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是耶非耶 化为蝴蝶

    当宁哲离开后,珠姐便叫人去请大夫。但是大夫也没有办法解毒,此时房间里只剩下珠姐和青苔,以及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红莲。

    红莲的身上散发着一阵阵淡淡的光芒,这是她的真元正在慢慢散发。青苔见状,立即施展法术控制着红莲身上真元散发的速度。

    只见青苔站在床边,挥动着双手,从他的掌中射出一层层青色的气体。这些气体形成一道气罩,将红莲笼罩起来,防止真元散发。

    珠姐看着青苔施法,她也是见怪不怪了。因为自从她认识了石仙后,就见过了许多奇人异士。

    青苔收回手,看着床上的红莲,轻叹道:“就看她的造化了,中了此毒基本是没有康复的可能了。”

    因为接连有人中毒,珠姐打算暂时关业一段时间,她决定重新整顿醉仙居,认为醉仙居里一定是混入了歹徒。

    宁哲来到北宫家的府邸,门口站着两名看门的佣人,他们见宁哲要冲进来,便阻挡着不让他进入。

    宁哲不想解释,刚要动手,大门就被打开,是冰清带着月儿走了出来。

    冰清也是一脸焦急,她现在没有带着面纱,眼神中带着一丝愤怒,对着身边两名下人说道:“走开,我要出去。”

    “对不起,没有得到少爷的允许,您不能随意出去。”两名下人手里拿着棍棒,他们举起棍子将冰清挡在门中,不让她出去。

    宁哲冷哼一声,挥舞双拳直接将两名下人打晕。冰清的手里拿着一株草,她把草交给宁哲,急促的说道:“你快去救红莲姑娘,把月儿也带走。一会儿北宫楚回来你就走不了了。”

    “看来你也看清了北宫楚的真面目,你也跟我走吧。”宁哲拉着冰清的手,就要带她走。

    但是冰清却停在原地不动,她毅然地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毁了祖师和南极仙宫的名誉,说到就要做到,我是必须要嫁给北宫楚的。”

    “你怎么这么固执,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说话,等救了红莲后我再来找你。”宁哲看着手里的这株草,立即离开了这里。

    月儿也向着醉仙居的方向跑去。

    宁哲一路飞回醉仙居,也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落在醉仙居门前,迅速推门而入,直接向着楼上跑去。

    进入房间,宁哲二话不说,直接将手里的草喂进了红莲的嘴里。

    青苔有些诧异,他想不到宁哲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的灵枯草。

    就在青苔吃惊的时候,红莲的头发瞬间变白,容貌也瞬间老去,身上各个部位都在快速的衰老,最终红莲闷哼一声,身外散发出强大的光芒,所有真元全部扩散,消失在虚空中。

    就是这转瞬间,红莲的身体变成了一朵枯萎的红色雪莲。

    宁哲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宁哲嘴里嘀咕着,转过头愤怒的看向青苔,大吼道:“你不是说再找到新的灵枯草就能解毒了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青苔皱眉道:“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带回来的根本就不是灵枯草。而是与灵枯草形态很像的绝灵草。灵枯草加上绝灵草简直就是无解,现在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这个可怜的姑娘了。”

    “冰清是不会害人的,这一定是北宫楚的阴谋。”宁哲将拳头握得嘎吱响,他的双眼已经充血,怒火燃烧着血液,身外散发着强大的杀气。

    然而他看到床上那朵枯萎的花儿,身上的杀气就消散了。他伸出双手轻轻的将花儿捧起,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子,回头看向青苔,说道:“你一定会有办法救她的,对吗?”

    青苔摇头道:“我说过了,中了这两种草的剧毒,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她。”

    “神仙……对了,冰清或许能够救她,我这就去找她。”宁哲露出惊喜的样子,小心地捧着红莲花,再次前往北宫府。

    当宁哲走出醉仙居的时候,月儿才跑回来。她气喘吁吁的看着宁哲手中的枯萎红莲花,疑惑道:“你怎么又出来了?”

    “我去找你师傅。”宁哲急迫的说道,身体一跃又飞了起来,又是惹得路人一阵惊呼。

    月儿挠了挠头,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嘀咕着:“为什么又找我师父,不懂,我还是先去看看红莲姐姐吧。”

    她一边嘀咕着,一边迈着小腿进入了醉仙居。

    宁哲再次来到北宫府门前,他看到那两个看门的护卫还躺在门前昏迷不醒。宁哲皱了皱眉,走进了府邸,看到冰清正站在院子里。

    冰清露出一副焦急不安的样子,她看到宁哲再次回来,迅速迎了过去,说道:“我这心里一直不安,总觉得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

    宁哲将手摊开,露出手中的红莲花。

    冰清看着红莲花,疑惑道:“这是?”

    宁哲说道:“你给我的不是灵枯草,而是绝灵草。我手中的这朵枯萎的花儿就是红莲变的。”

    冰清看着宁哲手中的红莲,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身体向后退了几步,摇头说道:“这是阴谋,早上北宫楚拿着两株草回来,他把一株草交给吴二狗,而留下了另一株。月儿跑回来告诉我红莲中毒的事情,我就误以为北宫楚留下来的另一株草是灵枯草。都是我的错,我应该跟你回去看看红莲的,刚才我为什么鬼迷心窍而没跟你去呢?”

    宁哲皱眉道:“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你不是能解毒吗,现在就替红莲解毒吧。”

    冰清看着宁哲手里枯萎的红莲,眼睛都红了,摇头说道:“她现在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找到奇经八脉。人中毒我能够医治,但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实在没有办法。都怪我刚才没有跟你一起回去,都怪我……”

    冰清自责不已,宁哲的脸色立即惨白。

    他轻轻的将红莲握在手心,转过身摇摇晃晃的走出府邸。

    冰清追了出去,默默地跟在宁哲身后。

    天空又下起了小雪,就在这下雪天,空中却飞来几只洁白的蝴蝶。

    宁哲不知道这是什么蝴蝶,但是这个世界的人都知道这种白色的蝴蝶叫做雪蝶,雪蝶象征着希望,而且只在冬天出现。

    几只雪蝶围绕着宁哲手中的红莲飞舞着,慢慢的向着天空飞去。

    街头远处,一位穿着黄大褂的中年男子看着那几只飞在天边的雪蝶,幽幽地叹道: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烟痕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