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擒拿吴二狗

    吴二狗走在街上,越想越不对劲。这醉仙居明明停业了一个多月,为何今早却看见酒楼里座无虚席?

    醉仙居本是风月场所,虽然那里的酒菜也不错,但是去那里的人基本上是寻快活的,白天的客人相对较少,一般只有晚上才客满为患。

    最重要的是,一般的富甲权贵和江湖豪杰想要举办酒宴都会去龙客酒楼,根本就没人来醉仙居举办酒宴的。

    吴二狗是越想越离谱,他这肚子现在还疼着,胃里不断地泛着酸水。他一咬牙,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将此事告诉北宫楚。

    吴二狗能够与北宫楚结交,就是因为他这股冲劲。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前半刻还保持清醒头脑,但只要稍微一冲动,就会不计后果的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那一次吴二狗在醉仙居门前徘徊,身上又没钱,最后看见酒楼里的姑娘而色心大发,直接扑过去就要用强。

    结果被醉仙居的伙计暴揍一顿,但是他依然死皮赖脸留在门口不走。正巧被北宫楚看到,当时北宫楚正想找一个像吴二狗这样性格的奴才,他便给了吴二狗几锭银子,吴二狗大喜,便拿着银子找姑娘快活去了。后来吴二狗就成为了北宫楚的狗腿子。

    这件事情连冰清都不知道,北宫楚骗冰清说是吴二狗穷困潦倒差点饿死,是因为他大发善心救了吴二狗,吴二狗才决定跟着自己。

    因此,冰清非常同情吴二狗,所以在得知宁哲动手打了吴二狗之后,她才非常失望且愤怒。

    不过到了现在,冰清已经看清了北宫楚和吴二狗的真实面目,她也不再同情吴二狗,而是对他感觉无比的厌恶。

    此时月儿刚把石仙的计划告诉冰清,吴二狗便进入了北宫府。

    见到吴二狗回来,冰清便来到外面,拦住了吴二狗的去路,对他说道:“我看你都在京城一个多月了,怎么还不回临峰村照顾你的老母亲?”

    吴二狗痴迷的看着冰清如玉的脸庞,说道:“我娘由我大哥照顾,我得在京城里赚钱养活他们,所以很少回家。”

    冰清冷哼道:“我每次看到你不是游游逛逛就是花天酒地,你告诉我你这是在赚钱吗?你走吧,北宫府不养活狼心狗肺的败类。”

    “冰清姑娘你应该没这个权利赶我走吧,只有北宫少爷才有资格赶我走,除了他这个府中没人敢动我一根手指!”吴二狗一脸的嬉皮贱笑,完全不把冰清的话放在眼里。

    月儿一直站在冰清的身后,她见吴二狗如此顶撞自己的师傅,顿时就不高兴了。于是她走了过来,指着吴二狗脆声脆气地说道:“你这个死奴才,北宫少爷已经去北宫山庄面壁思过去了。你已经没有主人了,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没有主人的流浪狗了!”

    冰清看着月儿那一副认真的模样,她有些想笑,但仍然板着脸,说道:“月儿,不许说脏话,你是一个女孩子,要懂得矜持。”

    “师傅,矜持是什么意思啊,我不懂,你教教我怎么做。”月儿抬着头歪着脑袋问道,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跟我回房间,我教你怎么做一个矜持的小姑娘。”冰清微笑着牵着月儿的小手,转过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吴二狗晾在了外面。

    吴二狗脸色沉重,他走到大门处询问看门的两个下人,得知北宫楚真的去面壁思过了。知道这个消息,他露出一副慌张的样子,迅速离开了北宫府。

    吴二狗慌张的走在街上,他时不时的探望着周围,恐怕有人会伤害他。因为他这一年多一直跟在北宫楚的身后,平时嚣张跋扈有北宫楚替他撑腰便胡作非为,得罪了不少人。

    如今北宫楚被罚面壁思过一整年,吴二狗决定趁着北宫楚面壁一整年的消息还没走漏出去而离开京城,以免被仇人报复。

    他慌手慌脚的离开京城,走到城外发现没人跟踪自己,便松了口气。

    他这刚一放松,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且迅速逼近。吴二狗心里一惊,拔腿就跑。然而还没跑几步,便被一群人追了上来。

    这追来的一群人正是虎哥和他的手下,自从吴二狗离开醉仙居后聚义盟的人就在暗中观察着他。这次发现吴二狗离开京城,虎哥便带着手下将吴二狗给擒住了。

    吴二狗被虎哥的手下绑了起来,吴二狗挣扎着,惶恐不安的看着虎哥,大吼道:“又是你,今天早上你在醉仙居打了我我还没跟你算账,竟敢还来找我麻烦。难道你不认识狗爷我吗,我可是北宫楚北宫少爷身边的红人!”

    听了吴二狗的话,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虎哥走到吴二狗身边,挥起一拳打在吴二狗的胸口上。不过他这一次没有使出全力,因为宁哲交代过不要弄残吴二狗,只要把吴二狗抓起来就行。

    虽然这一拳没有使出全力,但是吴二狗仍感觉自己的胸口闷疼无比,仿佛胸口都燃烧了起来,疼得他满头大汗,嗷嗷直叫。

    虎哥不屑的看着他,冷哼道:“你个鳖孙儿,老子打的就是北宫楚的人,今天算你倒霉。兄弟们把他给我带走!”

    就这样虎哥带着手下将吴二狗带走了。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

    天色渐暗,外面却是下起了大雪。

    屋子里摆着一个小火盆,所有人都围着火盆取暖。

    宁哲坐在窗前,望着外面的飞雪,突然看到后院那一小块土包,便想起了那诡异而死的如烟。

    这一次石仙等人回来的匆忙,又天天商讨着攻打北宫府的计划,所以便把如烟给忘了。

    此时宁哲看到如烟的坟包,便将石仙叫到自己的身边,指着外面那一块小土包,轻叹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石仙不解道:“那不就是一块小土包吗?”

    宁哲摇头道:“那不是普通的小土包,而是如烟的坟墓。”

    “什么,如烟死了!?”石仙露出一副震惊的样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