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绝命怨女

    就在宁哲观察悬崖下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传来,他回头看去,看到一道人影慢慢逼近,当此人来到悬崖边,宁哲看清他的脸庞,不禁惊呼:“二师兄,你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韩延锋。

    见到宁哲,韩延锋也有些惊讶,他拿着自己的宝剑,说道:“我一直都在人间历练,今夜恰巧路过此地,但是我这把剑一直嗡嗡作响,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

    正说着话,韩延锋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指着宁哲的脸,说道:“你的脸上怎么全是银色的毛发?”

    宁哲露出一副极其无奈的样子,脱掉上衣,露出一身银色的毛发。

    “我也不知道这一身的毛为何又长了出来,正好二师兄你来了,麻烦你再帮我把这身毛都刮了吧。”

    说完话宁哲就把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把乐翎交给月儿抱着,月儿看着宁哲一身毛发的样子,捂着嘴偷笑着。

    宁哲脸都黑了,对月儿说道:“一会儿我就光屁股了,快转过身去别偷看。”

    月儿嘻嘻一笑,说了声知道了,然后就乖乖的转过了身。

    韩延锋拔剑出鞘一套娴熟的剑法施展而出,宁哲身上的毛很快就被剃的精光。

    宁哲嘿嘿笑着捂着自己的命根,快速的将衣服穿上,对韩延锋伸出一个大拇指,夸赞道:“二师兄的刮毛技术真是越来越精妙熟练了。”

    韩延锋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骂道:“给你这个臭猴子刮毛用,真是苦了我的宝剑了。”

    “嘿嘿,你这剑又不是大姑娘那么矫情干嘛。”宁哲指着韩延锋手中的剑开玩笑说道。

    然而这把宝剑却突然弯曲着软了下来,剑体上露出淡淡的红光。宁哲惊讶的看着这把剑,说道:“不是吧,一把剑也会害羞?”

    “当然了,我这把剑是雌剑。”韩延锋轻轻的抚摸着宝剑的身体。

    宁哲伸出手弹了弹这把宝剑,笑道:“一把剑还分公母啊。不过我至今都不知道你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呢,今天才知道这把剑这么有灵性。”

    韩延锋将宝剑收回剑鞘,说道:“这把剑的名字叫做落羽剑,落羽剑一共有两把,这把是雌剑,另一把雄剑不知道在哪里。”

    宁哲问道:“这把落羽剑这么有灵性,来历应该非同凡响吧?”

    韩延锋点头道:“这把落羽剑是师傅在游历天下的时候捡到的。后来师傅救了这把剑的剑灵,剑灵为了感恩就一直跟在师父身边。当年师傅收我为徒的时候就把它送给了我。”

    “剑灵是什么东西?”宁哲问道。

    韩延锋解释道:“世间除了普通的剑,还有五种孕有剑灵的剑种。分别是神剑、仙剑、魔剑、妖剑与鬼剑。这其中神剑、仙剑和魔剑都比较好理解,神剑最强,魔剑最凶,仙剑最为飘渺。而妖剑却分为两种,一种是宝剑成妖,就是剑本身修炼成灵体形态;另一种是妖灵成剑,大概的意思是说妖精将自己修炼成了一把剑。而鬼剑最为特殊,鬼剑是一种无形的剑体,也叫做剑魂。通俗的说就是毁灭之剑的魂魄。这五种剑皆有剑灵,其中的剑灵因为剑的品种不同性格也不同。神剑的剑灵最为刚强正直,仙剑的剑灵潇洒自如,魔剑的剑灵凶狠成性,妖剑的剑灵大多数的灵智都没有完全开启,所以比较单纯。而鬼剑剑灵的性格一般都是诡异莫测。”

    宁哲听得心驰神往,咂嘴道:“想不到剑也分这么多种,师兄的落羽剑又属于哪种剑呢?”

    韩延锋说道:“落羽剑属于妖剑,是妖灵成剑。她的本体是一只奇怪的灵鸟,就连师傅也不知道是什么鸟。”

    “哦,我懂了。想必另一把雄剑应该是这把雌剑的丈夫吧?”宁哲看着韩延锋背着的落羽剑,嘿嘿邪笑着。

    韩延锋笑骂道:“你的思想怎么那么邪恶,真是拿你没办法。”

    宁哲撇嘴道:“我这是洒脱自在,本性流露。可不像你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面还不是龌龊的很。有次你偷看红莲换衣服都被我发现了,嘿嘿。”

    韩延锋老脸一红,急忙捂住了宁哲的嘴,嘿嘿笑道:“你可别出卖我啊,咱们都是男人应该互相理解的。咱们以前在一起历练的时候身边就一个女孩儿陪伴着,多看一眼是一眼啊。”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落羽剑突然化为剑灵的模样,并火速的向着悬崖之下飞去。

    剑灵是一只拳头大小的灵鸟,全身长着火红的羽毛。

    宁哲不解道:“剑灵为何突然向着悬崖之下飞去?”

