是来给你送行的么,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好弟弟。”

    华修怒火中烧,他忍受不了华云所做的一切,但他却没有实力亲手消灭这个家族的叛徒!

    就在华修与华云怒目相视的时候,萎靡的战马突然挣脱脖子上的绳索,并一跃跳出马棚。

    华修见到战马跳出,他立即骑在战马上。战马不惧新兵的阻拦狂奔起来。

    “还真是衷心的畜生。”华云不冷不热的笑了一声,随即阴沉着脸从身边新兵的身上夺过一把弓箭,向着战马与华修连续射了几箭。

    不得不说华云的射术很精湛,不仅战马的身上射中了几箭,就连华修的肩膀上也中了一箭!

    但是战马却忍着疼痛一路狂奔,速度不降反升。

    华云见状刚要骑着自己的战马去追,却被夏林拦了下来。

    华云不解的看着夏林,夏林笑道:“不用追了,昨日那匹战马被我服用了七毒散,他跑不了多远的。”

    华云不听夏林的劝说,还要去追寻华修。而夏洛却冷哼一声,强硬的说道:“华云公子,请你不要擅作主张,现在你在我的地盘,就要听我们的话。”

    华云轻哼一声,便进入营帐中休息去了。

    夏洛看着夏林,冷哼道:“有的时候太仁慈很不好。”

    夏林叹道:“我只是给自己留个余地而已。”

    “到时候他们反过来咬你的时候,希望你不会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夏洛不快的说道。

    夏林的表情也严肃起来:“我今日只是尽了朋友的情谊,下一次我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哼!”夏洛冷冷的哼了一声,脸色却有些苍白。

    夏林低下头,低声道:“请您原谅我对你下毒,让您的法力暂时消失。”

    夏洛瞪了夏林一眼,便转身离开了新兵营。

    战马飞驰,奔跑了一段距离后它发出一声凄惨的嘶鸣,终于虚弱的栽倒在地上。

    华修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奄奄一息的战马,抱住战马的脖子,却看到战马的双眼流出了泪水。

    “马儿,你为了我拼尽了自己的生命,我会为你报仇。此仇,不共戴天!”

    战马耗尽了全力守护着华修,看着战马的尸体华修心里酸楚无比。

    华修的身上也中了一箭,他伸出手握住肩上的箭支,咬着牙将箭支拔了出去。一股血窜了出去,他的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

    本来他就没有吃饭,现在又受了伤身体极其虚弱。他将衣袖撕扯下来一块,忍着痛绑住了伤口。

    看着四周,他现在只能继续向西行走,已经不能后退了。

    华修摇晃着身体艰难的向前行走,他感觉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支撑不住晕倒在地上。

    此时糊涂仙师徒几人终于现身,宁哲欲要去救晕倒的华修,但却被糊涂仙拦了下来。看着宁哲不解的目光,糊涂仙淡淡的说道:“现在还不是我们出手的时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