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道心

    宁哲万万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够听到父母的声音。再次听到至亲的声音,宁哲心情很失落,他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幻象。

    慢慢的睁开眼睛,宁哲发现周围的景色又变了。这是一条孤零零的小路,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宁哲站在小路中,被小雨淋湿,他此刻的心情就像此时的天气一样低落,他心里迷茫,就像脚下这条孤零零的小路,看不到尽头。

    “这里应该就是化境,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这些场景?”宁哲开始思考,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空白的世界,然后见到新世界的诞生,看到一个神秘人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最后那个世界毁灭,又变成了一片空白。

    而现在,他又在这里听到了自己降生时父母的对话,接着又出现在眼前这条小路上。

    宁哲努力的思考着,想要从这里找到答案,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领悟了什么,但仔细思考却模糊不清,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领悟什么。

    “我究竟领悟了什么,我所看到的这些场景有什么意义?”宁哲不断的向自己发问,慢慢的又闭上了眼睛,思绪转动间,他突然挣开双眼,终于恍然大悟。

    “万物繁衍,天地运行,实乃天之道。而后来我听到了自己降生时的啼哭以及父母之声,那便是人之道!”宁哲终于理清了这个道理,心中仿若打开了一道封锁的大门,豁然开朗。

    “你终于明白了。”一道神秘的声音突然响起,宁哲向前看去,发现一个白发老人突然出现在面前。

    这个人就是宁哲之前所看到的那个人,他当时想要告诉宁哲什么事情,但是宁哲听不到他的声音。

    此时宁哲与神秘人近距离接触,发现此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熟悉。

    神秘人轻抚着自己的胡须,对宁哲说道:“我是你的道心,你在这化境所见到的一切事物都是由你的道心所化。刚才你看到的场景,就是未来你所经历的一些事情。而我现在的样子,就是未来的你。”

    宁哲震惊的看着神秘人,很是不可思议,惊呼道:“我刚才看到你从出生到死亡,虽然我对你感觉很熟悉,但也不至于不认识自己的相貌。你年轻时和我的样貌完全不一样,为什么你说你现在的样子是未来的我?”

    神秘人指了指宁哲心脏的位置,说道:“你已经开辟了自己的道境,有什么问题,去问你的内心深处吧。等你将来得道成仙时,自然会解开所有的谜题。而此时,你道境还不够强大,不能够预算未来太久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一旦修行者开辟了道境,就能够预知自己未来的事情?”宁哲极为震惊的说道。

    神秘人说道:“道境由心,心生万念。只要你能够看透自己的欲念,就能够预知一些更深奥的东西,比如自己未来的命运。”

    宁哲似懂非懂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要看透我自己?”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你自己去领悟吧。”神秘人淡淡一笑,就这样消失在宁哲的面前。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宁哲默念着这句话,这句话黄袍曾经说过,宁哲仍然有印象,但他却不懂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道心,道境,未来人生……”宁哲默念着这几个关键词,思路一变,眼前一亮,突然大笑一声,指着天空说道:“看来你是想困住我,这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意在让我迷失自我,如果我继续思考下去,会衍生一个又一个的问题,那样我将无法自拔,被困于这化境之中!从生至死乃是人生,既然早已知道结果,我又何必纠结于过程?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师傅曾告诫过我,修行之路只要遵从本心即可,我又何必执着那没有意义的问题?”

    一朝看破,万点皆破。

    宁哲此时所在的空间突然碎裂,宁哲眼前一晃,便又回到了神魔葬谷之中。

    “看来这化境考验的是人的心境,只要本心不移,便可攻破化境,如果执念太深,便会永远陷入其中。”宁哲知道了破解化境之法,感觉很有成就感,心里有些喜悦,

    他看着周围,发现其他人还没有回来,他便开始担忧起来。

    “没想到我是第一个出来的,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破解化境。”宁哲替石仙等人祈祷着,静静的在这里等待。

    山坡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蟾蜍,呱呱直叫,白千络捂着脑袋向着山下奔跑,但是她跑了很久都跑不出这座山坡,她已经崩溃了,望着周围蹦跳着的蟾蜍,她欲哭无泪。

