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李家

    当宁哲几人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太阳都落山了。

    他们没有回醉仙居,而是直接前往李万金家。

    李万金是京城有名的富豪,家财万万贯,富可敌国。

    但是李万金依然带着全家老小住着普普通通的宅子,连下人都不请,而且李万金非常吝啬,守财如命。

    因此人们都知道这个李万金是个十足的守财奴,家里那么有钱,缺舍不得花一分,穿的衣服也穷酸,如果不认识他的话,走在街上没人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李万金。

    李万金也只有一位夫人,他的夫人以前是个乞丐,李万金为了省钱,便取了这个乞丐,并且一分钱都没花。

    好在他的夫人长得不错,不然堂堂的一方财主取个乞丐媳妇非得被人们笑掉大牙。

    李万金今年五十三岁,除了这个乞丐夫人,还有三个儿女,大儿子叫李千贵,今年三十三岁,女儿叫李千秀,已经是二十七岁的老姑娘了,至今没有嫁人。小儿子李千铜才十三岁,全家人都很宠他。

    这李千铜平时不去学堂念书,总是在赌场游逛,即便如此,李万金夫妇都不训斥这个小儿子,一直惯着他,毕竟家里有钱,不在乎儿子将来干什么,反正有花不完的钱。

    可是这李千铜今日一天未归,急的一家人到处寻找,而且已经报官了,但到了现在还没有找到。

    就在李万金一家子焦急之时,宁哲等人来到了他们家。

    宁哲进入院子,发现这富豪的家比普通人家还穷酸。房顶那破砖烂瓦都要掉下来了,都不修理,也不怕砸到人。

    因为大门是敞开的,宁哲几人直接进入了院子。宅子的门也敞开着,李万金和他的夫人正坐在宅子里,全都忧心忡忡,他的大儿子李千贵和女儿李千秀站在一边,看到宁哲几人进入院子,李千贵便走过来询问:“你们是谁,来我家作甚?”

    宁哲看着这个李千贵,路上石仙已经介绍了李万金一家子的情况,知道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就是李家长子。

    这李千贵长得一般,个头适中,穿着一身普通麻衣,看起来还没有宁哲此时的衣着富态。

    宁哲冰冷一笑,说道:“我们是来找你们家小少爷的。”

    “难道你们有我家小弟的消息了,快请屋里坐!”李千贵也是急糊涂了,误以为宁哲几人知道了李千铜的下落。

    宁哲与石仙对视一眼,二人的眼神都很凝重。

    冰清带着月儿站在二人的身后,她皱着眉头,小声说道:“难道这李小少爷也失踪了?”

    冰清的声音很小,李千贵并没有听到。李千贵客客气气的将宁哲几人请入了屋子,并亲自给四人抬来了椅子。

    宁哲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这李家的宅子里空荡荡的,要不是李千贵抬来四把椅子,这屋子里简直空档的像仓库,甚至比一些好仓库都寒碜。

    李万金今年已经五十多岁,身体消瘦,宁哲打眼一看就觉得这个李万金营养不良,那脸皮枯瘦的就像死树皮,简直不忍直视。

    对此,宁哲在心里暗骂,赚了这么多钱不花还过的这么寒酸,真是白活了。

    坐在李万金身边的是他的夫人,因为他的夫人是个乞丐,当时李万金将她娶进门的时候她还没有名字。后来李万金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小红,这名字一听就像个丫鬟。

    今年小红也四十七岁了,他也穿着普通的衣服,虽然身体也有些瘦弱,但看起来还算健康,不像李万金那样一脸的病态。

    李千秀站在李千贵的旁边,宁哲看着这个李千秀,发现这一家子人只有这个李千秀看起来比较正常,好歹还穿了个绣花裙子,身子不胖不瘦,看起来也不那么寒酸,但却有些土气,像村姑。

    “好家伙,这一家子人简直极品。”宁哲低下头小声对坐在他身旁的石仙说道。

    石仙摇头一笑,没有说什么。

    李万金看着宁哲几人,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拱手说道:“几位是知道我小儿的下落吗,如果知道请你们告诉我,我赏你们百两银子!”

    宁哲听到李万金的话也是大跌眼镜,他摇头晃脑的说道:“都说大财主李万金甚是疼爱自己的小儿子,如今看来并不是这样。难不成在李大财主的心里,您的小儿子才值一百两银子?”

    “这……”李万金有些尴尬,他低着头揉搓着双手,看起来很纠结的样子。踌躇了片刻,他才下定决心说道:“如果几位肯告诉我小儿的下落,那么我便赏赐给你们一百五十两银子!”

