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红莲之劫

    一夜风雪散,终迎黎明。

    因为猩爷太过招摇惹眼,宁哲几人商定了一下,决定让韩延锋带着猩爷和乐翎在一起,暂时住在悬崖下峭壁上的山洞里。而宁哲则带着红莲和月儿返回京城。

    “昨夜我与那妖女大战三百回合,却是不分胜负。最终那妖婆子打不过我,就逃走了,当然我也受了重伤,是我那剑侠二师兄韩延锋韩大侠给我疗的伤。”宁哲走在街上,边走边吹嘘着,月儿听得入迷,而红莲则干脆无视,她知道宁哲的实力是几斤几两。

    当三人快要走到醉仙居的时候,宁哲忽然看到吴二狗鬼鬼祟祟的从醉仙居走了出来,而且当他看到宁哲的时候有些慌神。

    宁哲没有观察的那么仔细,现在他看着吴二狗的样子毫不掩饰的大笑起来,因为吴二狗的脸还肿着呢,看起来就像猪头。

    吴二狗没有逗留,他捂着脸迅速离开了这条街。

    宁哲带着两个女孩儿大笑着走进了醉仙居,直奔楼上而去。当三人走进自己的房间时,发现桌子上竟然摆着一壶热茶。

    “今天珠姐怎么这么好心,竟然给送了一壶热茶。正好暖暖身子。”宁哲笑了笑,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就津津有味的喝了起来。

    宁哲小啜了一口,露出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说道:“啊,真是清甜爽口,好茶啊!”

    “这茶那么好喝吗?给我也尝尝!”红莲迫不及待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小口,她吧唧吧唧嘴,皱眉道:“也没你说的那么好喝啊,我不喝了。”

    本来月儿还跃跃欲试,听红莲这么一说,她也不喝了。

    宁哲摇头道:“那是你不懂得品茶。”说完,就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宁哲连续喝了三杯茶,他刚要再倒一杯,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听着门外的敲门声,宁哲有些好奇,疑惑道:“咱们在京城又没什么熟人,谁这么早就来敲门了?”

    带着好奇,宁哲推开门,发现敲门的是一位穿着一身青衫的中年男子。

    这名男子不仅衣服是青色的,就连头发和眼睛都是青色的。

    见此怪人,宁哲心生警惕,刚要询问对方的身份,怪人便先开口说道:“这屋子里毒气这么大,想必你就是宁哲吧?”

    见到宁哲那一副吃惊的样子,怪人微笑道:“你不必惊讶,我叫青苔,是石仙的朋友。我也是一个精灵,乃是青苔成精。”

    “原来是石仙的朋友,快请进吧,这外面天寒地冻的,赶紧进来暖和暖和。”宁哲热情的将青苔招呼进来。

    青苔走进屋子,他却突然停在桌子旁,端起了茶壶,看了看里面的茶水,然后一脸诧异的看向宁哲,说道:“我听石仙说你是万毒不侵,但也不至于喝带毒的茶吧?”

    宁哲脸色一沉,惊呼道:“你确定这壶茶是毒茶?”

    青苔点头道:“没错,我天生就对各种毒敏感。这壶茶里面有一种叫做灵枯草的毒药。这种毒药不仅能够毒死普通人,就连我们这些修炼成精的妖精都不敢碰它。”

    “什么!”

    宁哲瞪着双眼,迅速走到红莲身边,关心的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不适的地方?”

    红莲晃了晃头,双手伸到眼前,声音虚弱的说道:“我就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我好怕,你靠近我,让我抓住你的手。”

    宁哲紧紧的握住红莲的手,他现在紧张极了。他向红莲的母亲白雪发过誓要照顾好红莲,更是把红莲当作亲妹妹一样对待。如今眼看着红莲中毒,却无能无力。

    “青苔,你有没有办法救救她?”宁哲用祈求的目光看着青苔。

    青苔摇头道:“解灵枯草的毒其实很简单,只要再找到一颗新的灵枯草直接吞服下去就可以。但是现在是冬天,找到这种草很不容易,而且这种草没有固定的生长地方。”

    青苔看得出宁哲是被人陷害了,他现在也特别着急,但也没有办法。

    此时,红莲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她虚弱的说道:“好黑啊,我什么都看不到了,身上也越来越无力了,我好怕。抱紧……”“我”字还没说出口,她突然吐出一口黑血,接着就昏倒过去不省人事,脸色苍白如纸。

    “月儿,去把老板娘给我叫来!”宁哲嘶吼着说道。

    月儿也吓得不行,迅速跑出了房间去找珠姐。

    “红莲,你一定会没事的。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找解药。”宁哲颤抖着声音说着,将红莲的身体轻轻的放在床上,然后回过头对青苔说道:“灵枯草长什么样子,我现在就去附近的山上寻找,你快告诉我!”

    青苔摇头道:“没用的,如果中毒者半个时辰内不服用另一颗灵枯草,那就没救了。现在就算你出去找到灵枯草,那这一去一回半个时辰也早就过去了。”

    青苔刚说完这句话,月儿就带着珠姐来到了房间内。

    珠姐现在也是一脸紧张,月儿已经告诉她红莲中毒的事情。

    “珠姐,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我的房间里平白无故多出了一壶毒茶!”宁哲愤怒的质问着珠姐。

    珠姐皱眉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你放心,既然这事发生在醉仙居,那我一定会找到凶手的。”

    “放屁,如烟都死了这么久了,你查出死因了吗,你就是凶手!”宁哲大吼了起来,他现在已经疯狂了。

    此时门外已经聚集了许多人,这些人都是这里的妓-女。因为现在是早上,也没客人。妓-女们听到声音,便都来看热闹。

    “珠姐,今天早上我看到那个吴二狗鬼鬼祟祟的进入了这个房间,当时我以为他是来找兰香的呢,就没在意。”门外,一个穿紫衣服的妓-女说道。

    宁哲恍然大悟,他大吼着说道:“就是吴二狗,一定是他。他一直怀恨在心,所以想下药害死我。刚才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了!”

    看着昏倒在床上脸色惨白的红莲,月儿的眼珠转了转,说道:“我去把这件事情告诉师傅,我这就去找她。”说完,她就跑了出去。

    “不能再等了,我这就去找灵枯草。对,这种药连妖怪都能毒死,凭吴二狗这样的普通人是绝对不知道的,他一定是被北宫楚指示的,一定是北宫楚给他的毒药!”宁哲嘀咕着,握紧了拳头,立即离开房间,去北宫家找北宫楚要解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