    韩延锋望着悬崖之下,说道:“落羽剑是妖剑,如果有同类靠近它就会感受到。我想剑灵是遇到了它的同类了。”

    宁哲好奇道:“你不下去看看?”

    “不必了,如果剑灵遇到危险会向我发出警示。”说罢,韩延锋便在此处盘坐下来,开始打坐。

    宁哲撇了撇嘴,小声嘀咕着:“以前就总看你打坐,无聊死了。”

    韩延锋闭着眼,沉声说道:“打坐可以静心静气,更可以吸纳自然之气与日月精华,对修行有好处。”

    “得了,你别教育我了。你愿意打坐自己打去,我可没那么无聊。”宁哲对韩延锋说着,然后将月儿怀中的乐翎抱了回来,低下头对着怀中熟睡的小乐翎微微一笑。

    “看不出来你还挺喜欢小孩子的。”韩延锋睁开眼站了起来,对着宁哲笑了笑。

    宁哲瞥了韩延锋一眼,说道:“你不是要打坐吗?”

    “我也想啊,不过刚刚剑灵发出警示了,我得去下面看看有什么妖邪在此处出没。”说完,韩延锋便凌空一跃向着悬崖之下飞去。

    宁哲好奇的看着悬崖的下面,然而就在此时乐翎的身外又发出了淡淡的光芒,但是她还在熟睡。

    宁哲看着乐翎,自语道:“看起来这些神奇的光芒可以自主的保护小乐翎。”

    月儿也打起了哈欠,靠着宁哲的胳膊就睡着了。宁哲轻轻的摸了摸月儿的脸蛋,回头看着一旁熟睡的红莲,轻叹道:“今夜还真是漫长啊!”

    韩延锋飞到悬崖之下找到了剑灵,此时他正面对一位银发女子。

    剑灵的胆子似乎很小,见到主人到来迅速飞了回来,变成剑体归鞘。

    这位银发女子背着一架古琴,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浓妆艳抹,看起来妖艳无比。

    她注视着韩延锋,表情冰冷。

    韩延锋也注视着她,露出一丝惊讶,沉声道:“妖气弥漫,死气沉沉。你是一只强大的妖灵,却已死去。现在是一具魂魄之体。”

    “你这个弱小的修炼者眼光倒是不错。”女子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便不再搭理韩延锋。

    韩延锋脸色凝重,哼道:“如果你是一只普通的妖灵或者孤魂野魄我都不会难为你,但是你身上煞气非凡,目光凌厉。你这等凶狠的恶魂岂是善良之辈?”

    银发女子冰冷一笑,哼道:“看来你是不打算放过我了?”

    “降妖除魔,替天行道!”韩延锋大喝一声,宝剑自动出鞘。

    韩延锋手持落羽剑,施展裂天剑法,宝剑出击,剑影虚幻,重重叠叠,强猛的剑气撕裂虚空,向着女子冲击而来。

    “小小的修炼者也敢在我绝命怨女面前撒野!”这个自称为绝命怨女的女子大喝一声,将背上的古琴抛起,她凌空跃起手持古琴弹弄起来,琴音瑟瑟,却是暗藏杀机。

    优美的音律令人神伤,而伴随音律的却是一种无形杀机!

    琴音之中有着极深的杀气,宛如利刃一般撕碎一切。

    落羽剑的剑气与古琴的琴音在空中无形对峙,迸发出汹涌的力量扩散出去,狂风起,雪花飞,飞沙走石。

    “剑影如魂,宝剑如神。神魂合体,斩妖噬魂!”韩延锋大喝一声,身影闪烁一飞冲天,举起落羽剑狠狠的向前挥击。剑光闪烁,在月色下呈现出快速重叠的剑影。

    绝命怨女加快抚弄着琴弦,忧伤的音律突然转换成一首狂霸的战曲。

    音律狂猛,宛如刀剑争鸣,更是散发着无尽的杀气。

    两股力量再次撞击,爆发出更加强大的波动,韩延锋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破自己的防御,狠狠地击中自己。

    他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手持落羽剑迅速向后退去。

    绝命怨女收起古琴,回眸冷冷的看了韩延锋一眼,便转身离去。

    “疯婆子别走!”一声大喊从空中传来,宁哲竟也从悬崖之上飞了下来。

    绝命怨女看着飞来的宁哲,冷哼道:“你又是谁?”

    宁哲稳稳落地,看到韩延锋受伤赶紧跑了过去,轻轻的将韩延锋扶起。

    韩延锋捂着胸口,语气虚弱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宁哲看着韩延锋重伤的模样露出不忍与愤怒,摇头道:“你先运功疗伤,我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面对妖怪便叫醒了红莲让她照看着乐翎,接下来就看师弟如何替师兄报仇吧!”