    “我特么也是无语了,这老家伙比铁公鸡还铁,怎么就发家致富了呢?”宁哲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站起来说道:“我也不跟你们绕弯子了,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是来找你们家的小少爷的,并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听到宁哲的话,一家人都很失落。

    李千贵看着宁哲,疑惑道:“我弟弟好像没有你这样的朋友,请问你们找他作甚?”

    宁哲冷哼一声,一脸嘲讽地说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吗,你们家的小少爷可是花了大价钱雇人杀人呢,可真是英雄出少年!”

    “什么,他竟然敢雇凶杀人?”李万金闻言露出一副震惊的样子,看起来他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小儿子会这样。

    李万金的双腿都哆嗦了起来,颤颤巍巍就要倒下去。夫人小红迅速扶住他,李千贵和李千秀也跑了过来搀扶着自己的父亲。

    李千秀愤怒的看着宁哲几人,大声道:“你们休要血口喷人,我弟弟才十三岁,他那么小怎么可能会雇凶杀人。看你们的样子就不像好人,你们都滚,我们家不欢迎你们!”

    “哼,你这女人真不知好歹,我宁哥哥好心告诉你们事实,而你却反咬一口还赶我们走,一点都不懂得矜持!”月儿站起来双手叉腰骄横的说道。

    宁哲看着月儿的样子也是忍俊不禁,冰清这次没有呵斥她,而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千秀被月儿说的说不出话,她又不好意思和这个小女孩儿斗嘴。

    “臭女人,活该嫁不出去!”月儿不依不饶,又说了句话。

    这句话可把李千秀气得不轻,她颤抖着双手指着冰清说道:“这小丫头在你身边,你应该是她的长辈吧,看你穿的像个人样,却教育出这么个小畜生,回去好好教育她,没家教的东西!”

    宁哲低下头无奈的看着月儿,月儿也缩了缩脖子,她以为师傅又要教训自己了,却不料冰清这次非但没有教训她,反而替她说话,对李千秀说道:“我怎么教育她不用你管,而且月儿说的也没错,像你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污蔑别人的女人,怎么会嫁得出去?”

    听到冰清的话,宁哲觉得不可思议,其实他不知道,冰清这一次之所以替月儿说话,不是因为李千秀侮辱自己,而是因为李千秀刺激了她的敏感神经。

    因为刚刚李千秀说月儿是小畜生还没家教,而月儿又是个孤儿,冰清觉得这是对月儿的侮辱。要是李千秀不说这句话冰清一定会教训月儿的,而她这么一说便彻底的激怒了冰清。

    “你们走,这是我家,你们都这么没教养吗?”李千秀气得脸色煞白,大声吼着口水横飞。

    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石仙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我们忘记表明身份了,其实我们是北宫家的人。既然你们不欢迎我们,那我们也不管闲事了,至于你们家的小少爷是死是活也和我们无关。”说完,石仙便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

    宁哲追了过去,偷偷的向石仙竖起了大拇指,小声说道:“你这撒起谎来脸不红不躁的,真厉害。”

    石仙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听到石仙称自己是北宫家的人,李万金一家人都露出惊恐交加的样子。李千秀更是懊恼不已,暗骂自己不该多嘴而得罪了北宫家。

    “几位请留步,刚才是我女儿失礼了,还请几位大人见谅。”李万金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石仙和宁哲便转过身又走了回来。

    石仙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上面刻着北宫二字。见到这令牌,李万金便确认石仙就是北宫家的人。因为只有北宫家的人才配有这种令牌。

    看着石仙手里的令牌,宁哲露出一副不解的样子,石仙小声说道:“这令牌是十年前我在北宫家偷的,没想到还真有用到它的时候。”

    宁哲回到宅子里,坐了下来,对李千秀说道:“以后懂点礼貌,事情没搞清楚前别乱给人扣帽子。”

    李千秀低着头,讪讪的说道:“大人教训的是,小女知错了。”

    “行了,你退下吧,我和你父亲说说话。”宁哲以一种上位者的口吻对李千秀说道,李千秀便乖乖的退到一旁,不敢再多嘴。

    月儿看着李万金颤巍巍的样子,眨着水汪汪的眼睛,脆声脆气地说道:“老人家,你也坐下吧,别站着了。”

    “好,我身体不好,就坐下了。”李万金在夫人的搀扶下坐了下来,他看着宁哲,咳嗽了一声,说道:“请问这位大人,方才您说我那小儿子雇凶杀人,这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