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机缘

    时至今日,宁哲等人已经游历了一年。经历了诸多奇遇,进入了一些险地,得到了充足的锻炼。

    就在昨日,糊涂仙带着阿囡离开了队伍,说是去寻找阿囡的故乡。韩延锋独自一人继续历练。剩下红莲和宁哲与石仙一起返回周国,前往京城。

    这一路走来,师徒几人越来越亲密,到了现在,宁哲甚至把红莲当作了亲妹妹一样对待。

    红玲平时古灵精怪,总是惹出一些事端,最后都是宁哲和韩延锋帮她摆平的。

    “带着你们两个累赘真是倒霉,要是我自己直接就用法术返回京城了。”石仙挺着肚子,一边走一边抱怨着。

    宁哲瞥了他一眼,说道:“我都懒得理你,当初是你把我带出来的,现在又嫌我是累赘。你嫌弃我们你就自己离开啊,干嘛非死皮赖脸的跟着我?”

    石仙揉搓着脖子上挂着的那串珠子,没好气地说道:“要不是因为金刚石被你得去,你以为我会跟着你啊?”

    “好了好了,你们俩就别斗嘴了。你们不累我听着都累了。”红玲捂着耳朵,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三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倒也不沉闷。

    ——————

    伊人伫立,独对寒窗明月,所有的风花雪月是一场太迷人的沉醉,无人可解,也无人陪伴。

    望穿秋水,望断天涯路,却早已不见旧日欢颜,泪痕点点,沾满衣袖,花香幽幽,却早已是眼中的颓废。

    花开花谢,几度春秋,日升日落,几度风雨,坎坷在心,沧桑满怀,那怀旧抚琴的女子,犹是一副未尘封的画卷。

    断魂谷中,不知何时搭起了一间茅屋,一座小院。从茅屋中走出一名女子,她就是红莲的母亲白雪。

    白雪独自一人在院中抚琴,拨弄着琴弦,弹奏出一曲充满忧伤的音律。

    虽花香四溢,但她却满心枯寂,她现在唯一牵挂的便是那在人间四处游历的女儿。

    “今日不知怎的,为何一直心绪不宁?”

    乐声戛然而止,白雪站起身来,心中充满了忧虑。

    就在此时,天际忽然飘来一片祥云,祥云缓缓降落,在临近地面之时,变成一团雾气四散蒸发,却从中出现一位端庄的白衣神女。

    白衣神女落于白雪面前,白雪见到此人,情不自禁的生起一股敬畏臣服之心,跪在了地上,对其叩首。

    “起来吧。”神女声音清冷,却并没有半分傲色,而是身上带着那股威严,令人臣服的气质。

    白雪从地上站起,面带疑惑,却又不敢多言。

    神女见状,微微一笑,声音也柔和了些,说道:“你乃千年雪莲化形而生,自喻名白雪。你本来有一段千载难逢的仙缘,却因为与凡间修士相恋而错过。我为东天花祖神女,掌管东方花木精灵。我不忍见你堕落下去,故于今日收你为闭门弟子,你可愿意?”

    白雪果断地摇头,坚定的说道:“小妖尘心未了,故不能拜神女为师,有愧神女抬爱。”

    神女微微一叹,摇头说道:“罢了,看来是时机未到。冥冥之中,自有机缘。今日我赐你一物,如若他日你想要求助于我,便带着它到东方升仙台,到时我自会现身。”

    正说话时,神女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把花瓣状的玉簪,并将这玉簪交到了白雪的手中。

    白雪还没来得及道谢,神女便瞬间消失了。

    白雪将玉簪轻轻的插在头发上,带着疑惑回到了茅屋之中,不知那神秘的东天花祖神女为何将此物交给自己。

    ——————

    一晃数月,万象更新。

    这一天宁哲,石仙和红莲终于赶回了周国京城。

    一年前宁哲从这里离开,如今再次回到这里,却已经有些陌生了。

    因为离开的时候是春夏季节,如今回来已经是冬季。

    有道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天空飘着小雪,街道上房屋上都被大雪覆盖。放眼望去,一片白色。

    “咱们这样漫无目的的闲逛,去哪里找冰清她们?”宁哲凝望着四周,一脸迷茫。

    石仙说道:“离开的时候我给了她足够的盘缠,够花三年五载的了。就算是南极仙宫那些长老来了,她也会在这里等你的。因为你是他的机缘,她不会提前离开。”

    宁哲不解:“什么是机缘,是感天动地生死恋,还是白日飞升得道成仙?”

    石仙停下脚步,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所谓机缘,就是天机不可泄露。”

    宁哲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

    三人走着走着,鬼使神差似的再次来到醉仙居。

    闻着里面飘出来的酒香,石仙驻足走不动了,拉着宁哲的手大声说道:“不行了,这一年多风尘仆仆走南闯北的,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陪我去潇洒一番了。”

    宁哲甩开石仙的手,无奈的说道:“我倒是想潇洒,但是你见过两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逛妓-院的吗?”

    石仙抠了抠鼻子,本来就小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站在宁哲身边的红莲,嘿嘿笑道:“小丫头片子懂什么,等会儿咱们进去吃好喝好之后就给她单独订一个房间,然后咱们俩吗……嘿嘿!”

    宁哲往石仙面前凑了凑,背着红莲小声说道:“你这老妖怪,竟是这般猥-琐,不过我喜欢!”

    石仙哈哈一笑,带着宁哲和一脸迷茫的红莲走进了醉仙居中。

    这外面寒天雪地的,但是来醉仙居的人却仍不见少。

    这里飘荡着满楼的胭脂味和酒气,宁哲虽说是第二次来这里,但小心脏依旧狂跳不停。别看他表面上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紧张了。

    他心里有点怀心思,也有点小纠结。其实他对这种地方还是有些打怵的,但心中那丝小小的欲念之火却总是促使他进入这人间仙境般的心魔之中。

    而且宁哲本身没有真正的交过女朋友,对于女人充满了懵懂和好奇,所以一经石仙诱导就情不自禁的进入这烟花垂柳之地。

    石仙和醉仙居的老鸨打了声招呼,然后便带着宁哲和红莲轻车熟路的向着楼上包间走去。

    宁哲走在楼梯上,向着楼上望去,在不经意见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见到此人,宁哲有些诧异。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