    韩延锋没有阻止宁哲,因为他知道以宁哲的脾气自己如何阻止都拦不住他,况且自己现在又身受重伤。

    宁哲冷冷的注视着绝命怨女,大喝道:“疯婆子竟敢伤我师兄,今天我要打得你向我下跪求饶!”

    “师兄,借宝剑一用!”宁哲拿起落羽剑,迅速的向着绝命怨女冲去。

    绝命怨女冷目皱眉,冷哼了一声再次将古琴抛向半空。

    她抚弄着琴弦,凛冽的琴音穿云破雾般向四方扩散。

    宁哲也不懂得剑法,只能胡乱的挥舞着宝剑向前冲去。但是琴音却像一枝枝利箭一般向着自己射来,他感受到身上的疼痛,此时他被这无形的琴音攻击得全身是伤。

    宁哲咬着牙冲了过去,不顾浑身剧痛,直接冲到绝命怨女的面前,一剑刺穿绝命怨女的身体。

    然而绝命怨女却是诡异一笑,身体突然如泡沫般消散,但紧接着就出现在宁哲的身后。她冷笑一声,重重的向着宁哲拍出一掌,宁哲闷哼一声顿时就倒了下去。

    宁哲趴在地上翻过身指着绝命怨女,嘴里还不消停:“想不到你这个疯婆子还是个魂魄之体。”

    “哼,就凭你们两个小家伙还想学别人行侠仗义?你们太弱了,今天我饶了你们,要是以后再敢纠缠,我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绝命怨女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去。

    就在此时,宁哲身上异变突起。一颗闪耀着光芒的珠子突然从他的体内浮现,就连宁哲自己都不知道这颗珠子是从哪里来的。

    灵珠从宁哲的身体上飘了出来,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绝命怨女身体一怔回头望去,正好看见灵珠悬浮在半空。

    灵珠流散着荧光,那荧光就像无数的萤火虫一般在空中飘舞着。

    突然,灵珠竟像长了眼睛一般向着绝命怨女射来。

    “竟然是驱魔珠!”绝命怨女惊呼一声,身影一闪迅速离去。

    绝命怨女离去之后驱魔珠便反射回来,竟是奇妙的隐入宁哲的身体。

    宁哲惊呆的看着眼前,伸手在虚空抓了抓,怪叫了一声:“这驱魔珠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很高端的样子!”

    此时韩延锋走了过来,一脸疑惑的看着绝命怨女消失的方向,说道:“看起来她并没有害人的打算,但是她那一身煞气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宁哲痛苦的呻-吟着,说道:“萍水相逢而已,你瞎操什么心。赶紧替我疗伤吧,再等一会儿我就疼死了。”

    韩延锋回头看着咧嘴惨叫的宁哲,摇头笑道:“你怎么这么傻,明知道琴音那么霸道你还硬上。”

    宁哲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大吼道:“你还有没有良心,要不是为了替你报仇我会傻着找虐吗?******赶紧给我疗伤,我现在浑身都像被刀割了一样!”

    韩延锋轻轻一叹,心里感动极了,发出一股柔和的真气注入宁哲的身体,宁哲的痛苦也减轻了一些。

    “把衣服脱了,我给你疗伤。”韩延锋淡淡的说道。

    宁哲呲牙咧嘴的坐了起来,嘿嘿笑道:“这样不好吧,荒郊野岭的两个大男人赤-裸相对……”

    韩延锋无奈的看着这个让人无语的小师弟,叹道:“你别废话了,等我给你疗好了伤就赶快回到悬崖上面,红莲会很担心我们的。”

    宁哲点了点头,将全身的衣服都脱了下去。看着自己的身体宁哲露出苦笑,而韩延锋则咬着牙全身都颤抖起来。

    宁哲现在的身体简直是惨不忍睹,除了脑袋以外他的全身都是刀割一般的伤口,一条条一道道的伤痕血淋林的令人触目惊心。

    韩延锋施展法术替宁哲疗伤,宁哲看着自己全身的伤口,苦笑道:“为什么我全身是伤,但是衣服却没有丝毫的损坏。而且我的身体已经与金刚石融合,按理说应该是刀枪不入啊?”

    韩延锋说道:“因为琴音是一种无形的真气,攻击的时候都有目标性。”

    “我有些听不懂……”宁哲讪笑道。

    韩延锋解释道:“这样和你解释吧,你的衣服就好比你身上的骨肉,而你的身体就好比你的体内。而琴音的攻击能够直接让你内伤却不伤害你表面的躯体,这下明白了吗?”

    “原来是这样啊,就是有差别的集火攻击呗。”宁哲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韩延锋替宁哲疗完伤,二人便飞回到悬崖之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