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乐神剑 七杀谱

    宁哲向着城外走去,他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便产生了警惕,脚步也加快了一些。

    “宁公子不是普通人,咱们别躲着藏着了,再等会儿就追不上他了。”醉仙居的伙计阿三对着身边的阿四阿五说道。

    醉仙居一共有十三个伙计,都是珠姐收留的孤儿。珠姐直接按照年龄的大小给他们起名字,年纪最大的叫阿大,最小的叫阿十三。

    阿大今年也已经四十多岁了,阿十三最小也年近三十,其余的也都在三十岁至四十岁之间。

    阿四阿五点了点头,三人便停下脚步,对着前面的宁哲大喊一声:“宁公子。”

    宁哲听到他们的声音,知道是醉仙居的伙计,在醉仙居住着,对这些伙计也都熟悉了。

    宁哲转过身,看着三人跑过来,疑惑道:“你们跟来干什么?”

    阿三说道:“珠姐怕你独自去找北宫楚报仇,就让我们来保护你。”

    宁哲摇头笑道:“这个珠姐真是热心肠,你们回去吧,我不是去寻仇的,在城外的山上住着我一个朋友,我是来找那个朋友的,你们回去替我转告珠姐,告诉她我不会做傻事的,就不用替我操心了。”

    阿三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二人说道:“阿四,你回去告诉珠姐说宁公子没事。”

    “好的。”阿四向着原路返回,而阿三和阿五还留在这里。

    宁哲苦笑道:“算了,你们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宁哲摇了摇头,便继续向着城外走去,阿三和阿五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当宁哲来到悬崖上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站在悬崖边,宁哲对着身后的二人说道:“我一会儿就要跳下去了,你们还要他跟着我吗?”

    阿三阿五二人闻言惊呼一声,同时伸出手拉着宁哲的身体,劝他不要想不开。

    宁哲一脸苦笑,他也解释不清,干脆不做解释,直接甩开二人的手臂,向前一跃跳了下去。

    阿三阿五二人的脸都白了,他们看着向着悬崖下坠落的宁哲,发现宁哲竟然落在了悬崖峭壁上。这悬崖万丈之高,向下一看就头晕目眩的,二人赶紧向后退了一步,也没看清悬崖峭壁上有一个洞口。

    宁哲为了不让二人担心,便大喊一声:“你们回去吧,这下面有一座山洞。我的朋友就在山洞里。”

    悬崖上二人听到宁哲的声音,这才安下心来。他们觉得自己也确实帮不上忙,便回应了一声就返回了京城。

    听到宁哲在洞口处大喊大叫,韩延锋从洞中走了出来,看到宁哲,微笑道:“这么晚了,怎么想起来看我了?”

    宁哲向韩延锋的身后看了看,反问道:“猩爷呢,怎么不见它出来?”

    韩延锋深深一叹,脸色一暗,对宁哲说道:“你进来看看吧,猩爷已经死了。”

    宁哲惊呼一声,想不明白猩爷为何会死。他跟着韩延锋走进山洞,发现洞中没有猩爷,就连乐翎都不见了,却是多了一把晶莹透体的宝剑。

    “这是?”宁哲疑惑道。

    韩延锋说道:“今早我在洞中打坐,忽然听到一阵宛如天籁般的乐声。我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看到乐翎化为这把宝剑的过程。当时我却没有见到猩爷,便出去找它。后来在悬崖下找到了它,发现它已经奄奄一息了。”

    听了韩延锋的讲述,宁哲知道今天这里所发生的事情。

    当时乐翎身体发生变化,猩爷误以为乐翎将要死亡,它非常自责,认为是自己失责,就跳悬崖自杀了。

    因为猩爷也算是妖,跳下悬崖并没有直接摔死,但五脏六腑都摔碎了。而它又没有修炼出元神,在告诉完韩延锋这些事情后就断气而亡了。

    “这个傻猩猩太单纯了。”宁哲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走过去好奇的看着乐翎变成的宝剑。

