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冒险开始

    宁哲走在前面,回过头对着身后的白千络说道:“千络,我记得我刚遇见你的时候,你好像被某种力量给弹开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千络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爷爷告诉我寻找《鸿蒙极道》的办法,爷爷说只要我真心实意的想要得到某种事物,就会与这本书产生共鸣,那样就能够感受到这本书的气息。这种事情我觉得很梦幻,不是真的。但是那天我还真感受到《鸿蒙极道》的气息,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我感觉它近在咫尺,但当时的情景你也看到了,我似乎被某种力量给弹了回来。”

    听了白千络的话,除了石仙外其他人都很惊讶,华修说道:“找到这本书竟然要如此奇特的办法,那我们现在在一起也没什么用啊,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本书藏在什么地方。我妹妹想要得到自保的能力,她该怎么做才能感受到这本书的气息?”

    白千络刚要开口解释,石仙便抢着说道:“我来给你们解释吧,《鸿蒙极道》乃上古无名古神所著,其中包含天地无穷大道,其中记载着所有天机。如果想要得到《鸿蒙极道》的帮助,其人必须要有一颗虔诚之心,并且不要有杂念。而保持心境只是其中的一个条件,最重要的是要度过三个险关,这三个险关都在这神魔葬谷之中。”

    说到这里,石仙故意停了下来,吊几人的胃口。

    “什么险关啊,别卖关子,痛快说!”宁哲不耐烦的说道。

    石仙清了清嗓子,咳嗽一声,继续说道:“第一道险关,叫做化境。这化境是上古神魔大战时所遗留下来的法阵,想要找到《鸿蒙极道》就必须通过这道法阵;第二道险关叫做杀境,杀境也是一道阵法,乃是上古魔帝所设下的杀伐大阵,此阵中步步杀机,需要进行几乎无止境的杀伐才能够渡过;第三道险关叫做神镜,同样也是一道法阵,这个阵法是神界天尊神力所化。记住这个关键点,这个阵法是天尊的神力演化出来的,如何破解此阵我也不得而知。”

    “听你这么说,除了第一个阵法,其他两个阵法几乎是无解的。”宁哲皱眉说道。

    石仙看着宁哲,冷笑道:“不仅是无解的,而且还有性命之危,所以人们才说这神魔葬谷充满了凶险。而且这三个阵法只是要找到《鸿蒙极道》的必经之路。而你想要找到毒神,就必须去潜神殿。因为毒神被囚禁在潜神殿中。这潜神殿位于神魔葬谷极深之处,要度过不计其数的阵法与陷阱才能到达那里。”

    听了石仙的介绍,几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宁哲说道:“我想知道,这神魔葬谷究竟多大?”

    “神魔葬谷方圆五里,我们现在已经走了二里地左右,所以有可能我们再往前走一步就会进入未知的陷阱。”

    石仙说完这句话,几人都猛地停下脚步,相互间看了一眼,发现彼此的眼神都带有一丝恐惧。

    华修拉着华裳的手,说道:“不行,这个地方太危险了,裳儿我们还是不要再往前走了,你现在没有修为不会法术,要是遇到危险就得不偿失了。”

    华裳不甘的点了点头,她很渴望得到力量,但现在知道前面有太多的危险,她没有办法继续前行。

    白千络现在的脸色很不好看,她咬着嘴唇,露出一副生气的样子,看着身边的宁哲,跺了跺脚,大声说道:“我爷爷竟然没有告诉我这里竟然如此危险,他是想害死我吗?”

    宁哲无语的说道:“你爷爷确实挺超凡脱俗的…”

    “哼,我也不走了,现在就回去!”白千络气得小脸通红,刚刚转身就要走,但她的身影却突然消失了。这令宁哲和华修兄妹震惊不已,石仙脸色凝重,沉声道:“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因为自从我们进入神魔葬谷后,这里面的连环阵法就已经触动了。”

    石仙刚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紧接着宁哲,华修和华裳也都相继消失了。

    白千络只觉得眼前一晕,便出现在一个崭新的地方。

    这是一个长满青草的山坡,山坡上也长着很多的药草。白千络有些迷茫,她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发现天空碧蓝无云,一贫如洗,太阳也消失不见了。她想起石仙说的话,心里一惊,想到这里莫非就是化境之阵?