    “哼,不管了,死就死吧。反正癞蛤蟆皮也能当药材,我把你们都杀了!”白千络心里一发狠,伸出手硬着头皮就去抓身边的癞蛤蟆。

    她抓起一只癞蛤蟆,瞪着双眼咬着牙,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她也不知道这匕首是哪里来的,但也管不了太多,直接将癞蛤蟆的脑袋给砍下去了。

    白千络一咧嘴,感觉自己好残忍,也感觉特别的恶心。那癞蛤蟆临死前还从嘴里喷出一丝毒液,好在被白千络给躲掉了。

    杀死了这只癞蛤蟆,白千络突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解脱了,全身说不出的轻松自在,忍不住想要放声大笑。

    就在她兴奋之时,眼前景色一变,发现周围都是黑雾,竟是又回到了神魔葬谷之中。

    此时,宁哲就站在她的身后。见白千络出现,宁哲有些惊讶,拍了拍她的肩膀,吓了她一跳。

    她惊叫一声转过身,看到是宁哲,便拍着自己的胸脯平缓着情绪。

    “想不到你竟是第二个破解化境的,我还以为石仙会先出来呢。”宁哲有些惊讶,微笑着说道。

    白千络一脸不解,歪着头问道:“难道我刚刚是在化境里面?”

    宁哲点头道:“应该是的,据我观察,化境会演化出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某些场景,是我们不敢去面对的事情或者烦恼忧愁。只有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保持良好的心态,遵从本心,方可破解化境。”

    白千络瞪着大眼,大声说道:“你说的还真对哎,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癞蛤蟆了,刚才见到那么多癞蛤蟆可把我吓坏了。最终我克服了心里的恐惧,亲手杀了一只癞蛤蟆,然后我就回到这里了。”

    听了白千络的话,宁哲忍不住笑道:“看来你真是个无忧无虑的人,困惑你的东西竟然是癞蛤蟆。”

    “嘿嘿,别笑话我,我天生就胆小,最怕的就是那长着一身赖皮的癞蛤蟆了。不过我现在不怕了,我已经克服了自己。”白千络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着白千络那一脸甜甜的笑容,宁哲忍不住发出感叹:“如果人们都想你这样简单单纯,就不会有太多的烦恼了。”

    说到这里,宁哲脸色一沉,语气凝重的说道:“这化境对华修兄妹二人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了,他们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残酷了。希望他们能够克服心中的执念,尽快走出困境。”

    化境中,华裳还在池塘边流连忘返。

    回忆着曾经和哥哥一起来这里散心的场景,华裳的心中便充满了忧伤。

    “父亲和大哥都死在了战场上,而我却没能够见到他们最后一面。父亲,你知道裳儿有多想你吗?你平时虽忙,但只要见到裳儿就会把裳儿当作宝贝一样捧在怀里,我好怀念您那雄伟宽阔又温暖的胸膛。大哥,你平时不爱说话,一直以父亲为榜样,想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你现在做到了,但我却不想你做什么英雄,只想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再也没有战争……”

    华裳一个人在池塘边呢喃着,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在了地上。

    “爹爹,大哥,裳儿真的好想你们,可是我再也看不到你们了。我好想见一见你们,你们在哪?”华裳抬头望着天空,大声的呼喊着,眼泪洒满了衣襟。

    “裳儿别哭,看二哥带谁来了?”华裳突然听到华修的声音,她转过头去,发现华修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而在华修身边,正是她的父亲和大哥!

    “爹爹,大哥,你们难道没死?”华裳擦了擦眼泪,跑到他们的身边,震惊的说道。

    华子敬拍了拍她的脑袋,微笑道:“傻孩子,你做噩梦了吧,你父亲我可是飞龙帝国第一将军,怎么会死呢?”

    华裳挠了挠头,转过身看到池塘中荷花盛开,忍不住惊呼道:“我刚刚还看到池塘里的水都干涸了,为什么现在变了样子?”

    华腾看着华裳而默默微笑,华修走过来说道:“你从房间里跑出来也不告诉我一声,我找了你很久,没想到竟然自己跑后花园来了。我刚刚见你趴在池塘边睡着了,你怎么这么粗心大意,要是掉在池塘里怎么办,你又不会水。”

    “难道我真的在做梦?”华裳脑袋里迷糊糊的,眼神有些迷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