    仔细一看,发现剑柄处刻有‘乐神’二字,剑体宛若琉璃,却又不失锋芒。整把剑看起来就非常不凡,剑身流露着飘渺的气息,似乎像是‘仙气’。

    就在宁哲仔细观察这把剑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剑体上浮现出几行小字。但是他根本看不懂这几行字,因为这些字很奇特且抽象。

    见到这些小字,宁哲对韩延锋说道:“你过来看看,剑体的上面突然出现了字。”

    韩延锋走了过来,然而他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在他眼里剑体上什么都没有。

    就在二人不解之时,这把宝剑突然自动凌空飞起,横在宁哲的头上。

    此时,韩延锋终于看到,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字符不断的从宝剑上浮现飘出,在这些字符飘出的过程中伴随着一阵美妙的乐声。

    宁哲发现,这些密密麻麻的字符就像一个个音符一样进入自己的双耳,藏于自己的脑海中。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当这些字符完全消失时,乐声也消失了。宁哲一把将宝剑握在手中,脑海中仍然在回荡着刚才的乐声,伴随着乐声,他情不自禁的舞起剑来。

    伴着乐声随心起剑,宁哲随剑起舞,在脑海里似乎看到一个同时舞剑的人影。他照着那模糊的人影舞动着,剑式大起大落,时而温文飘洒,时而杀气弥漫。

    正起兴时,铮铮剑啸突然化作一道箫声,这箫声不像方才的乐声动听,并且非常刺耳。就连韩延锋也忍不住捂住了耳朵,震得他头晕耳鸣。

    然而宁哲仍然沉醉其中,更甚时直接飞出了山洞。在万丈悬崖间上下起舞,犹如一条游龙,穿梭于黑夜之间。

    宝剑起舞,人随影动。在舞剑的过程中出现数种乐器的声音,这些声音交错而起,形成一首飘渺的乐曲,引来山上山下无数飞禽走兽围观。

    “呵!”

    宁哲突然一声大喝,单臂举起宝剑,周身形成一道道无形的气浪,卷起漫天风雪。

    “哈!”

    宁哲漂浮于虚空,形成金鸡独立之势,向着前方虚空猛然挥出一剑,威猛的剑气穿透漫天风雪,形成一条霸道绝伦的波动,于空中呈现一道奇景。

    宁哲立于半空,看着这一剑所发出的气浪,席卷着风雪,就像一条巨大的雪龙,突然爆炸,那惊人的气势震得悬崖上下的野兽纷纷逃散。

    “这把宝剑叫做乐神剑,刚刚所施展的剑招似乎叫做七杀谱?”宁哲看着手中的宝剑,不知道自己为何知道七杀谱的名字,而且自然而然就学会了这套招式。

    宁哲觉得自己学会七杀谱应该与乐神剑中浮现的字迹有关。

    他刚刚所施展的只是七杀谱中的一式剑招,在他脑海里那个模糊的身影能够使出七式,但他只能照葫芦画瓢使出一式。

    见宁哲停止舞剑,韩延锋便飞到他的身边,微笑道:“恭喜你啊,看来这宝剑是认你为主了,要不然你怎么会发出刚才那么强大的一记剑招?”

    宁哲兴奋的点了点头,他轻轻的抚摸着剑身,正抚摸着,宝剑的上面突然发出一阵婴儿的笑声。

    听到这笑声,宁哲和韩延锋都露出惊讶的样子。

    韩延锋惊呼道:“这宝剑剑气飘渺,应该是一把仙剑。刚刚剑中传出乐翎的笑声,看来这把剑的剑灵就是乐翎了。可惜猩爷世代守护着它,最终却被你得到了。”

    提起猩爷,宁哲的脸色也黯淡了下来。他也觉得这把剑像是从猩爷手中抢来的。

    “猩爷的尸体在哪里,我想把它安葬了,这个傻家伙也挺可怜的。”宁哲轻叹道。

    韩延锋说道:“我已经把猩爷安葬到悬崖之下,你跟我去拜祭它吧。毕竟它是乐翎的守护者。”

