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青楼悬案 一失两命

    “红莲姐姐,你怎么哭了?”月儿看到红莲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追过去问道。

    这时宁哲也走了出来,看着蹲在地上啜泣的红莲,他不知该如何劝慰。月儿站在红莲身边,小声地安慰着,伸出小手擦拭着红莲脸上的眼泪。

    “红莲,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你,也一直不知道你竟然对我有好感。你是一个好姑娘,虽然按辈分我是你的师叔,但我一直都把你当作妹妹看待。起来吧,别哭了。我答应过你娘要好好的照顾你。”宁哲在红莲身边细声的安慰着她。

    红莲擦了擦眼泪,站起来看着宁哲,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哽咽着说道:“我不是怪你和别的女人好,我只恨自己连一个妓女都比不了。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连手都没牵过。”

    “这……我……”宁哲听了红莲的话,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他完全没想到红莲竟然是这么想的,很是出乎预料。

    “算了,我也不奢望你能给我什么,只要以后我们还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红莲说完这句话,就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回到房间里,不哭不闹,这让令宁哲感觉很诧异。

    宁哲站在原地,发着呆,突然感觉屁股一痛,回过头看到月儿正用她那肉嘟小手掐自己的屁股。

    “让你欺负红莲姐姐,我把你屁股掐烂了!”月儿鼓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大声说道。

    宁哲哭笑不得,月儿使劲的掐了一下就跑回了屋子。不一会儿如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看着宁哲,摇头苦笑道:“跟着你的那个姑娘是我见过的最大度的女孩儿了,她不仅没打我骂我,还帮我收拾屋子,不过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也看不出她是悲是喜,但看得出来她还是蛮失落的。”

    如烟刚说完话,楼下便走来一位肥头大耳的胖子。这胖子还没走上来,就大喊着点名让如烟陪客。

    宁哲看着楼下的胖子,皱着眉头,握紧了拳头。

    如烟呵呵一笑,站在宁哲身边,说道:“怎么,吃醋了?别忘了我可是一名妓女,小雏儿,千万不要对妓女动真感情。像你这般英俊潇洒的男人,还愁找不到好姑娘吗?”

    宁哲看着如烟那一脸淡淡的微笑,他突然感觉自己心里堵得慌。

    “如烟,将来我一定会替你赎身。石仙很有钱,等他回来了我管他借钱替你赎身。你别再接客了,看着你跟别人在一起,我这心里不是滋味。”宁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和如烟的关系只算是一夜情,明知道对方是一名妓女,但还是看不得别的男人和她在一起。他现在也理解了红莲此时的心情。

    如烟摇头一笑,此时那个胖子已经走上楼来。胖子一把搂住如烟的蛮妖,如烟一脸媚笑,伴随着胖子向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宁哲现在恨不得一拳打死眼前这个死胖子,气得牙痒痒。

    最终宁哲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窗外,外面又下起了雪。

    宁哲忽然想起了薛之谦唱的那首《认真的雪》,于是他情不自禁的哼唱了起来:“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我并不在乎自己究竟多伤痕累累~可我在乎今后你有谁陪~”

    红莲坐在一边,安静的听着宁哲哼唱,月儿在一边翻着买回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

    “啊!死人了,死人了!”

    过了很久,外面突然传来喊叫声。宁哲和红莲带着月儿走出房间,看到刚才那名胖子此时正在门外大喊大叫,脸都吓白了。

    宁哲惊呼一声,推门而入,发现如烟正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眼睛瞪得很大,眼珠发紫,嘴唇发黑。他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脑袋,指甲都镶进了皮肉中,看得出她死得很痛苦。

    这时醉仙居的老鸨带着伙计来到这个房间,醉仙居的老鸨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石仙平时叫她珠妹儿,而其他人都叫她珠姐。

    珠姐看到如烟的尸体,皱着眉头,眼中露出一丝不忍。她轻叹了一声,吩咐身边的伙计道:“你们几个把如烟抬出去吧,她是个孤儿,就把她安葬到后院吧,记得走后门,别让客人们看见了。”

    宁哲看着如烟被几个伙计抬走,他顿时怒气冲冲的走到门外,一拳打在瘫坐在门槛上胖子的脸上。

    胖子的门牙都被宁哲打掉了,宁哲怒视着胖子,抓着他的衣领,大吼道:“说,你对如烟做了什么!”

    胖子吓得全身颤抖,突然惨叫一声,张口喷出一道鲜血。随即嘴唇也变得发黑,眼睛发紫,就这么死在了宁哲的面前,与如烟的死相一样。

    看到胖子也死了,珠姐的神色也有些慌张。她走了过来,像是对宁哲说,也像是自言自语:“看来这不是简单的中毒身亡,现在必须要报官了。”

    宁哲松开胖子的衣领,露出一副不解的样子。按理说这段时间如烟一直都和胖子在一起的,如果是胖子害死了如烟,那么为什么现在连胖子都死了?

    红莲与月儿回到宁哲的身边,珠姐看着他们三人,轻哼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不怕沾上晦气吗?”

    宁哲摇了摇头,让红莲和月儿回到自己的房间,而他则留下了下来,对珠姐说道:“我也在案发现场,你为何要袒护我。你现在完全可以报官说是我杀死了如烟和这个死胖子,这样也保住了醉仙居的名誉。”

    珠姐冷笑道:“醉仙居之所以能够一直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一个义字。我醉仙居的姑娘虽然卖身,但都不会出卖自己的内心。而且老石特意嘱托我让我好好照顾你的,老石看好的人一向都不错,所以于公于私我都不会陷害你。”

    听到珠姐的话,宁哲是无比的佩服。他对珠姐抱了抱拳,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这件事情最终珠姐还是报了官,仵作对胖子尸体得出的验尸结果是中毒身亡,但却查不出是中了什么毒,再加上珠姐报案时称案发现场没有其他人,这件案子一时间成为了悬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