    白千络向前走了两步,突然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她低头一看,发现脚上挂着的两对铃铛竟然不见了,却见两只癞蛤蟆趴在她的脚上。

    “啊!”白千络大叫一声蹦了起来,将两只癞蛤蟆甩飞,她最讨厌的动物就是蟾蜍了。

    当她甩飞脚上的两只癞蛤蟆后,突然听到一阵蛤蟆呱呱的叫声。她向着周围看去,发现越来越多的癞蛤蟆从草丛中跳了出来,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放眼望去,无穷无尽,此时,白千络的精神已经崩溃了。

    其他人都有不同的遭遇,华修出现在战场之中,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兄长在面前死去,战士们都惨死在他的面前,而敌人却大笑着纵马离去。

    苍凉的大地上,血流成河。华修站在战士们的尸体中,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华裳所看到的是家里那那熟悉的花园池塘,她孤零零的站在池塘边,看到池塘中的荷花都枯萎了,池子里的水也干了,记忆中的景色全都变了,但她依然流连忘返,追寻着自己的记忆,在这干涸的池塘边漫步。

    石仙出现在一尊高大的佛像前,他此时跪在佛像面前,像是在忏悔,那样子无比的虔诚。佛像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天空烈日高照,天气像下火一样,炎热得很。但石仙依然无动于衷,跪在佛像前面,一动不动。

    相较于其他人而言,宁哲出现的地方最为奇特。

    这里没有人烟,没有山川河流,更没有飞禽走兽,没有天也没有地,周围是一片空白。

    宁哲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试着运转真气,却发现自己现在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了法力,失去了修为,变得平凡无奇。

    “这里为什么没有人,这里什么都没有,究竟是什么地方?”宁哲心中默默疑问。

    不知过了多久,宁哲的身体突然飘了起来,他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向着上空飞去。渐渐的,他看到下面出现了土地,上面也露出了天空的鱼肚白。

    宁哲的身体漂浮在空中,俯视着眼下的大地。他感觉过了很久很久,地面上长出了植物,有了山,有了河流,河流汇聚成海,大地被海洋分割。

    慢慢的,海面上出现了跳动的鱼儿。陆地上,也出现了各种飞禽走兽,这死寂的世界突然有了生机,万物欣欣向荣,茁壮成长,繁衍生息。

    又像是过去了许久,沧海化为桑田,宁哲看到各种动物从出现到灭亡,然后又出现新的生命,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直到现在,这丰富多彩的世界突然响起了一阵嘤咛,一个婴儿呱呱落地,他光着屁股,哇哇哭泣。

    宁哲好奇的观察这个婴儿,一不知名的野兽不知从何处跑来,叼起这个婴儿,跑向了深山。

    从此以后,婴儿喝着野兽的奶液,慢慢的成长。当他长大后,便猎杀其他野兽,与抚养自己长大的野兽共同食用。

    宁哲现在就像看戏剧一样,看着婴儿长大成人,但却看不清他长大后长什么样子。

    又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抚养婴儿长大的野兽死了,而那个婴儿也变成了一个老人。

    老人长着长长的胡须和眉毛,一头白发,他哼着歌谣,突然抬头望着天空,竟是与宁哲对视。

    此时宁哲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他感觉这个人像是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了。

    老人轻抚着自己的胡须,对着宁哲神秘一笑,张开嘴像是在说话,但是宁哲却听不清。

    最终老人似乎发现宁哲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便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背负着双手慢慢的向着远处走去。

    老人每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的植物就会枯萎,动物就会死亡。

    老人来到海边,海水也缓缓的蒸发,露出一片凹陷的无边巨坑。

    老人似乎走累了,他便躺在地上休息。

    他睡着了,从此再也没有醒来,而这个世界也渐渐的消失了。

    宁哲突然从空中掉了下来,此时周围又变成一片空白。

    宁哲望着四周,似乎领悟了什么,但又不知道自己究竟领悟了什么。他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

    他听到了,又是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他又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

    “媳妇你看,咱们的儿子长得多俊!”

    “还好他长得像我,因为他妈妈就是一个大美人。”

    “那是当然,我媳妇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子。”

    “宁臣,你文化高,给咱们的儿子起个名字吧。”

    “嗯,我想想,希望我们的孩子将来是一个宁折不屈的男子汉,而且要有聪明的头脑,就叫他……宁哲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