    宁哲点了点头,便跟着韩延锋向着下面飞去。

    山脚下,有一个小小的坟包,坟包前立着一个墓碑,上面写着猩爷之墓。

    宁哲站在墓前,对着墓碑拜了三拜,说道:“你放心吧,从今以后乐翎就由我来守护了,你这家伙喜欢吃香蕉,等明天我就给你买很多香蕉来祭拜你,你可别对我阴魂不散啊。”

    宁哲苦笑着摇了摇头,对着身边的韩延锋说道:“二师兄,现在猩爷死了,乐翎也变成了乐神剑。正好你跟我去醉仙居吧。”

    “我正有此意。”韩延锋笑道。

    看着韩延锋一脸笑容,宁哲却是低下了头,沉声道:“师兄,你惩罚我吧。我没有保护好红莲,她出事了。”

    韩延锋闻言一愣,震惊的看着宁哲,大声道:“红莲怎么了!?”

    “你跟我回醉仙居吧,路上我慢慢和你说。”

    韩延锋跟着宁哲向着悬崖上飞去,前往京城醉仙居,路上宁哲把红莲中毒的事情告诉了韩延锋。

    韩延锋听后非常愤怒,就要立即去找北宫楚报仇。但是被宁哲拦了下来,因为凭他们二人还对付不了势力庞大的北宫世家。

    深夜时,宁哲带着韩延锋回到醉仙居。

    当宁哲推开房门,发现珠姐正在酒楼里走来走去来回渡步,看起来很是焦急。

    “珠姐,我回来了。让你担心了。”宁哲带着歉意说道。

    珠姐看到宁哲回来,深吸了一口气,走过来掐着宁哲的耳朵,大骂道:“你不是说你很快就回来吗,现在都什么时辰了,你是要把我给活活急死吗?”

    宁哲微笑着看着珠姐,说道:“我以后不会让珠姐担心了,您真是一个好人。以前我小时候做错事我妈就像您现在这样掐我的耳朵,看到你就像看到了我的妈妈。”

    珠姐松开手,笑骂道:“真肉麻,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现在都深夜了,赶紧回房间睡觉去吧,我也去睡了。”

    宁哲大笑着向着楼上走去,珠姐在后面大骂道:“你个小兔崽子小点声,姑娘和伙计们还睡觉呢!”

    “知道了知道了。”宁哲摆了摆手,停止了大笑,带着韩延锋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青苔也在这里。

    青苔现在也没有睡觉,他看到宁哲回来,便说道:“珠姐以为你去找北宫楚报仇呢,就派伙计把我给叫来了。我去北宫府观察了一下,发现你不在那里,我就回来了。后来跟着你的那两个伙计回来了,说你去京城附近的悬崖上找朋友去了,我便放下心来。而珠姐还是不放心,一直等你等到现在都没睡觉。”

    说到这里,青苔看向韩延锋,说道:“这位兄台是?”

    宁哲向二人介绍道:“这个是我的师兄韩延锋,这位是青苔先生。”

    韩延锋与青苔相互打了个招呼,便走了进来,他看着杯中红莲,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看得出来他非常关心红莲。

    三人说话的声音不小,但是月儿仍然呼呼大睡。宁哲走过去替月儿盖了盖被子。

    “既然你们回来了,那我就走了。”青苔道。

    宁哲说道:“这么晚了你今天就住这吧。”

    青苔微笑道:“不必了,这里只有两张床,我还是回我的破庙吧。”

    见青苔执意离开,宁哲也不再挽留,将他送出门口便回房间睡觉了。

    宁哲和月儿睡在一起,韩延锋则睡在了另一张床上。

    灯火熄灭,宁哲和韩延锋各自想着心事,这一夜他们谁都没有入睡,直到天亮。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