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除夕

    片刻后宁哲和石仙同时迷迷糊糊的从房间里走出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冰清将早上买来的包子和小菜打开,对二人说道:“我已经买了包子,我吃完了,剩下这些你们俩吃吧。石仙,这里有一封信是给你的。”

    “哎呀,是哪个老相好的给你写信了?”宁哲眼睛一瞪,打了石仙一拳,哈哈一笑,便拿起桌子上的信看了起来。

    宁哲便看边读,等他读完的时候,发现石仙的脸都气绿了。

    “你这是被人家给坑了啊?”宁哲同情的看着石仙,就算石仙再有钱,那两千两银子也不是小数目了。

    石仙气得把信抢过来直接撕碎了,怒哼道:“一定是以前我认识的某个老东西坑我,现在这血玉我不想管也不行了。”

    宁哲咬了一口包子,看着石仙,疑惑道:“你不是说除了血玉的主人外没人能够解开里面的封印吗,为什么非要管它?”

    石仙说道:“的确只有血玉的主人才能够解开其中的封印,但有些怪物具备天生神力,而且专克制血玉的力量,这世间的事情不是绝对的,万物相生相克,说不定哪天怪物就会突破血玉的封印。既然这血玉的主人把血玉交给我,那就说明里面封印的东西非同寻常。所以我必须要保管好它。而且血玉并非只认一个主人,只要有能力的人就能够收服它,那么它就会重新认主。如果被居心不良的修者发现,用它来为祸世间就不好了。”

    宁哲不解道:“那血玉有一口井那么大,怎么看管它?难不成我们一直守着它?”

    石仙说道:“只要我们能够收服血玉,令它重新认主,那么它就会一直跟随着我们。”

    “问题是如何收服它?”宁哲问道。

    石仙道:“我们可以和它沟通,如果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打得它不得不臣服我们。”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月儿突然推开门跑进了屋子,她一脸慌张的跑到三人面前,手里捧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石,说道:“你们快看,刚刚我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摔倒磕破了手,我的血掉在了井的上面,然后那口井就变成我手里这块石头了。”

    三人好奇的看着月儿手中的玉石,这玉石也是墨绿色的,看起来就是那血玉的缩小版。宁哲走过去推开门发现院子里的井果然不见了。

    冰清想要伸手去拿月儿手中变小的血玉,但是当她触碰到血玉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力量给反弹了回来。石仙也试了一下,同样被那力量给阻挡了。

    见此,石仙惊呼道:“看来这血玉是重新认月儿为新的主人了,真是太玄妙了。”

    宁哲关上门走了回来,对月儿说道:“你试着和它沟通,看看能不能知道里面封印的怪物是什么。”

    月儿“哦”了一声,露出一副半懂不懂的样子,把玩着手里的玉石,不知道如何和它沟通。

    “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月儿对着血玉说着,然后将它放在自己的耳边。

    月儿听了一会儿,摇头说道:“它不会说话啊,我怎么和它沟通?”

    石仙摸了摸月儿的脑袋,微笑道:“你试着用心去和它沟通。”

    月儿点了点头,便将血玉捧在胸前,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月儿突然睁开眼睛,并露出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对三人说道:“我看到了,这里面有一个长着三个脑袋七个尾巴和一双翅膀像老虎一样的怪物,好可怕,它还对我瓷牙来着,要吃了我。”

    听了月儿的描述,宁哲对石仙说道:“你可知道她说的怪物是什么吗?”

    石仙摇头道:“让我好好想想吧,以前的东西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给我些时间让我回忆一下。”说完,石仙就皱着眉头回到了卧室里。

    宁哲对着他喊道:“你还没吃东西呢,吃完再想吧。”

    “不吃了,你都吃了吧,我不饿。”石仙在房间里说道。

    听了石仙的话,宁哲也不客气,让月儿吃了一个包子,然后把剩下的几个包子全给吃了。

    过了一会儿,冰清对宁哲说道:“我想给南极仙宫的长老们写一封信,告诉她们我找到了你,以及和北宫家闹翻的事,让她们不要来中原了。”

    “好吧,正好书房里有笔墨纸张,我去给你拿来。”宁哲前往书房拿来笔墨纸张,于是冰清便低着头写起了信。

    写完信后,冰清召唤出一只冰灵蛊,让冰灵蛊叼着信封将信送走了。

    看着飞走的冰灵蛊,宁哲好奇的说道:“想不到冰灵蛊还能够替人传信呢。”

    冰清微笑道:“以前我独自在冰原深处历练,遇见困难或者迷路了就用冰灵蛊传信告诉长老们,这样她们就会来找我了。”

    冰清一开始微笑着,但说着说着就有些失落了。宁哲看在眼里,轻叹道:“你是想念她们了吗?”

    冰清点头道:“是啊,以前在冰原的时候长老和护法就像亲人一样对待我,现在我离开冰原已经快两年了,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

    “既然想念她们,为何不回去?”宁哲问道。

    冰清看着宁哲,说道:“因为你,因为你是我的机缘,除非你能够和我一起回冰原,否则我会一直跟着你。”

    宁哲苦笑道:“什么机缘不机缘的,那只是你们门派的祖师可怜我这样的人而已,你不必跟着我,这样会耽误你的人生。”

    “无论怎样我都跟定你了。”冰清坚定的说道。

    宁哲听了这话感觉怪怪的,这时冰清也反应了过来,尴尬的说道:“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什么意思?”宁哲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冰清红着脸说道:“你太无耻了,我说的话难道像你这样无耻的人还不懂吗?”

