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古井

    月儿在宅子里跑来跑去,自己一个人玩耍。宁哲,石仙和冰清三人站在院子里古井旁,石仙指着这口井说道:“你们来摸摸这井沿。”

    宁哲和冰清伸出手摸了一下,都露出一副惊奇的样子。因为这口井的表面看起来很粗糙的样子。然而宁哲和冰清触碰井沿却感觉很光滑,就像摸在了冰块上,没有一丝粗糙感。

    “你们退后,我今天让你们开开眼界。”

    石仙走到井沿旁,宁哲和冰清退到后面。这时石仙施展法力,他大吼一声,运足真气,伸出手掌向着井沿拍去,被他这么一拍,这口井的井沿表面崩碎了一层石屑,露出了里面的样貌。

    这井沿的真正样貌是一块墨绿色的玉石,玉石的表面还刻着字迹。

    宁哲和冰清好奇的看了过来,但却看不懂井沿上写的是什么。

    石仙指着上面刻着的几个大字,说道:“这上面写的是,此乃仙玉,镇压邪祟,勿动封印。”

    宁哲惊呼道:“难道这口井里面镇压着邪祟?”

    石仙摇头道:“这里面绝对没有邪祟,因为一点邪气都没有。而且就算是里面有邪祟,为什么这家人没搬走?据我所知这宅子以前的主人可是世代都住在这里,他们都是普通人,敢问那个大仙会把邪祟封印在普通人家的院子里?因为我是一个石妖,对这些石器很敏感,否则也发现不了这口井的秘密。这说明建造这口井的人不想让别人知道这口井的秘密,而又欲盖弥彰的刻下古老的文字称里面封印着邪祟,依我看就是故弄玄虚。”

    “难道你想跳井里看看?”宁哲问道。

    石仙摇头道:“不能鲁莽,待我再观察几天再说吧。”

    “让我来看看吧。”冰清走过来,对二人说道。

    宁哲看着冰清,说道:“不要鲁莽,这下面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

    冰清脸色淡然,说道:“我不会傻的跳下去,我用冰灵蛊探查一下这井中的情况。”

    说着,冰清便施展法力,召唤出冰灵蛊,一只只犹如雪花一样的蛊虫从天空飞来,进入了井中。片刻后,这些蛊虫都从井中飞了上来,并在冰清面前饶了一圈,然后就飞走了。

    冰清看着二人,说道:“刚刚冰灵蛊已经给我反馈了,说这下面什么都没有。”

    “这就奇怪了,既然什么都没有,那么建这口井的人为何还大费周章的来掩盖这口井呢?”石仙不解的说道,冰清和宁哲也一脸疑惑。

    天空又下起了雪,宁哲说道:“这么看下去也看不出什么,以后再慢慢研究吧,外面下雪了,进屋子里吧。”

    冰清点了点头,便跟着宁哲回到了宅子里。石仙又看了会儿这口神秘的古井,最终摇着头回到了屋子里。

    月儿此时正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吃着她那大包小包的食品,大多数都是糖果。

    宁哲抢过来一包,说道:“天天吃这些东西,不怕把牙吃掉了?”

    月儿自顾自得吃着,不理会宁哲。宁哲拿她没办法,回头看了冰清一眼,冰清耸了耸肩,说道:“我们以前一直住在冰原,天天吃的都是活鱼,所以她现在想吃什么我都给她买。”

    宁哲同情的看着冰清和月儿,说道:“你们可真可怜,以前一直住在那冰天雪地的地方,哎,可惜啊。”

    “可惜什么?”冰清不解道。

    宁哲摇头晃脑的说道:“可惜我的女神冰清妹子最终还是要回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想想就难过。”

    “你又贫嘴了,再也不和你说话了。”冰清白了她一眼,然后看向身旁的三个房间,说道:“我和月儿住中间这间卧室,你们俩没有我的允许别擅闯我们的闺房。”

    宁哲嘿嘿笑道:“刚说不和我说话,就又跟我说话了,你就口是心非吧。”

    冰清轻哼道:“谁跟你说了,我是在和石仙说话。”

    “看,这不又和我说话了吗?”宁哲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说道。

    冰清气得说不出话来,她也说不过宁哲,转身推门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石仙看着二人斗嘴,摇头说道:“好好的一个冰雪美人,硬是被你给感染成会撒娇会害羞会生气的野丫头了,真是近墨者黑啊!”

