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阿囡

    圣水镇是一个民风朴实的小镇,小镇距离新兵训练营只有短短一里地的路程。因为小镇靠近新兵营,而且小镇东边的圣水河也直通升龙城,所以这里的行人过客很多。

    阿囡是一个热心肠的姑娘,小镇里的人全都知道她的名字。而且她有一个特殊的本领,她平时不吃饭,不饿也饿不死。她甚至连饥饿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

    阿囡的身世也是个谜,她小的时候来到这个镇子的时候人们都把她当作怪物,没人敢接近她。后来阿囡渐渐长大也懂事了,她经常帮助镇里的人解决大大小小的问题,现在镇里的人也把她当作一个正常人来对待,而且相处的越来越好。

    三天前阿囡在路边采花的时候遇见一个晕倒的陌生男子,因为她的体质奇特力气也大的没边,所以很轻易的就扛起陌生男子回到自己的住处。

    阿囡没有一个固定的住所,她平时就住在小镇西边的一片森林里。镇里的一些长辈倒是让她去镇子里住,但是她却不习惯住那些四四方方的房子。以她的话说那些四四方方的房子就像牢笼一样,她看着就不自在。

    所以,阿囡虽然白天的时候在镇子里游逛,但是到晚上的时候就会跑回森林里睡觉,活脱脱的就像一个小野人。

    清晨,茂密的森林里阳光透过树枝照射下来。阿囡揉了揉眼,打了个哈欠,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她摸了摸自己脏兮兮的小脸,无忧无虑的笑了起来。

    她身上的衣服还是三年前镇里的某个大婶给她做的,她一直没换也没有钱买新衣服穿。

    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脸上也脏兮兮的,即便这样也掩盖不住她甜美的笑容。尤其是她一双笑起来宛如月牙一样的眼睛,看起来可爱极了。

    阿囡宛如灵猴一般三下两下就跳到了树上,然而她站在树枝上却是很稳很稳,而且树枝也没有折断。就连阿囡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拥有这种本领。

    她站在树枝上向着下面遥望,偶尔几只野兔从树林里穿过也都被她清清楚楚的看到。

    她每天都有这种习惯,早晨起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跳到树上看着树林中的景色。

    看了一会儿,便从树枝上直接跳了下来,在她落到地上的时候身体也很稳很稳。

    她走到那个陌生男子的面前,发现陌生男子还是昏迷不醒,于是她的眼神里涌现出一丝迷茫。

    “死了么?”阿囡小声嘟囔一句,便伸手捅了捅男子的肩膀。

    见男子还是没有反应,她便又捅了捅男子的肩膀。然而这一次,男子突然睁开眼睛,并大声惨叫起来。

    这一声惨叫吓得阿囡跟见鬼似的闪到一旁,警惕的看着这个大喊大叫的陌生男子。

    这陌生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华家二公子华修。

    华修咧着嘴惨叫着,刚刚他的意识模糊,隐约感觉有人戳自己的伤口。当他完全清醒的时候,伤口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他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

    他现在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毕竟饿了三天三夜连口水都没喝。

    华修躺在地上看到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女孩儿,打了声招呼:“姑娘,你好。”

    “你…你好。”阿囡露出怕怕的表情,弱弱的说道。

    华修刚才惨嚎了一阵,仿佛所有力气都用尽了。他不好意思的看着这个不认识的女孩儿,轻咳了一声,开口道:“这树林里有没有野果子啊?”

    “哦,你饿了么,我这就去给你采摘一些果子去。”阿囡倒是干脆,直接就转身进入树林里采果子去了。

    不久后,阿囡便抱着一堆野果走了回来。华修眼睁睁的看着阿囡放在地上的那些野果,尴尬的说道:“姑娘,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你能不能喂我…”

    阿囡笑了笑,眯了眯月牙般的眼睛,拿起一颗果子送到华修嘴边。

    华修早就饿透了,也顾不得面子,张嘴就将整个果子吞了进去。然而刚刚咬了一口,华修便将这颗果子吐了出去,他苦着脸说道:“这果子怎么这么涩,牙都要涩掉了。”

    阿囡嘟着小嘴,又从地上捡起一个果子,送到华修嘴边:“你尝尝这个,我平时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果子了。”

    华修轻轻的咬了一口,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咧着嘴说道:“这果子甜掉牙了啊!”

    阿囡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从地上捡起另一个果子,拿到华修的嘴边说道:“你不喜欢甜的,那尝尝这个吧。”

    华修小心翼翼的舔了舔这个果子,他只是这么轻轻一舔脸就黑了:“这是什么果子,怎么比药还苦啊…”

    “那你尝尝这个。”

    “哎呀,比辣椒还辣!”

    “那这个呢?”

    “姑娘,你吃过臭豆腐么?”

    “没有吃过,那你再尝尝这个。”

    “比我家的陈醋还酸。”

    “哦,那你尝尝这个。”

    “……”

    华修苦着脸尝了一个又一个野果,这些野果都难以下咽。但是华修实在是太饿了,便忍着胃里反的酸水强行吃下了几个果子。

    阿囡看到华修终于吃下几个野果,她便露出很开心的模样,甜美的笑了笑,对着华修说道:“你先吃着,我去给你盛点泉水回来。”

    片刻后,阿囡拿着不知什么植物上的大叶子,用大叶子盛着一汪水走了回来。

    华修看着这个纯洁无邪的女孩儿,眼神也柔和起来,叹道:“谢谢你了,姑娘。”

    阿囡只是笑了笑,便将叶子送到华修的嘴边。

    华修嗅了嗅,发现这个叶子竟然散发着一股酒香,他慢慢地喝了口叶子中的泉水,泉水清甜爽口,也让他的精神爽朗起来。

    吃了难吃的野果喝了清甜的泉水,华修也渐渐的有了些力气。他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儿,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出现在这片树林里。”

    阿囡灿烂一笑,说道:“这里是我的家,我的名字叫做阿囡。”

    “阿囡?很奇怪的名字呢。我的名字叫做华修,是你救了我吗?”华修也微笑着看着她。

    阿囡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三天前我在路边遇见了你,便将你扛起来带到这片森林。”

    “你扛着我?”华修瞪着大眼看着阿囡,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阿囡点头道:“是啊,我一路扛着你把你带到这个地方,但是你一直不醒,我还以为你死掉了呢。”

    华修看着眼前这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儿,不禁露出了苦笑,他知道自己遇见怪物了。

    就在华修发呆的时候,阿囡看着他的肩膀露出一丝迷茫的神色,说道:“你的肩膀上为什么要用布条绑着,而且还沾着许多的鲜血?”说完,她便伸着手指又在华修的伤口上戳了戳。

    “啊!~~”

    华修顿时惨叫一声,几片树叶在他面前飘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