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风雨前夕

    一夜大雪,清晨黎明升起,却又是格外的晴朗,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

    一大早冰清便去给北宫无极请安,请完安吃过了早饭便带着月儿去街上游逛。

    冰清带着月儿在街上游逛了一阵,便去了醉仙居。

    此时宁哲和韩延锋还在呼呼大睡,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阿囡睡得很轻,听到敲门声便揉着眼睛走过去推开门,看到冰清带着月儿站在门外。

    见到是阿囡开门,冰清还以为是走错房间了,她刚要离开,就听到里面那连绵起伏的呼噜声。

    听到这呼噜声,月儿捂嘴一笑,欢快的跑进了房间里。因为她已经熟悉了宁哲的鼾声。

    冰清对着阿囡讪讪一笑,阿囡依旧迷迷糊糊的样子,对冰清说道:“你进去吧,我去洗脸。”

    说完,阿囡就离开了房间,冰清走了进来。

    冰清刚走进房间,就看到月儿在宁哲的床前哈哈大笑。

    冰清好奇的走过去,发现宁哲和韩延锋身上的被子都被掀开,此时宁哲正穿着大裤衩,光着膀子,双手抱着韩延锋的身体,腿也搭在了韩延锋的身上。最可笑的是宁哲嘴上的口水都淌在韩延锋的枕头上。而韩延锋笔直地躺在床上,此时虽然在沉睡,但眉头依然紧皱着,看起来非常厌烦。

    见到他们二人的睡姿,冰清有些害羞,也忍不住想笑。

    但是月儿不管这些,还在肆无忌惮的大笑。宁哲和韩延锋都被月儿给吵醒。韩延锋还算平静,而宁哲被吵醒却很愤怒,眼睛还没睁开就骂骂咧咧的,起床气十足。

    当宁哲睁开眼睛看到冰清二人的时候,他立即闭上了嘴,挠着头讪讪的说道:“咳,在女神面前失态了,真是丢人。”

    冰清抿着嘴笑骂道:“你赶紧把裤子穿上吧,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啊,成何体统。”

    在二人说话的时候韩延锋便快速的把衣服穿上,毕竟他不像宁哲这般脸皮厚。

    宁哲嘿嘿笑着,慢腾腾的穿着衣服,看着坐在床头的月儿,故作生气的说道:“小月儿,是不是你把我的被子掀开的,看一会儿我怎么收拾你。”

    月儿对着宁哲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便大笑着躲到冰清的身后。

    冰清微笑道:“月儿很喜欢和你在一起,我真怕你把她给带坏了。”

    宁哲穿好了衣服,此时韩延锋已经去外面洗漱。宁哲从床上跳了下来,指着躲在冰清身后的月儿说道:“这小家伙儿早就学坏了,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和这里的女人们鬼混,我拦都拦不住。”

    冰清闻言脸立即黑了下来,将月儿拽到自己面前,严厉地说道:“月儿,你竟然和这里的姑娘混在一起,你还知不知道羞耻!”

    宁哲走过来摸了摸月儿的小脑袋,看着月儿那一副很委屈又不敢反驳的样子,宁哲摇头道:“这里的女人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不堪。她们虽然卖身,但绝对不下流。平时她们也很喜欢照顾月儿,珠姐和我说了。这里的女人们都很喜欢月儿,因为她们的职业,都失去了生育能力,她们都把月儿当作自己的孩子照顾。”

    听了宁哲的解释,冰清的脸色才缓和下来。她摇了摇头,对月儿说道:“你要记住,你是一个女孩儿,要时刻保持矜持。昨天我已经教过了你什么叫做矜持,现在你给我解释一下矜持的意思,解释明白我就不惩罚你了。”

    月儿揪着小嘴儿,嘀咕着说道:“矜持就是要时刻保持庄重,与不怀好意的人保持距离,懂得自我尊重,不卑不亢,不要搔首弄姿,不要与陌生的人亲近。”

    “你说什么呢,大声点我听不到。”冰清轻哼道。

    月儿抬起头,张开嘴大声说道:“矜持就是要时刻保持庄重!与不怀好意的人保持距离,懂得自我尊重,不卑不亢!不要搔首弄姿,不要与陌生的人亲近!”

    宁哲看着冰清那一副严师厉母的样子,摇头道:“月儿还这么小,本就是儿童天性,活泼好动才不失童真。你这么严厉干嘛。”

    听宁哲这么一说,月儿就更加觉得自己委屈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可把宁哲给心疼坏了,他平时最见不得小孩儿这么委屈的哭了。看到月儿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宁哲赶紧把她抱了起来,耐心的安抚她。

    冰清看着宁哲此时哄月儿的样子,心里一暖,心想着:“看他这温柔的眼神,又怎么会是不学无术欺软怕硬的混蛋呢?之前我真是太糊涂了,竟然误会了他。”

    过了一会儿,宁哲就把月儿哄好了。冰清也很疼爱月儿,但她又怕自己过于溺爱而害了月儿,所以平时都很严厉。

    看着月儿被宁哲逗得开心大笑的样子,冰清也忍不住微笑。她看着宁哲,说道:“宁哲,自从吴二狗昨天离开北宫府后就再也没见到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宁哲微笑着捏了捏月儿的小脸蛋,对她说道:“你先自己一个人玩,我和你师傅说说话。”

    “你们说你们的,不用管我。”月儿趴在床上,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也许这就是孩子的天性吧。

    宁哲回过头,对冰清说道:“我怕吴二狗走漏风声,就让盟友把他给抓了起来。这个吴二狗实在不是个东西,要不是因为他的哥哥,我早就打得他半身不遂了。”

    冰清低下头,露出一副尴尬的样子,说道:“那一次是我误会了你,还害得你被人打了那么多巴掌。我不知道如何弥补你,要不你现在就打我吧,就当我弥补你了。”

    宁哲看着冰清认认真真说完这句话,他立即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真是太实在了,就是因为你太善良,才会被北宫楚和吴二狗这样道貌岸然卑鄙无耻的小人欺骗。你这么善良,又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怎么会怪你呢?”

    冰清脸一红,偷偷的瞪了宁哲一眼,嘀咕着:“一直这么没正形,真是讨厌……”

    宁哲听到了冰清说的话,他依然一脸贱笑,学着冰清刚才训斥月儿的样子而大声说道:“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

    “滚!”看到宁哲这副欠扁的样子,即便是冰清这样娴静的人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宁哲脸皮极厚,说的话也越来越下流,而冰清则当作没听见。

    片刻后石仙等人也来到了宁哲的房间,因为吃饭的时候他们都在一起。吃完早饭后,几人又讨论起攻打北宫府的计划,找一找计划中有没有漏洞,好及时弥补。

    冰清在这里呆了片刻就离开了,以免被人发现而走漏风声。

    时间过得很快,日升日落,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翌日的黎明再次升起,聚义盟的人已经做好了攻打北宫府的准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