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表白

    又是新的一年,这一年的经历令宁哲刻骨难忘。

    过了元宵节后,宁哲就启程前往神魔葬谷。神魔葬谷位于东方,与升仙之地相邻。

    又过了一个多月,天气渐暖,石仙和冰清以及月儿伴随着宁哲一路走来,经过了异国他乡,江河湖海,苍山老寺。见识了许多奇人异士,领略了不同的风土人情。

    他们也不着急,就当是游山玩水,走走停停,潇潇洒洒。

    旅途中,宁哲也没忘记修炼,又学会了百神功中的几种法术,虽然这几种法术没有修炼到大成境界,但是都一学就会。因为他体内有上古百族的力量,对于百族的秘术也是一点即通。

    达到万法境界的修者很难再突破,因为突破到归元之境的时候就能够渡劫飞升仙界了,不过渡劫成功的人屈指可数。

    而且宁哲的道境还不成熟,光有一身本事却不能完全驾驭,这就是他强行突破实力的弊端。

    道境是一个玄之又玄的词汇,宁哲一直不知道道境究竟如何突破,不过他也不烦恼,随遇而安了。

    “还有多久才到达神魔葬谷啊?”宁哲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原,向石仙询问道。

    宁哲背着一个大布兜子,布兜里装的都是路过各地买的用品和食品。几人风尘仆仆,石仙凝望着前方,说道:“路途遥远,慢慢走吧。”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太荒凉了。”宁哲抱怨了一声,便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赖着不走了。

    蓝天,白云,草地,风景很好,但就是没有人烟,的确是很荒凉。

    石仙坐在他的身边,说道:“当初可是你求着我让我带你来的,怎么现在就反悔坚持不下去了?”

    “谁反悔了,我就是歇一会儿而已。”宁哲翻了个白眼,将月儿叫到身边,捏着月儿的脸蛋。

    “好在有小丫头解闷,不然呆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真是无聊死了。”宁哲一边捏着月儿的脸蛋一边说道。

    石仙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是恋童癖。”

    “你才是恋童癖,你全家都是恋童癖!”宁哲反驳石仙,依然在捏着月儿的脸蛋,月儿也不反抗。因为她现在正翻着布兜里的食物,找她喜爱的食品呢。

    “你们别吵了,后面好像出现一个人影。”冰清站在二人的身后,说道。

    宁哲和石仙同时转过身看着后面,发现果然有一个人在向着这边走来。

    宁哲激动的站了起来,对石仙和冰清说道:“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还能遇到活人,真不容易啊。”说完,他擦了擦快要淌出来的鼻涕,这几天他有些感冒。

    石仙凝望着走来的人影,突然呵呵一笑,对宁哲说道:“这下有意思了,你看看那个人是谁吧。”

    那人越走越近,宁哲仔细的看着这个人,突然脸色一沉,露出一副不解的样子,说道:“这孙子怎么来了,他不是被关禁闭了吗?”

    向这里走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北宫楚!

    冰清看到北宫楚,她的脸色极差,这令她很尴尬。

    北宫楚发现冰清的时候,他表现得很震惊,迅速走了过来,看到冰清和宁哲在一起,便不悦的说道:“冰清,你怎么和这种低贱的人在一起,你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不好好的在北宫府呆着?”

    北宫楚走到冰清身边,一把抓住冰清的双手。冰清将他的手甩开,冷冷地说道:“北宫楚,我们之间的婚约已经作废了,从今以后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北宫楚诧异的看着冰清,他不知道冰清为何会突然这样。此时宁哲就站在冰清身边,北宫楚恶狠狠的瞪了宁哲一眼,然后苦口婆娑的对冰清说道:“你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就算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了,那也不要和他这样低贱的人在一起,这样会降低你的身份。”

    听了北宫楚的话,宁哲并没有生气,反倒是冰清一脸怒气,斩钉截铁的对北宫楚说道:“北宫楚,请注重你的言辞,就算宁哲的身份比你低贱千万倍,在我眼里也比你强千万倍!”

    这句话说出来,宁哲和北宫楚都无比的诧异。冰清接下来的举动更是惊呆了二人的眼球,她突然牵起宁哲的手,紧紧地握着,大声说道:“我冰清这辈子只和宁哲在一起,无论未来有多少险阻,我都不离不弃。”

    听了冰清的话,宁哲的心砰砰直跳,都快跳到了嗓子眼。而北宫楚则勃然大怒,但他仍然强忍着怒气,对冰清说道:“不知道这小子对你说了什么花言巧语,总之他不配你!这一次爷爷以关禁闭的借口让我偷偷的前往神魔葬谷去寻找一个宝贝,只要得到那个宝贝,那么我的实力就会突破万法境界,到时候我就可以倾尽一切的保护你,你跟我走吧,我是真心喜欢你!”

