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以毒攻毒

    “都说这神魔葬谷异常凶险,但我们走了这么久,除了这空中的黑雾和那片墓地,并没有遇见任何危险啊?”宁哲向着几人问道。

    几人各不相干,石仙在一旁打坐,白千络背诵着药理,而华修则一心守护着妹妹,三人都没有理会宁哲。

    宁哲自感无趣,便借着那微弱的光线,拿出《百神功》这本书看了起来。

    “哎,现在白族的神力都被那些大神给收走了,这说里记载的功法我也用不上了。”宁哲翻看了两眼,又把书给合上了,失落的说道。

    另一边,神魔墓场的附近,北宫楚得到毒神的提示,知道了宁哲等人现在所在的位置,他正想去找宁哲报仇,墓地里却突然传来一阵琴声,令他震惊。

    琴声中,伴随着女子的充满幽怨的歌声: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阳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这曲调令人心伤,让人沉浸于此中意境。而女子所唱的词正出自欧阳修所著的《玉楼春》。

    听到这歌声,令北宫楚大为震惊,能够在那神魔之墓中弹奏歌唱的人,来头绝非一般。于是,北宫楚怀着忐忑的心,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走到墓地前,发现不远处的一块坟墓前有一女子正在弹奏古琴并随之吟唱。

    当女子吟唱完毕,北宫楚才开口问道:“前方何人,竟来这神魔墓地中吟唱?”

    “我乃绝命怨女!”女子的声音犹如一把尖刀,穿透虚空,极其刺耳。

    北宫楚正要接着询问,发现那墓地中的女子竟然突然不见了。

    “真是个奇怪的女子,这等奇人,我却未曾听说过,绝命怨女究竟是什么人?”北宫楚心里充满了好奇,看着前面空荡荡的坟墓,随即转身离开了这里。

    宁哲百无聊赖,终于等到石仙打坐完毕,他便立即走到石仙身边,说道:“你们都不陪我说话,无聊死了。”

    “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得勤加修炼,每天都要坚持大作,打坐不仅能够吸纳天地间的精气,更可以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总结。你只修炼法术,而不愿意打坐,是不会有太大的长进的。”石仙恨铁不成钢的对宁哲说道。

    宁哲说道:“打坐也得找个环境良好的地方吧,这个地方空气质量这么差,黑雾弥漫,张嘴都能吃了雾霾,实在是不适宜晨……打坐啊!”

    听了宁哲这句三言不搭后语的话,石仙说道:“你别跟我咬文嚼字,我都听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总之你给我刻苦点,别到时候死在这里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行行行,我这就刻苦修炼还不行吗?”宁哲坐在地上佯装打坐的样子,双掌合十像个僧人一样,更令石仙气不打一处来,抬起脚就把他给踹趴了。

    “我不管你了,你爱怎么修炼就怎么修理,我先走了。”石仙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他身影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老石,你不会真生气了吧?我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有必要这么认真吗?”宁哲大喊了一声,但没人回应。

    “哎,看来这家伙是真走了。”宁哲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华修身边,看着躺在他怀里的华裳,说道:“你不累吗,一直坐在这里。我来照顾裳儿吧,你去休息一下。”

    华修淡淡一笑,摇头道:“多谢宁兄的好意了,我不累。”

    其实宁哲是为了和华修搭话才这么说的,他可不愿意抱着一个半成熟的姑娘一直坐在那里。华裳虽然才十一岁,但也是一副大姑娘的模样,一直这么怀抱着她,腿都累麻了。

    现在已经和华修成功搭上话茬,宁哲便接着说道:“以前我和我师兄韩延锋遇到一个叫做绝命怨女的女子,那女子身上有很强的妖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妖怪。你有听说过绝命怨女这个人吗?”

    华修摇头道:“我从未听说过绝命怨女这个名字,所以我也不认识她。”

    “那好吧,我们不说她了。说说你这一路的经历吧,看你们兄妹二人也挺不容易的。”宁哲轻叹了一声说道,他这句话倒是真心实意的说出来的,他一直挺同情华修的。

    华修轻轻的摸了摸妹妹的脸颊,看着妹妹熟睡的样子,轻叹道:“自从华家军被灭,圣龙帝国诞生后,我和妹妹便浪迹天涯,首先要去的地方就是西方巨龙之海,因为拯救神龙族是我对龙祖的承诺。后来石仙前来找我,说是让我帮助你去对付北宫世家,所以我就来到中原周国京城……”

