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失功

    天蒙蒙放亮,山谷中依然黑雾弥漫,宁哲和白千络继续前行,慢慢的深入。

    “前面那一排排土包就是埋葬神魔的坟墓,据说埋葬在这里的都是上古时期神魔大战后陨落的诸强,即便他们都已经死了,但这神魔葬谷里仍然存留着他们的余威。”白千络边做边说,此刻来到这牌坟墓的前面,她便更加谨慎。

    宁哲站在这些坟墓前,他能够感受到这里面散发着惊人的杀气,看着眼前的坟墓,空中弥漫着黑气,风起苍凉,似乎能够感受到这里曾经是一片洒满鲜血的战场。

    就在宁哲观察着眼前这些坟墓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体内升起一股磅礴的力量。

    宁哲此时体内的力量犹如山洪暴发一般,他感觉身体都要爆裂了。情急之下,宁哲迅速闪到远处,也来不及和白千络解释,盘坐在地上调息,运转着真气,但做了这些都无济于事,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体内的力量。

    白千络没敢追来,因为她刚刚已经感受到宁哲身上突然散发出非常强大的气息,令她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看着宁哲。而这里黑气弥漫,又看不清远处的景色,白千络只能站在这里干着急。

    此时,宁哲全身的每个毛孔都扩张起来,他现在就像一只刺猬,那惊人的力量通过他的毛孔向着身外喷发,崩散了周围的黑气,形成一股强猛的气旋,直冲天际。

    与此同时,那神魔墓场的一些坟墓纷纷震裂,地面上出现一条条裂缝。见到此景,白千络迅速离开墓场,躲在了远处。

    澎湃的能量从墓场爆裂的地面中喷发,击散了上空的黑气,阳光照射下来,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些墓场中地面的裂缝上正喷发着五颜六色的气体,这些气体形成一条彩色的漩涡,向着一处射去。

    这些气体射向的目标正是宁哲,宁哲此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力量,他暴喝一声,弹身而起,身体如流星般射向空中。那些从坟墓中喷发出的彩色气体也同时向着宁哲射去,于空中形成一个交汇点,撞击到宁哲的身体。

    宁哲被这神秘而又强大的气息笼罩着,他感觉体内的力量正飞快的向外流失,似乎是被身外这些气体给吸收了。

    过了一阵,宁哲才感觉身体好受了些,体内的力量也在渐渐的失去,不过却生出一股新的气息。

    这股气息游走在宁哲全身的经脉,此刻宁哲的感觉就像沐浴在清凉的河水中一样,全身都说不出来的舒爽。

    就在宁哲享受着这种非常舒服的感觉时,乐神剑突然颤抖起来,自动出窍,横于半空。乐翎的身影从剑身上浮现,她从仙剑中飞了出来,面对着宁哲,说道:“刚刚我听到了母亲的呼唤,她让我告诉你,你体内的百族力量已经被百神的残魂吸走,从今以后你不再拥有百族之力,不过毕竟你曾吸收了百神之力,所以你体内滋生了新的力量,新的力量才属于你。”

    “乐神大人她究竟在何处,为何知道我现在所发生的情况?”宁哲看着面前还是婴儿模样的乐翎,问道。

    乐翎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指向乐神剑,说道:“母亲能够通过乐神剑看到这里周围的景色,因为神界与凡间相隔,她不能亲身来到这里,只能让我将这些事情转告你。”

    “好了,我已经把母亲的话转告给你了。我不能在外面逗留太久,因为我的灵体还没有成形,要尽快在乐神剑中修养。”说完这句话,乐翎便回到了仙剑之中。

    此时,宁哲体内的百族力量已经完全被吸干。他握着乐神剑,落在地上,又产生了新的疑惑。

    乐翎为何要在乐神剑中修炼灵体,灵体又是什么?

    乐神为何要观察自己,只是因为自己是乐神剑的主人吗?

    上古百族始神的残魂现在依然存在于世间,只不过被封印在这神魔葬谷之中,并且在刚才夺回了本就属于他们的力量,对吗?