    “切,你不用这么夸我,这是我的人格魅力,别人比不了。”宁哲一脸得意的说道。

    石仙笑骂道:“我活了这么久就没见过像你脸皮这么厚的人。”

    宁哲嘿嘿一笑,随即轻轻一叹,说道:“我想去一趟神魔葬谷,总觉得那个毒神想要控制我。”

    石仙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道:“神魔葬谷可不是谁都能去的地方,那里可是神魔葬身之地,充满了无尽的凶险。”

    宁哲也意味深长的看着石仙,说道:“你别以为我傻,前几天我回忆了一下,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是你带着我一步步进入了修真界。以前的经历看似偶然,其实全都是你穿针引线安排的。”

    “哦,此话怎讲?”石仙反问道。

    宁哲说道:“一开始你用金刚石阻隔我体内的毒气,然后又带着我进入断魂谷遇见了红莲,之后又遇见了我师父糊涂仙和华修,我和红莲的父亲是同门师兄弟,而我的师傅糊涂仙和华修又都是十大世家的人,冰清的祖师也是十大世家的人,这里的北宫家也属于十大世家。所以,你是有意把我卷入十大世家的纷争,并且在这过程中让我的实力得到了飞速提升。”

    听了宁哲的分析,石仙鼓了鼓掌,笑道:“你并不傻啊,没错,我是有意将你卷入十大世家的恩怨中的。因为十大世家守护着一个秘密,而我怀疑十大世家守护的这个秘密和七彩灵石有关,并且你中了七彩玄光之毒也和七彩灵石有关,所以我才费心费力的将你卷入十大世家的纷争,希望以此来找到七彩灵石的踪迹。”

    “你现在告诉我真相,就不怕我报复你吗,我现在也是万法境界的高手了,完全有能力消灭你。”宁哲目光炯炯的看着石仙,等待着他的回答。

    石仙笑了笑,说道:“你这人爱憎分明又懂得隐忍,别看你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我早就看透了你的本性。否则我也不会让你这个全身上下都带着剧毒的家伙活在世间。而且不是我吹,就算你现在的实力超过了我,那也不能消灭我,在修真界能杀我石仙的人还没出生呢。”

    宁哲眼神深邃的看着石仙,沉默了片刻,说道:“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究竟活了多久了?”

    石仙对着宁哲伸出一个手指。

    “一千年?”宁哲问道。

    石仙摇了摇头,说道:“我认识南宫仙子,那是三千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能说我只活了一千年呢?”

    “一万年?”宁哲惊讶的说道。

    石仙依然摇头,叹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了,总之是很久很久了,久远的忘记了我在哪里出生,忘记了所有尘封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出生的。”月儿突然插了句嘴,二人倒是忽略了她的存在。

    此时月儿的小脸脏的像是小花猫,沾了满脸油渍。她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跑到宁哲身边在宁哲的衣服上蹭了蹭。

    宁哲一脸黑线,对月儿说道:“好好的衣服被你当抹布使,你给我洗干净了。”

    月儿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便撅着屁股跑到了冰清的房间。

    石仙看着冰清的房间,说道:“咱们这些人的身世都来历不凡,注定会经历不平凡的事情。这天地间的事情,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够说清的。比如外面的那口井,建造它的人究竟在隐藏着什么呢?我们谁都不知道。”

    宁哲脱下被月儿弄脏的衣服,无奈的说道:“你自己研究那口井吧,我去把衣服洗了。”

    “这屋子里哪里装水了啊,也没盆啊,我怎么洗衣服啊?”宁哲在屋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水桶和盆。

    石仙尴尬的说道:“碗筷盆桶什么的我都忘记买了,很久没过日子了,把这些都忘了。”

    “靠,我说刚进屋子的时候怎么觉得空荡荡的,像是缺少了什么。”宁哲大声说道,显得很生气。

    这时冰清推开门探出脑袋,脸蛋红红的,小声说道:“被褥也忘买了,是我的错,上午光顾着给月儿买吃的了。”

    宁哲从行李里翻出一件新的衣服穿上,看着尴尬的石仙和冰清,无奈的说道:“我真是服了你们了,外面这雪渐渐小了估计快停了,咱们赶紧去置备生活用品吧。”

    听到宁哲的话,月儿从冰清的身旁钻了出来,跑到客厅里,说道:“我也和你们买东西去。”

    “走吧,趁着天黑前把该买的都买回来。”宁哲拍拍月儿的脑袋,对着石仙和冰清说道。

    于是三人带着月儿离开了宅子,当他们离开后,整个宅子都空荡荡的。

    雪花落满了庭院,堆积在古井的旁边,慢慢的,古井旁的雪堆竟然融化了,化成了一滩水,流向井沿,最终被那墨绿色的井沿吸收了。

    院子里很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