    华修诉说着自己和妹妹的一路经历,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充满了沧桑,他现在的成熟感远超同龄人。

    “哎,红莲和你都是十八岁,看到你我就想起了红莲。”提起红脸,宁哲便突然想起那个叫做黄袍的人。

    当初就是黄袍告诉宁哲只要找到东天花祖神女就可以救活红莲,而且黄袍就在这神魔葬谷中修炼。

    “不知道黄袍在什么地方修炼。”宁哲心想着此人,此时华修对他说道:“红莲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儿,真可惜了。那个北宫楚枉为十大世家的后人。”

    宁哲冷笑道:“不只是他,他爹也不是好货色,是个老色狼,现在的北宫家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已经没救了。”

    “我北宫家怎么样,还轮不着你这个低贱的人在这里说三道四!”突然传来北宫楚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宁哲心里一颤,他和华修同时回过头,发现北宫楚如鬼魅般无声无息的出现,而且白千络已经昏倒在他的面前。

    “你不要伤害在你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她是白家的人,和你无怨无仇。”宁哲现在很怕北宫楚出手伤害白千络,毕竟白千络是无辜的。

    北宫楚看着被自己打晕昏倒在地上的白千络,嘴角微翘,显得很邪性,露出那邪恶的笑容,指着白千络说道:“我管她是什么人,只要是和你宁哲在一起的人,我统统都要杀掉!”说完,北宫楚就抬起手掌向着白千络的脑门拍去。

    “你敢!”宁哲怒吼一声,身体一闪冲到北宫楚面前。在刹那之时,将白千络救了回来。

    “华修,你帮我照顾千络姑娘,我去对付北宫楚。”宁哲将白千络托付给华修,便走到北宫楚面前。

    二人对立着,四目相对,都带着强烈的怒火。

    宁哲现在有些摸不透北宫楚的实力了,他竟然真的中了七彩玄光之毒而不死,而且现在更加的神秘,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这里,而自己和华修都没有发现。宁哲看着北宫楚,沉声道:“你能够找到这里,看来是发现我了。”

    “我已经学会了控制万毒的法术,所以你偷偷对我的攻击不起丝毫作用。”北宫楚嘿嘿一笑,他的表情和笑容都愈加的邪恶,此时宁哲感觉北宫楚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全身的气质都发生了改变。

    此时,宁哲在北宫楚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七彩玄光之毒的气息。因此,宁哲冷笑道:“看来你和我一样,中了七彩玄光之毒而不死。现在,就看看是你的毒更烈,还是我的毒更强!”

    宁哲暴喝一声,运转起真气,挥舞着双臂,将体内的毒气迸发出去。北宫楚与宁哲一样,从体内挥发出黑色的毒气。

    两股毒气于空中相撞,互相侵蚀,互相抵抗,最终化为一股黑烟,飘散。

    此时白千络悠悠转醒,她看着身边的华修,迷茫的说道:“刚才感觉有人拍了我一掌,我这是怎么了?”

    华修说道:“是北宫楚偷袭了你,现在宁兄正和北宫楚决斗呢。”

    白千络站起身子,顺着华修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宁哲和北宫楚交战的场面。

    白千络虽然修为不强,但医术高超,而且她能够辨别出二人挥发出的毒气强度。观察了片刻,白千络大声喊道:“宁大哥,这样下去你和他不会分出胜负。我能够看得出宁大哥你的修为很强,但是他的毒气更胜一筹,因此以毒攻毒,他所发出的毒气弥补了修为上的不足,所以才和你打成平手。”

    听到白千络的提示,宁哲皱着眉头,依然加大攻击不收手。

    “我就不信以我的修为战胜不了你!”宁哲大吼一声,加大攻击力度,而北宫楚利用七彩灵石之力,游刃有余的与宁哲缠斗着,他现在也是和宁哲一样的想法,觉得自己能够依靠七彩灵石之力战胜宁哲。

    二人的性格都很倔强,一时间不分胜负。

    这时白千络发现石仙不见了,便气愤的说道:“那个石妖果然不是好人,宁大哥遇到麻烦就自己溜走了!”

    华修注视着宁哲和北宫楚二人战斗的情况,他看着怀中的妹妹,对白千络说道:“千络姑娘,你帮我照顾一下舍妹,我去帮助宁兄。”

    “好,你去吧,我会照顾好她的。”白千络将昏睡的华裳抱在自己的怀里,华修便冲向了战斗中的二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