    宁哲思维混乱,这些新出现的问题令他非常头痛,他越来越感觉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绝非偶然,在这背后一定有惊天的秘密。

    “我本是一介凡人,并没有主动想去做什么,但这些玄乎其神的事情全在我身上发生了,这背后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宁哲心里思考着,将乐神剑背在身上,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想不出答案,便不再想。

    此时那些彩色的气体又回到了墓地之中,周围的黑气又遮盖下来,恢复了原样。

    宁哲感觉现在的身体比以前轻盈了许多,刚才乐翎说他体内的百族之神力已经被收回,于是他便试着施展学会的百族法术,却发现已经无法施展。少了百族神力,便不能修炼《百神功》中记载的那些远古百族的法术了。

    对此,宁哲有些失落,就像是捡到的宝贝又被主人抢回去一样,心有不甘,但又理所当然。

    “用不了你们的法术,那我就用自己的!”宁哲面对着前方,嘀咕了一声,像是在和前面墓地中那些残魂挑衅。他运转着体内真气,猛地向前挥出一掌,却发出一股黑气。

    宁哲惊呼一声,看着自己的双手,发现掌心变成了黑色,过了一会儿就恢复正常了。

    “为什么我没有去催动体内的毒气,而在运转真气的时候毒气就自动击发出去了?”宁哲自言自语,满脸不解。

    这时白千络从附近走来,说道:“因为你体内的毒气已经彻底和你融为一体,你的真气已经转变成毒气,而那些毒气也转变成了你的真气。”

    宁哲回头看着白千络,说道:“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

    白千络点头道:“是的,没想到你背着的这把剑竟然就是失踪很久的乐神剑。我爷爷曾经说过,这乐神剑可是一直被巨猩一族守护的,它怎么落在你的手里了?”

    “这把剑我是在一个山洞中得到的,说起来很巧,也很搞笑,这把剑之前确实被一个傻乎乎的大猩猩守护着的……”

    宁哲将得到乐神剑的经过告诉了白千络,白千络听了后也直说宁哲运气太好,这种好事都能砸到他头上。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石仙突然从空中飞来。石仙落在宁哲的面前,宁哲看着他,好奇的问道:“你怎么来了,不陪你那个老相好了?”

    石仙轻哼道:“她还让我陪她一辈子呢,我能答应她吗?所以我略施小计就逃出来了。等咱们回去的时候不能走白骨山了,只能通过南北两边的一座山绕道而行。”说到这,石仙一脸惊奇的看着宁哲,问道:“刚才看到这边突发异状,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哲苦笑道:“我体内那些百族的力量都被埋葬在这里的残魂给收回去了,现在我体内的毒气和真气合为一体,我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毒人了。”

    石仙摸了摸宁哲的身体,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本来那些力量就是你师傅强行塞到你身体里的,并不属于你。现在对你来说也不是坏事。我们这些修行者,最忌讳的就是修炼的东西杂而不精。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道,你必须要找到属于你自己的道,才能够有实质性的突破。”

    “咦,这位姑娘是谁?”石仙一直和宁哲说话,忽略了白千络,此时看到白千络,便向宁哲问道。

    宁哲介绍道:“这位是白家的后人,叫做白千络,我们俩昨天遇见,这个地方这么凶险,所以就结伴而行,路上也有个照应。”

    “哦,原来是白姑娘,幸会幸会。”石仙哈哈一笑,对着白千络抱了抱拳。

    白千络微微一笑,也说了声幸会。

    石仙拉着宁哲的胳膊走到一边,小声说道:“你怎么能这样,祸害冰清一个不够,还要祸害这个小姑娘吗?”

    “靠,你个老不正经的说什么呢,我可没你那么多情,到处沾花惹草。”宁哲给他一个白眼,无语的说道。

    石仙嘿嘿一笑,对宁哲说道:“刚刚我进入鬼河之前发现北宫楚从北边的吞魔山进来了,不过他没发现我,你也注意一些,见到他尽量躲着他,别找不必要的麻烦。”

    宁哲点了点头,随即又疑惑的看着石仙,说道:“我们明明也可以绕道而行的,为何偏要从白骨山进入呢?”

    石仙轻咳了一声,讪讪的说道:“我不是想看看我那个老相好的吗,谁知道她变这么丑了,所以我现在不管她了,我们回去的时候也绕道而行。”

    宁哲对石仙伸出中指,撇嘴说道:“我鄙视你这个老人渣。”

    “哼,你别鄙视我了。赶紧上路吧,再不走人家白姑娘都等不及了。”石仙轻哼一声,便微笑着向着白千络走来,说道:“白姑娘让你久等了,我刚刚和宁哲说了一些私事,咱们现在继续上路吧。”

    “好。”

    白千络只说了声好,便向着前面走去。

    这时宁哲走了过来,石仙一脸不解的说道:“这个白姑娘怎么对我这么冷落啊,我很招人烦吗?”

    “是。”

    宁哲也只说了声是,便向着前面的白千络追去。

    石仙挠了挠头,自语着:“难道我真的很讨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