    听了北宫楚的话,冰清的内心也有些触动,但她此刻不会心软,因为她已经知道北宫楚曾经的种种作为,或许他现在是真心对待自己,但如果真的和他成亲,以北宫楚极其重视权利的性格,这份感情不会长久。因为北宫楚的心不完全放在感情之上,他一心只求无上权力。

    反之,冰清很喜欢宁哲这种随心所欲懂得隐忍平时又大大咧咧的性格,最重要的是宁哲从没有做过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虽然宁哲变成丧尸的时候令无辜的人丧生,但那是宁哲失去了神志。

    以前冰清也反感宁哲总是说下流话的嘴,但现在已经习惯了,并且还有些喜欢宁哲那贱贱的样子。

    而且和宁哲在一起这么久,二人虽然没明说,但对彼此都有了感情。

    此刻冰清被北宫楚逼迫,终于不再隐藏自己的内心,大胆的说出了心事。

    “北宫楚,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但你我不是一路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冰清转过身,背对着北宫楚说道。

    “好!好!好!”北宫楚阴冷一笑,咬牙切齿的说了三声好。他指着宁哲,冷哼道:“你小子有种,竟敢抢我北宫楚的女人,今天我就让你在人间蒸发!”

    此时,北宫楚怒火中烧,瞪着愤怒的双眼,身外燃起了火焰,他已经施展起离火神功,对宁哲起了杀心。

    宁哲淡淡一笑,他身外也燃起了火焰,但不是离火神功,而是百神功中记载的一种法术,叫做无极神火。

    此刻二人都像是火人,身外燃烧着熊熊烈火,身影同时一闪,在空中形成强猛的对击,然而只是一个照面,北宫楚便闷哼一声被宁哲一掌击飞,狼狈的倒在地上,受创不轻。

    这还是宁哲刻意收了法力,要是他使出全部法力,北宫楚现在就魂飞湮灭了。

    宁哲从空中落在地上,收回真气,身外火焰随之消失。他走到北宫楚的面前,蹲下来重重的打了北宫楚一巴掌,冷哼道:“上次你让人打了我那么多巴掌,我这一巴掌是还给你的。孙子,现在我连你爷爷那老东西都不放在眼里,要不是看在冰清的面子上,我现在就杀了你。你以后若是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绝不留情!”

    北宫楚又惊又怒,他现在全身都像瘫痪了一样,使不上半分力气。

    宁哲打了他一巴掌,便转过身回到冰清的身旁。

    北宫楚躺在地上,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冰清的背影,大笑一声,说道:“我爹说的没错,女人都是虚伪的贱种,原来是找到了比我更强的男人。罢了,你这种女人我北宫楚不稀罕!”

    听到北宫楚讽刺的话,冰清心底一颤,但她没有反驳北宫楚,因为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说无益。

    宁哲回头看着冰清的脸颊,伸出手轻轻的握着她的手,悄悄地问道:“你刚刚说一辈子和我在一起,是真心话吗?”

    冰清躲避着宁哲的眼神,沉默着没有回答。

    宁哲明白了冰清的意思,便失落的松开冰清的手,但是冰清又迅速握住了他的手,她这次勇敢的面对宁哲,眼神坚定的说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携手红尘,相濡以沫!”

    “哈哈哈,好一对道貌岸然的奸-夫-淫-妇,笑煞我也!”北宫楚躺在地上大声的狂笑。

    宁哲和冰清都没有理会他,二人带上月儿,和石仙慢慢的向着前方走去。

    当四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北宫楚仍然躺在地上无法起身,他运转着体内真气,恢复了片刻,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望着前方,他的双眼犹如锋利的刀芒,闪烁着凌人的杀意。

    “宁哲,等找到了宝贝,我必将你碎尸万段!”北宫楚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身体摇摇欲坠,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宁哲牵着冰清的手,嘴角一直微抿着忍不住想笑,他现在都快幸福死了。

    冰清想挣开宁哲的手,但是宁哲一直紧握着不放。此时石仙正背着月儿在前面跑,他停下来回头看了二人一眼,对月儿说道:“早知道这样,咱们就不来了,你说咱们现在是不是很多余?”

    月儿咯咯一笑,摇头说道:“只有你是多余的,因为那是我师父和我师父未来的相公,我们都是一家人。”

    石仙露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憋着嘴说道:“照你这么说,我都成孤寡老人了。”

    “没事,我陪你,你必不孤单。”月儿趴在石仙的后背上伸出小手揪着石仙脸上的络腮胡子,娇笑着说道。

    斜阳映衬着草原上四个长长的身影。

    接近夕阳的云彩金黄得强烈,将整片草原燃烧了起来,橘红色的火焰漫延至天地的尽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