    “哦~”宁哲拉着长音说道:“原来是那个意思啊,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懂了,你跟定我了就是看上我了呗,正好你是我女神,我也看上你了。”

    “无耻!”冰清瞪了宁哲一眼,对身边的月儿说道:“跟我回房间去,师傅教你读书识字。”

    月儿咯咯一笑,跟在冰清的身后,一边笑一边说道:“师傅你好像很讨厌和宁哥哥打情骂俏。”

    “别胡说,什么打情骂俏,你懂什么!”冰清大吼一声,吓得月儿一缩脖子。

    月儿偷偷的回过头和宁哲互相做了个鬼脸,然后便被她的师傅给拉到房间去了。

    ———————————

    时间过得很快,今天已经是除夕了。宁哲三人带着月儿一直住在新买的宅子里,日子过得很平静。

    这些天北宫府也没有什么动静,宁哲和石仙经常去醉仙居喝酒,偶尔的时候也会去城西破庙找青苔叙旧。冰清每天除了教月儿读书识字和练习冰灵蛊外,闲余的时候她们就去逛街。

    前几天吴阿秀和吴二狗兄弟二人来京城找到宁哲,他们兄弟二人特意送来一头牛当作新年礼物。经过上次的教训,吴二狗的性格也收敛多了,不再沉迷金钱权势和美色,现在在家里和兄长一心一意的照顾着年迈的母亲。

    经过石仙的讲解,宁哲知道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来的世界有很多关联,因为这个世界的节日和他原来的世界基本一样。还有其他有所关联的地方,比如这个世界的人也知道像秦始皇,李白这些历史人物。原因是这个世界的人和宁哲原来世界的人死后都会进入阴间鬼界,而有些阴间的鬼物会修炼成鬼仙,鬼仙能够随意出入人间和鬼界,是他们把两个世界的信息沟通串联了起来。

    现在京城里的雪也融化得差不多了,大街上熙熙攘攘,繁华热闹,空气中散发着鞭炮的火药味,人人都穿着节日的盛装,个个喜气洋洋;每条大街小巷,都有那么多五颜六色的身影在晃动,在像河水一样流动,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家家户户都清扫了房屋和庭院,贴上了春联、年画,到处焕然一新。

    过年前后几天醉仙居也不营业了,珠姐给伙计们放了假,女人们也都穿的喜气洋洋的去买胭脂水粉以及给珠姐买新年礼物。珠姐不仅是醉仙居的老板,更是伙计们和女人们的母亲。

    中午的时候,珠姐亲自将宁哲几人请去醉仙居吃饭,因为珠姐知道宁哲几人在这里都没亲人,所以就把他们当亲人对待。

    除了宁哲,石仙,冰清和月儿,珠姐还去城西破庙请了青苔和司徒流云。

    此时醉仙居虽然已经关门不营业了,但仍然非常热闹。女人们坐了几桌,伙计们坐了几桌,珠姐陪伴着宁哲等人坐了一桌,也几乎把楼下的位置都坐满了。

    众人热热闹闹的吃着饭说着话,颇具年味。

    到了晚上,石仙留在了醉仙居陪伴珠姐,醉仙居的伙计们也围在一起掷骰子赌钱,女人们去外面逛街,宁哲也陪伴着冰清和月儿逛夜市。

    街上张灯结彩,舞龙舞狮,热闹非凡。

    朵朵礼花腾空而起,有的红如血,恰似红梅;有的白如玉,酷似雪莲。它们忽而像明灯,红光闪闪;忽而又像繁星,银光熠熠。真是“火树银花不夜天“。

    月儿看着天边的烟花,无忧无虑的欢笑着。

    各式各样的烟花出现在天空,有的像仙女散花,一簇簇一群群冲上天空,又慢慢落下来;有的像秋菊、月季花,万紫千红,千姿百态;有的像小流星,猛地窜上天空,刹那间又消失在夜空。

    看着这些烟花,冰清也跟着月儿一起手舞足蹈,在这一刻终于展现了像她这样年轻女孩本该有的性格。

    冰清和月儿都穿着一身浅红色的裙子,两个女孩儿显得格外的娇艳美丽。

    砰的一声,空中又绽放一朵烟花,烟花像喷泉一样散开,又像瀑布一样缓缓落下。冰清指着空中的烟花兴奋的欢笑,她向前走了一步,没看到脚下有一块石头,崴了她的脚。

    冰清“哎呦”一声,蹲下来揉着自己的脚。宁哲此时正在一边给月儿买泥人,见冰清蹲下身子,便迅速走了过来,扶着冰清的胳膊,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冰清抬起头看着宁哲,微微一笑,宛若雪莲绽开,美的动人,柔声说道:“没事的,只是不小心崴了脚,揉揉就好了。”

    此时宁哲仍然扶着冰清的胳膊,他呆呆的看着冰清美丽的容颜,沉醉了。

    看着宁哲的眼睛,冰清脸微红,轻轻的将胳膊收回来,转过身,她也小鹿乱撞,偷偷地,害羞一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