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乡愁

    宁哲抱着小乐翎来到石洞的洞口,他刚要向着上面飞去,猩爷突然拉住了他的衣袖,尴尬的说道:“你先别走,我不会飞。只有小公主施法我才能飞上去。每次我要离开这里的时候都是她施法将我送到悬崖的上面,从悬崖上跳下来的时候也是她施法帮助我,不然我早就摔死在悬崖底下了。”

    宁哲好奇的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儿,轻笑道:“你还会施法?”

    小家伙调皮的眨了眨眼,然后咯咯一笑,身外的光芒突然强盛起来。此时猩爷的身体就像被什么东西托着一样向着上面飞去。

    看着小公主水灵灵可爱极了的模样,宁哲忍不住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小脸蛋。

    被宁哲轻轻的亲了一下,小家伙眨着水汪汪的碧蓝色的大眼睛,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摸了摸宁哲的脸,目光里带着浓浓的暧意。

    看着二人间温馨的场面,可把红莲嫉妒坏了,但她又碰不了这个奇怪的小家伙,只能撅着嘴生闷气。

    宁哲看着红莲耍起了小性子,他轻轻的笑了笑,对着小乐翎说道:“可以让这个阿姨摸一下你吗?”

    红莲一脸黑线,反驳道:“是姐姐不是阿姨!”

    小家伙似乎是听懂了宁哲的话,伸出小手向着红莲挥舞着,身上的光芒也缓缓地消失了。

    红莲微笑着走了过来,握住了乐翎的小手,显得很是激动。她迅速从宁哲的怀里将乐翎抢了过来,溺爱的将小家伙抱在了怀里。

    “以后就让姐姐保护你吧。”红莲母性尽显,她的所有情绪都被小家伙萌萌的小眼神给融化了。

    乐翎将目光投向宁哲,似乎在寻求宁哲的意见。宁哲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让这个姐姐抱着吧,你之前身上发的光应该是保护你的东西吧。以后要是遇到陌生人你还要用那种光保护自己,现在我们可以会保护你。”

    趴在红莲怀里的小乐翎突然娇笑了一声,并清脆的说了一句:“哥哥,姐姐。”

    “哎呀,小家伙太可爱了!”红莲溺爱的亲了亲乐翎的小手,目光里是浓浓的怜惜。

    这时一直闷不出声的月儿突然深深地叹了一声,对着二人说道:“这个小公主来历非凡,我劝你们还是让那个大猩猩照看着吧,她以后说不定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宁哲脸一黑,一脸诧异的看着月儿,说道:“你这小家伙是不是吃醋了,怎么说话老气横秋的?”

    红莲也崩着脸说道:“就是就是,刚刚我不救你上来好了。”

    “得,我错了还不行吗。好心当成驴肝肺,真是的。”月儿一脸委屈的看着宁哲与红莲。

    见月儿不是开玩笑也不像是耍性子,宁哲沉声道:“月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现在住在醉仙居,以后还不知道在哪里落脚呢,让她跟着我们风餐露宿也不是很好。”

    红莲哼道:“总比被那个笨猩猩带着好吧?”

    宁哲抬起头看着悬崖上的大猩猩正傻乎乎的看着自己这里,他无奈的苦笑一下。就这样宁哲和红莲带着小家伙和月儿飞到悬崖之上。

    此时已经到了夜晚,瀑布下的流水声宛如自然的音律令人心清气爽。

    一丝丝的凉风从面上吹过,弯弯的月儿挂在了山顶的天幕,银白色的月光洒在了大山沟壑之间,宁哲红莲二人坐在悬崖边上,看着身旁的那条不结冰的奇怪小河,河水流向瀑布,柔白的月光照在清澈的河水上,倒映着自然月夜美好的画面。

    夜静了,人也静了。

    小家伙躺在红莲的怀里已经熟睡,大猩猩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睡得鼾声隆隆,不惧天寒地冻。月儿跑来跑去一个人玩耍。宁哲坐在一旁,歪着头看着昏昏欲睡的红莲。

    红莲回过头看着宁哲,小声道:“你有病呀,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宁哲嘿嘿笑道:“你为什么不求我啊,你求我抱着乐翎,这样你就可以睡觉了。”

    红莲白了宁哲一眼,回过头不去理他。

    宁哲轻轻一笑,向着红莲身边靠了靠,笑道:“把乐翎交给我吧,你去睡吧。”

    红莲看着宁哲一脸微笑的模样,轻笑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多好,平时跟个猴子一样真是烦死了。”

    被红莲这么一夸,宁哲顿时挺起了胸膛,大咧咧地说道:“那是当然,你小师叔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哎,是狗改不了****。刚夸一句就原形毕露了。”红莲笑了笑,小心翼翼的将乐翎交到宁哲的怀中。

    “谢谢你了,我去睡了。”红莲打了个哈欠,躺在地上就睡了起来。看样子真是困极了。

    修行者可以用真气护体,抵御寒冷的天气,但是宁哲还是脱下外套盖在她的身上。

    宁哲静坐在一旁,看着怀中熟睡的乐翎,小声道:“你这个小家伙儿究竟有什么魔法让大家都围着你转呢?”

    夜风吹拂,一缕缕薄雾般的轻烟从河面上升起,随着轻风袅袅地飘向起伏的山峦,淡消在深远的天边。

    宁哲轻叹了一声,每逢月夜倍思乡,不知在另一个世界,亲人与朋友都可安好?

    蓦然回首,流转经年,花开花落,人聚散,匆匆过!夜风吹,寒雪飞舞,零落异乡,一斗思量,几番愁肠!

    宁哲唯有深深一叹,让这份乡愁飘向远方。

    然而,就在此时的悬崖下方,一位满头银发的女子正向上凝望。

    似乎听见……是谁,还在这里轻叹?

    她挥袖轻舞,歌声清唱:

    “韶光千年一逝,繁华已尽;山水之于忘川,我于奈何之桥。白发三千一绕,红衣妖娆;冥界众生普度,轮回三生三世。”

    她停止优美的舞姿,看着天边柔和的月光,轻叹道:“万丈深渊,分飞劳燕……“

    叹息着,她的身姿又是慢慢舞动起来,清唱起又一首悲伤的歌谣:

    “如若相逢、一生仿若一刹、几番天涯、清歌信手漫撒。苍颜白发、卷土成沙、红尘脚下、三千缘法、双泯双华、难与他共春暇、一场颠倒梦一生锁枷、如幻如化、执念长劫无解、生死河难渡十方虚空、无际无涯。”

    宁哲坐在悬崖边上,隐约听见悬崖下面断断续续的歌声,他警惕的望着下方以免妖邪出现。

    就在此时月儿走了过来,对宁哲说道:“这下面有一股很强大的妖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